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大师水准

跟刘银阁认识刚三天的时候,陆文轩就看出来了:这是个从不吃亏并且喜欢占小便宜的家伙。因为这三天来刘银阁上厕所用的手纸、抽的烟、牙膏,甚至洗脚水都是跟陆文轩借。

四年来,事实证明了陆文轩的识人水平的高超。

刘银阁催促陆文轩和代开朝起床,安舞阳又叫上江怡和孟洁,四男二女洗漱完毕,去白云小区东边的一个路口吃早餐。

吃饭的时候,陆文轩笑嘻嘻的跟刘银阁扯淡:“刘大师,最近懵人的水平有没有长进啊?老代说让你给他算算命呢。”

江怡好奇的看着刘银阁,问道:“你会算命啊?”

刘银阁没理陆文轩,看着江怡谦虚的笑道:“略懂一二。”

“那给我算算。”江怡笑道。

“行,先看手相吧。”刘银阁道。

另外三个男人看着刘银阁和江怡笑而不语。

孟洁也抿嘴笑笑,没有说话。

江怡伸出小手,摊在刘银阁面前,嘻嘻笑道:“你看吧,看我什么时候能遇到我的白马王子。”

刘银阁不客气的握住江怡的小手,捏了捏江怡柔软的手心,耷拉着眼皮,道貌岸然的说道:“手小手软富贵命啊。”

[无][错]小说 ..C<>

刘银阁道:“天命富贵而已,还要细看。”又抬头看了看江怡的脸,“把牙齿露出来。”

江怡听话的把牙齿露出来,脑袋朝着刘银阁伸了伸。江怡的牙齿有点参差不齐,一口牙齿竟然没有任何挨边的两颗整齐的,不过两边牙齿很对称,再配上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倒是颇有几分可爱。

“嗯。牙齿不齐,小时候家境应该不怎么样。”刘银阁道。

陆文轩曾经听到过刘银阁这个对牙齿的“分析论调”,对周围的人实施了验证之后,发现竟然还挺准。所以自打知道了这个“牙齿的学问”之后,陆文轩再看那些日本限制片的时候,看到女主牙齿不齐,便会心生一丝怜悯和感慨。因为这丝怜悯和感慨,便会把该部影片多看两遍。

“真的耶。”江怡再看向刘银阁的眼神里便多出了一丝崇拜。

刘银阁表现的很淡定,又问了江怡的生辰八字之后,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默默的算了一下,再摸摸看看江怡的手掌,皱眉摇头,“你这人性格太单纯,太容易被人骗了。手上感情线太乱,又有天姚星坐身宫,破碎星坐命宫。如果选错了伴侣,就不太妙了。”

江怡秀美深锁,“那怎么办呢?”

“嗯……”刘银阁故作思索的说道:“许多人认为命是天注定的,其实不然。事实上,命由天定,却由人选。上天会给每个人许多种不同的命运。人有什么样的命,全看他自己如何选择。”

“嗯嗯。”江怡连连点头。

刘银阁又道:“你父亲应该是经商发家的,年轻时生意落败,家徒四壁。和你母亲结婚,又生了你。等你大概在10岁左右的时候,生意渐渐好转,现在你父亲应该有百万身家。”

“哇,真的哎。”江怡若水的眼睛里闪着亮光。

刘银阁看似为难的继续说道:“女人呢,事业和财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婚姻和感情。我不像那些摆摊蒙事儿的神棍,那些人都是糊弄事儿。事实上随便给人指路是有违天意的,真正的高手是从来不会给人算未来的命运的。不过咱都不是外人,舞阳是我多年兄弟,你又是舞阳的小姨子。我就破例给你指条明路。”

“好好。”江怡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

刘银阁笑着摆手,道:“客气了……嗯,这样跟你说,你的命运很奇特,择偶必须慎重。不能是和你一个城市的人,甚至最好也不要是一个省的。最好比你大上五岁。你姓江,六画,找个同样是六画姓氏的人比较好。这样的人会比较疼你。”

江怡连连点头,又问:“那找哪里的最好呢?”

“这个嘛……我算算。嗯……最好是北纬34°40′,东经112°21′地方的。”

“呃……还是经纬度啊?哪个省的?”江怡问。

孟洁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接话道:“南阳。”

“嗯?”江怡转脸看着孟洁,问道:“你怎么知道?”

孟洁笑道:“刘大师家就是南阳的,正好还比你大五岁,他的姓也正好是六画。”

孟洁说罢,陆文轩等人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陆文轩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指着刘银阁的鼻子说道:“大师,你就不能换个泡妞的方法?起码也别那么明显行不行?”

刘银阁面不红气不喘,波澜不惊的说道:“你们还别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

江怡撅着小嘴儿生气的瞪了刘银阁一眼,气道:“骗我!”

孟洁拉起江怡,笑道:“走啦,咱们去逛街。”

刘银阁慌了,“唉,别走啊,再聊会儿。我给你算算你什么时候会结婚。”

“去你的。”江怡气呼呼的站起来,给了刘银阁一个白眼,又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抱着孟洁的胳膊跑了。

刘银阁盯着江怡挺翘的小屁股失望的直摇头,“可惜……可惜啊。”

陆文轩拿纸巾抹掉眼角笑出来的泪,鄙视着刘银阁,道:“刘大师什么时候也对小丫头感兴趣了?你不是只对**霸有兴趣吗?”

刘银阁撇撇嘴,歪着头压低声音道:“我跟你们说,这段时间我正在研究性相学。根据性相学的理论而言,女人的嘴跟下面是有联系的。像江怡这小丫头的嘴,丰润水嫩,她下面肯定是……”

陆文轩和代开朝正猪哥一样的馋着脸听着,安舞阳忽然板着脸站了起来,打断刘银阁的话,道:“喂喂喂!好歹我也是她姐夫,你可不要太过分。”

刘银阁嘿嘿的冲着安舞阳笑,“我们这是在做学术研究。”

“我呸!”安舞阳气的啐了一口。

陆文轩和代开朝有些扫兴,寻思着等找机会避开安舞阳再听刘银阁白话。虽然他们不信刘银阁那一套,不过对性相学这门学问,倒是颇为有趣。两人决定向刘大师取经。

安舞阳瞪了三人一眼,付了早餐费。四人一起往住处走去。

路上,陆文轩三人故意放慢了速度,让安舞阳一个人走在前面。代开朝一脸淫笑的一手扶着刘银阁的肩膀,低声道:“大师,继续。”

“想听啊?”

“嗯嗯。”陆文轩和代开朝连声道。

刘银阁两手一摊,“想听,拿钱,每人十块。”

“我靠。”陆文轩气的想拿脚踹人。

代开朝则爽快的给了刘银阁一拳头,道:“十块钱?你想钱想疯了。让站街的小姐给打飞机也就十块钱。”

“这你就肤浅了吧?”刘银阁揉着被代开朝打痛的胸口说道:“你们不觉得分析一个认识的女孩儿的性趣很有意思吗?不比**有情趣?”

“得,没你那么有情趣。”陆文轩懒得理他,快步追上安舞阳,跟他并排走着。走了两步,回头看到代开朝正在跟刘银阁嘀咕着什么。

安舞阳也回头看了看,苦笑了一声,对陆文轩道:“刘大师还是那德性,人品恶劣之极。”

陆文轩大笑了一声,又若有所思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是发现老朋友半年不见都变了人性,只怕会更加感慨吧?”

“那倒也是。”安舞阳摇头笑笑,转脸看看陆文轩,想了一下,道:“老代这小子野心不小,可能会对你那个发财计划感兴趣。到时候要是用钱就跟我说一声。你要是见外,别怪我不拿你当朋友。”

“除了老婆,咱们不分彼此,我哪会跟你见外。”

“切,我看你呀,老婆都想跟我不分彼此。”想起陆文轩整天惦记着孟洁的德性,安舞阳失声笑了。沉默了一会儿,双手插在裤兜里,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忽然又低声呢喃:“也好……也好。”

“嗯?”陆文轩转脸看他,“难道你喜欢3p啊?我可没兴趣。”

“呵呵。”安舞阳笑了笑,又回头看了看还在嘀嘀咕咕的代开朝和刘银阁,才压低声音道:“万一我真变成女人了……我是说万一。要是孟洁能跟你在一起,倒也不错。”

陆文轩愣了一下,淡然一笑,没有说话。进了小区,上楼的时候,陆文轩伸手攀上安舞阳的肩膀,使劲楼了一下,低声道:“你能这么想,我深感欣慰。”

安舞阳斜了陆文轩一眼,挣开他的胳膊,气道:“奶奶的,你不觉得你现在说些诸如‘你不会变成女人’之类的话比较好吗?”

“你想听啊?那我说给你听。”说这话的时候,陆文轩觉得自己真是个大好人。

安舞阳啐了一口,快步上楼。

陆文轩咧咧嘴,正要跟上去,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代开朝的骂声:“姓刘的,老子揍你!”

刘银阁快步冲过来,擦着陆文轩的肩膀往楼上跑。脚下一个趔趄,哎呦一声,正好趴在楼梯拐角处,摔了个狗啃泥。

陆文轩骂了一句,伸手把刘银阁扶起来。回头看到代开朝也冲了上来,拦住他,把他和刘银阁分开,问道:“怎么了这是?有话好好说。”

代开朝瞪了刘银阁一眼,道:“活该。”说罢又看着陆文轩道:“这小子说我要被男人**。”

“啊?”陆文轩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刘银阁辩解道:“嘿,我有用肯定句吗?我是说可能。你右手食指、无名指等长,双感情线,第二线又很乱,智慧线也乱七八糟。再加上你天姚、廉贞、贪狼三大桃花星坐命,又逢化忌,三方四正煞星齐聚。桃花煞咸池星位于己位……”

“再说!你再说我可真揍你了。”代开朝喝道。

“不说就不说。”刘银阁气的一转脸,快步上楼。

陆文轩赶紧拦住要追上去的代开朝,安抚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嘴贱,净捡难听的说,别跟他一般见识。”

“嘿。”代开朝苦笑道,“我哪能不知道。只是这小子收了我二十块钱算命钱,我得要回来。”

代开朝刚说罢,就听到上面传来噔噔噔快步跑上楼的声音。

陆文轩一乐,心说:刘大师可真是掉钱眼儿里了,连老朋友的钱都赚。嘴上却道:“咳,代老板,你跟他一神棍计较什么。”

代开朝呸了一口,估摸着刘银阁已经跑远了,才咧嘴道:“我吓吓他。不就二十块钱吗,哥哥我不在乎。”摸了摸下巴,又道:“还别说,刘大师本事见长,过去的事儿算的还挺准。够摆摊儿懵人的水准了。就是这未来的推算啊,简直胡扯。”

陆文轩心说:四年大学净研究算命了,要是没一点儿水平,那他刘银阁的智商可就太不值一提了。看了代开朝一眼,阴阳怪气又意味深长的说道:“世事难料啊。”

代开朝怔了一下,品出味儿来。挥拳砸在陆文轩肩膀上,“你小子也欠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