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皇上翻牌子

陆文轩转过身子,两腿搭在沙发扶手上,给了安舞阳一个侧脸儿。看看外面天色,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今天怎么睡啊?”

巧也不巧,江怡来了,代开朝也来了。两室一厅的套房,一共就两个房间。要是三个大男人挤一张床,那这一晚可有的受了。

安舞阳打了个哈欠,道:“挤一挤呗。”

“那你睡中间。”陆文轩道。

“我拒绝!”安舞阳抗议道。

“这个嘛……”陆文轩弹了弹烟灰,道:“我这人最民主了,等老代出来了咱投票吧。”

安舞阳皱着眉瞪了陆文轩一眼,道:“那我睡客厅好了。”

“别啊!”陆文轩道:“大冬天的,冻死你怎么办。”看到安舞阳一脸的担忧,陆文轩贱笑一声,又道:“你瞧你那样儿,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

“嘿,说的轻巧,那你怎么不睡中间啊?”

“我没有被大男人抱着睡觉的习惯。”陆文轩道。

“我就有了啊?”

“你不同。”陆文轩压低声音,道:“你不是要变成女人了嘛,被男人抱着睡觉是早晚的事儿,今晚上就习惯习惯。”

“我呸!”安《无〈错《小说 .Q.<>

代开朝的毛病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抱着人睡,还是死死的抱着——只要他身边有可抱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据他自己所言,说是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跟一个女孩子****了,****了两年,才养成了睡觉喜欢抱着人的毛病。

不过他的解释并不能让其他人相信,他们怀疑代开朝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由陆文轩起头,其他七人秘密召开了重要会议。会议一致通过了测试代开朝的性取向的决定。最后,通过投票选举,小许被指派去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理由是代开朝很可能是小攻,而小许看起来比较像个小受。

赶上一个周六的晚上,其他人找了由头出去了,宿舍里只剩下小许和代开朝。等其他人回来的时候,小许和代开朝各自睡在各自的床上,都睡着了。

第二天代开朝背着小许神秘兮兮的跟陆文轩等人说:“我早就怀疑小许的性取向有问题,果不其然啊!昨晚上那小子竟然****我……”

本来这事儿也该这么过去了,不过众人不死心,觉得不应该以貌取人,代开朝很可能是个小受,所以小许的****才宣告失败。再次召开了一个会议,众人推选男人味儿仅次于代开朝的陈孝廉去****代开朝。最后的结果是代开朝要搬出去住,理由是:“咱们宿舍里一群****,老子受不了了……”

后来小许和陈孝廉跟代开朝解释事情的真相,陆文轩等人却死不认账,以至于到现在代开朝仍旧认为小许和陈孝廉的性取向有问题。

……

代开朝用毛巾抹着头发上的水走了出来,舒服的出了一口气,看到沙发上的陆文轩和安舞阳都阴着脸,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陆文轩道:“老代,你说咱们今晚怎么睡?”

“什么怎么睡?”

“你说让谁睡中间比较好?”陆文轩又问。

代开朝愣了一下,明白了怎么回事儿,笑道:“你们要是没人愿意睡中间,那我睡中间。”

“不行!”陆文轩和安舞阳异口同声的说道。

陆文轩道:“投票吧。”

代开朝乐了:“你们肯定会投对方的票吧?我这一票是关键。”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看看安舞阳,又看看陆文轩,抽着嘴角道:“我怎么觉得我这是皇上翻牌子选妃侍寝呢?”

陆文轩挖苦道:“皇上?就你啊?当太监还差不多。”

“去!”代开朝一拳打在陆文轩胸口,笑道:“捶死你。”

陆文轩捂着胸口气道:“嘶,你小子这暴力倾向得改改,下手不知轻重啊?”他对代开朝动不动就捶人胸口的毛病很反感。这小子一身蛮力,下手特狠。

“这是男人友谊的表达。”代开朝以此解释自己的暴力行为。

陆文轩呸了一口,极为不屑。揉了揉胸口,觉得“皇上翻牌子”这事儿确实太扯淡,想了一下,计上心头。“得了得了,我睡中间。”看看安舞阳,道:“别说哥哥不照顾你。”

“谢了。”安舞阳不无感激的看了陆文轩一眼。他心里明白,就自己现在这状况,要是再被代开朝这混蛋搂搂抱抱的,万一饥不择食……那就糗大了。

陆文轩心里偷着乐,脸上却摆出一副即将遭逢大难的表情。看看代开朝又想起了自己的生财之道。“老代,跟你商量个事儿。”

“说。”

“你摆摊卖饭不是有城管抓嘛,我这有好心献上。没别的要求,咱俩合作经营,五五分账,怎么样?”

“扯淡。”代开朝把毛巾直接丢在桌子上,道:“请人我都不舍得请呢,还能跟你五五分账?再说了,你还能有什么好心献上?”

“嘿,我这是金点子,干好了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代开朝感了兴趣,他深知陆文轩这小子鬼点子多,搞不好还真有发财的主意。“你先说说看。”

陆文轩嘿嘿一笑,如此这般的一说,代开朝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屑道:“我当是什么好点子呢,这买卖早有人做了。”

“人家那不专业,咱这可是专业的。术业有专攻嘛,专业的才能挣大钱。”

“别扯了,想骗我股份啊?别说门儿,窗户都没!”

“嘿,一个摆地摊的还股份了?”陆文轩气的一摆手,道:“得了您呐,不愿意拉倒。”看了看时间,站起身,“睡觉。”说罢上了个厕所,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

代开朝和安舞阳也走了过来,安舞阳睡在外侧,代开朝睡在里侧,陆文轩被夹在了中间。

陆文轩这床虽然是双人床,不过三个大男人睡上去,就显得有点挤了。

看到安舞阳合衣躺下,代开朝道:“你小子,穿着棉衣睡觉舒服吗?”

“那是我的事儿。”安舞阳道。

“本来床就不大,又睡了三个人,你再穿着棉衣,那还怎么睡?”代开朝不满道。

安舞阳一想也是,他现在就睡在床沿上,一不小心就很可能掉下去。地上尽是陆文轩扔的烟头以及一些看起来很肮脏的卫生纸。

陆文轩闭着眼睛不怀好意的说道:“脱了吧,都是男人,怕什么。”

安舞阳不好再说什么,迟疑了一下,脱了衣服躺下,随手关了灯。

代开朝满意的笑了笑,闭上眼,又想起了这几次挣钱的家伙儿被城管抢去的事情,心里不痛快,道:“明天刘大师来了让他给我算算,奶奶的,这段时间太不顺当了。”

陆文轩苦笑道:“别逗了,你不是不信他那一套吗?”

“啧,有时候啊,不由得咱不信。再说了,让他说点好听的,心里痛快痛快也好啊。”代开朝道。

陆文轩直撇嘴,“他会说好听的?打死我都不信。”

对于刘银阁这个“气象学家”,陆文轩实在是想不通。别人给人算命一般都是捡好听的说,可刘大师有点与众不同,什么难听他说什么。非得说得人家忧心忡忡心情低落甚至掉眼泪不可。

代开朝道:“他小子要敢说难听的我揍他。他得说我‘必是大富大贵之人’才行。”

安舞阳听了暗地里把嘴一撇,心说这位比陆文轩还能吹,摆个摊儿还大富大贵呢。嘴上却道:“得啦,别扯了,今天扯完了明天扯什么?”

代开朝道:“这话说的,咱兄弟这么长时间没见,本该促膝长谈的。”

陆文轩和安舞阳没接话茬。代开朝自讨没趣,哼唧了一声,翻个身,背对着陆文轩也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