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冬泳健身法

陆文轩虽然闭着眼睛,心眼儿却敞开着呢。一动不动的忍了好长时间,两边儿总算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代开朝和安舞阳似乎都睡着了。

陆文轩睁开眼,等视线适应了黑暗,轻手轻脚的坐起来,又慢慢的爬出被窝。穿上拖鞋,拿起外套披在身上,轻轻的拉开房门,又回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二人,带上门。

忍着严冬的寒冷,陆文轩抱着膀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掏出烟点上一根,嘶嘶哈哈的抽着。一根烟抽完,又做贼一样的回到房间里。

待看到安舞阳和代开朝仍旧原样躺着的时候,陆文轩有点失望。他本来想着安舞阳会挪到中间睡呢。

想了一下,陆文轩在床边蹲下来,双手放在被子上,估摸着力道,开始推安舞阳的身子。他不敢使太大力,怕把安舞阳推醒了。

推了几下,没有效果。陆文轩又琢磨了一下,轻轻的掀开了安舞阳身上的被子。

安舞阳睡梦中感觉到寒冷,便打了个滚儿,裹了裹被子。这一打滚儿,就跑到床中间去了。

陆文轩嘿嘿的轻笑了一声,轻手轻脚的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

……

安舞阳睡觉轻,一被代开朝钳子一样的胳膊抱住就惊醒了。$无$错$小说 ().().()<>

陆文轩被安舞阳拍醒,却仍旧闭着眼装睡。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也知道自己要是这时候醒来,今晚上就甭想睡了。

安舞阳知道陆文轩装睡,可也没办法。自己也困得慌,干脆忍着气躺下了。刚躺下,代开朝又抱了过来。想要挣脱,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挣扎。反正就算现在把他推开,等会儿他还得抱过来。

大学四年下来,安舞阳习惯了受几个室友的气,总是会以“忍一忍就过去了”来安慰自己。室友们知道他的想法,就拿他当出气包,他也习惯了当受气包。这个时候,安舞阳又在心底对自己说:“忍一忍就过去了。”不过被代开朝这头蛮牛抱着的感觉,还真不好忍。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陆文轩睡的正香,被安舞阳的骂声吵醒。

只听安舞阳愤然道:“老代!你小子快放开我!我要上厕所!”

代开朝这小子虽说睡觉像死猪一样,可被安舞阳骂了一句又挣扎了好几下早就醒了。不过他存心跟安舞阳闹着玩,就没睁眼,在那装睡呢。

安舞阳看自己的骂声一点儿也不见效,想揍人,可两只胳膊被代开朝死死的抱着,想打他也打不着,只能够着陆文轩。安舞阳便把气撒在了陆文轩身上,一弯胳膊锤了陆文轩一拳头,“小子!别装睡了。”

陆文轩吃痛,睁开眼,看到安舞阳被代开朝死死的抱着动弹不得,咧嘴笑了。“你们俩这么亲热干什么呢?”

安舞阳侧着身子面对着陆文轩,代开朝则贴着他的后背死死的抱着他。看起来似乎是“很亲热”。

又狠狠的锤了陆文轩一拳,安舞阳道:“问你,我怎么睡中间了?”他认定是陆文轩这小子搞的鬼。

“咦?就是,你怎么跑中间了?”陆文轩装傻道。

安舞阳翻翻白眼,使劲挣了一下没有挣脱,恨得抬脚蹬在了陆文轩的大腿上,借着力道往后一撞,代开朝的脑袋就碰在墙上了。

“哎呦。”代开朝叫唤了一声,装不下去,便“醒”了过来。

“哎呦个屁,快撒手。”安舞阳怒道。

代开朝装模作样的眯瞪了一会儿,见安舞阳又要挤兑自己的脑袋往墙上撞,赶紧松开了他。“呵,老毛病,不好意思。”

安舞阳哼了一声,坐起来穿衣服。“你还会不好意思?你说你抱着就抱着吧,咱忍。可你用那么大劲儿干什么?”

代开朝嘿嘿的笑了一声,又咂了一下嘴,想起刚才抱着安舞阳时似乎碰到了他的胸口,他的胸部好像有点儿怪。好奇之下,坐起来伸手去摸安舞阳的胸口。安舞阳吓得往后一躲,双手护胸,警惕的看着代开朝,问道:“你干什么?!”

代开朝一怔,“我靠,怎么跟个娘们儿一样?还怕我袭胸啊?”

安舞阳心里一惊,心说:对啊,虽说快要变成女人了,可咱现在还是男人啊。怎么能害怕他袭胸呢?

他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想着自己就要变成女人了,所以打心眼里也觉得自己跟男人不同了,猛的被男人一摸,自然惊慌。

趁着安舞阳发呆的空挡,代开朝犯贱的伸手在安舞阳胸口摸了两下。“咦?我说这么感觉不一样呢,你小子的胸肌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嘿嘿,昨晚上我还做梦猥亵春哥的胸部呢,敢情是在摸你啊。”说着又在安舞阳胸部捏了两把,“我说,你怎么练出来的?”

安舞阳已经傻眼了,想着难道自己的胸部已经有了春哥的水平了?虽说春哥的那点儿水平跟女人比算不得什么,可跟男人一比,那可就很出众了。

陆文轩见安舞阳不说话,怕被代开朝看出端倪,赶紧道:“他这段时间冬泳来着。”

“啊,是啊是啊。”安舞阳回过神来,赶紧道。

代开朝心里奇怪,说:“冬泳能健身是不假,可这才多长时候啊。我这锻炼这么多年了,胸肌也不能跟你的比啊。”

陆文轩心说:再过些时候,你那胸肌就是拍马也赶不上他了。笑了笑,胡扯道:“舞阳自己研究了一套冬泳健身法,跟普通的冬泳不一样,效果很好,哪天让他教教你。”

“是吗!”代开朝笑了一声,忽然在安舞阳胸口打了一拳,“你小子行啊。”

安舞阳的胸部冷不丁的挨上代开朝这蛮牛大力的一拳,疼的嘴里吸溜了一口凉气,眼泪差点儿掉下来。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抓住了陆文轩的胳膊。咬着牙强装笑容道:“一般……一般。”胸口的疼痛超乎他的想象,却又不好在代开朝面前表现出异常,只好把劲儿都用在了抓着陆文轩胳膊的手上。

陆文轩的胳膊被安舞阳抓的有点疼,看着代开朝傻了吧唧的笑脸,再看看安舞阳咬着牙挤出的笑脸,不禁咧了一下嘴。他都替安舞阳疼得慌。心说:女人的胸部能像男人那样锤吗?舞阳好歹也是个“准女人”啊。代开朝这头猪,这孽造大了。

代开朝没注意到安舞阳的表情的异常,心里还琢磨着那套很有效的冬泳健身法,笑道:“记着啊,有空教教我。”

“行,一定!”安舞阳深吸一口气,穿上裤子下了床,快步走进卫生间。关上卫生间的门,脸上的表情就变了样儿。一手捂着被代开朝捶打的地方,靠着门蹲下来直咧嘴:“你他娘的……”

……

代开朝看着安舞阳走出房间,转脸儿看看陆文轩,压低声音道:“我发现一个秘密。”

陆文轩斜了他一眼,问:“什么秘密?”

“我发现舞阳这小子搞不好被小许和孝廉带坏了。”

“怎么说?”

代开朝神神叨叨的说道:“昨晚上我抱着他睡觉,被他吵醒,无意间碰到了他下面……”

陆文轩打断他的话,问:“你确定你是无意的?”

“咳,这不废话吗。”代开朝又道:“他可是有老婆的人,被男人一抱就那么敏感的硬了,太奇怪了。刚才我一摸他胸部,他还像女人一样护胸。这不正常吧?”

陆文轩心说:你就瞎猜吧。苦笑道:“这里最不正常的就是你了。你说你没事儿抱人家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啊?年轻时落下的毛病,哪那么容易改啊。”

“嘿,还‘年轻时’?我看你现在也够年轻的。”

“你骂我幼稚是不是?”代开朝说着又挥拳打来。

陆文轩连忙抓住了他的手,道:“斯文点儿行不行?还大学文凭呢,怎么像个****混混一样!”

正说着,门铃响了。

陆文轩往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安舞阳正在开门,嘀咕了一句,“谁呀?来这么早。”

安舞阳打开门,一看来人,笑了。“刘大师,你可真早。”

门外站着的就是被众人称之为气象学家的刘银阁。刘银阁看着安舞阳,似乎有些意外:“舞阳?呵,你这段时间用什么高档护肤品了?这小脸儿嫩的都要出水儿了。”

刘银阁一句话说的安舞阳心里哇凉哇凉的。干笑了一声,闪身让刘银阁进屋,问道:“你来这么早干什么呢?”

“来晚了你们吃过早饭了不就麻烦了。”

陆文轩看到是刘银阁来了,冲着门口高声笑问:“大师,听你这话儿,莫不是给我们带早餐来了?”

“就他?”代开朝嘴撇的跟大海碗似的,“他肯定是来蹭早饭的。”

“哈哈。”刘银阁大笑着走过来,“知我者开朝兄弟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