36 安舞阳的烦恼

陆文轩和代开朝回到住处的时候,安舞阳正坐在客厅里抽烟,刘银阁却趴在陆文轩的电脑前看着小片子。看到安舞阳和代开朝进来,刘银阁讨好的冲着代开朝笑,招手道:“老代快来看,文轩这小子又下了好多新片儿。”

“是吗。”代开朝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在刘银阁身边坐下,看到显示器上的淫秽画面,乐了:“呵,这妞儿不错。”往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安舞阳和陆文轩,喊道:“你们俩不看?”见两人没理自己,代开朝又捅了刘银阁一下,道:“外音。”

“不用你解说,我又不是没见过。”刘银阁道。

“咳,我说外音(阴)……音箱。”

刘银阁这才明白过来,嘟囔道:“你也不说清,有歧义的词儿少用。”拔掉耳机,插上音箱。房间里立刻充斥着****,严寒的冬日里多了一分春意。

这分春意游荡到安舞阳耳中,让安舞阳极为不爽,掏了掏耳朵,满脸愁容的吼道:“小点声音行不行?!”

“声音小了多没震撼力啊!”代开朝说道:“看这种片子最好弄四个立体音箱,把声音开到最大,才会震撼效果十足。”

安舞阳啐了一口,摁灭烟头,起身走到音箱边,把音量调低,“注意点儿|无|错|小说 .[][].<>

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安舞阳又点上了一支烟。淡蓝色的烟雾腾起,让他对面的陆文轩看不清他的脸。柔和白净的脸庞,深锁的绣眉,沉寂在烟雾中,更添一份落寂和伤感。

陆文轩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开口。他知道安舞阳肯定是在为变身的事情发愁,想替他分忧,却又无能为力。他发现这两天安舞阳抽的烟明显增加了。桌上的烟灰缸里大部分都是他抽下的烟头。

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陆文轩视线看着阳台,心不在焉的欣赏着窗外风景,眼角的余光却在关注着安舞阳。他发现安舞阳有个奇怪的动作。每隔一分钟几十秒的,就会看似无意的用手在裆部摩挲两下。脸上的表情也阴晴不定,清秀的眉毛一直没有舒展。

这是怎么个原因?难道下面不舒服?陆文轩不清楚,可总觉得安舞阳这动作有点儿不像话。要说代开朝那个粗人或者刘银阁那个猥琐的胖子做这种动作还好一些,可安舞阳一向是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模样,若是配上这下流动作,便会有些不协调的感觉。

“咳咳。”在安舞阳又一次不经意的用手撩裆部的时候,陆文轩干咳了一声。

安舞阳转脸看看陆文轩,单手使劲抹了一把脸,又把手插进头发里,神情痛苦的直摇头。

“怎么了?不舒服?”陆文轩问。

安舞阳哼笑了一声,抬头看着陆文轩,欲言又止。最后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又沉默了。

陆文轩看着揪心,忍不住骂道:“妈的,有事儿你说啊。怎么跟个欲求不满的怨妇一样?”说罢陆文轩愣了一下。他想起了那诡异的“青春传说”的副作用。心说:搞不好安舞阳还真是因为欲求不满成了“怨妇”。

安舞阳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仍旧叹息不语。陆文轩看了看烟灰缸里已经冒尖儿的烟头儿,苦笑无语。自打刚才自己坐在这里,他已经数不清安舞阳到底抽了多少烟了。

“少抽点儿。”陆文轩道。

“你以为我想啊。”安舞阳苦闷的说道:“昨天被代开朝气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我发现……发现……”

陆文轩眨了两下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安舞阳,猜测道:“发现菊花有点疼?”

安舞阳立时满脸黑线。“要是那样就好了。”看到陆文轩大张的嘴巴,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那样也比现在……咳。”安舞阳发现有些话似乎越解释越麻烦,干脆直接说道:“早上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手指稍微碰一下下面,就……就特有感觉。而且……我想我忍不了多久了,现在都已经忍不住老想……老想碰下面了。”说着,安舞阳的脸色泛起了红润。尽管是老朋友,尽管都是男人,可猛然提起这种事,安舞阳仍旧有些害臊。

陆文轩怔了一下,“这……这样啊……”挖空心思的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无话可说。

安舞阳点点头,脸色更加红润,单手撑着额头,用手掌半遮着脸,不敢看陆文轩的眼睛。“我的身体现在特别敏感,受不了任何刺激,哪怕是轻微的碰触。”

“呃……”陆文轩道,“你放心,我不会刺激你的。”

安舞阳哼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代开朝忽然从陆文轩的房间里气冲冲的走出来,在陆文轩身边愤然坐下,冷冷的哼了一声。

见代开朝出来,安舞阳便收起了痛苦的表情,尽量的保持从容淡定。

陆文轩看了代开朝一眼,没有吱声。

冷场了五分钟。代开朝终于忍不住了,扫了陆文轩和安舞阳一眼,问道:“你们不问问我什么事儿?”看到二人仍然没有接话茬的意思,只好主动交代:“刘银阁这小子太扯淡了。看个片子也不老实。”

“嗯?”陆文轩一脸的猥琐,“难道他还临摹了?不能吧?他也没有搭档啊。难道说你配合他了?”

代开朝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黑着脸道:“你的思想就不能正常点儿?”啐了一口,续道:“他每部片子只看了女主角的胸部就换。这不扯淡吗!”说罢又转脸儿看着安舞阳道:“舞阳,你的电脑借我用用。”

“不借!”安舞阳认真道:“我怕中毒。”

“嘿,文轩都不怕你怕什么。”

“废话,我电脑多少钱买的?他电脑多少钱买的?他那是破罐子不怕摔,摔烂了也不心疼。”

“嘁,小气巴拉的。”代开朝翘起二郎腿,半躺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优哉游哉的抽着。

陆文轩抿嘴笑笑,看到安舞阳仍旧愁眉不展却又故作轻松的样子,想了一下,拿脚踢了代开朝一下,问道:“老代,跟周女士分手了吗?”

代开朝不拿正眼看陆文轩,阴测测的说道:“你说的是小嫚吧?”

“小嫚?噢!”陆文轩拍了拍脑门,“想起来了,周女士是刘大师的老婆。”

看看陆文轩恍然大悟的表情,安舞阳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代开朝没好气的嘟囔道:“你就拿我开涮吧。”说罢咂了一下嘴,道:“搞不好要分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