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100天元婴速成法》

安舞阳忽然说道:“还别说,吃喝这生意啊,能干,利润大。”

“那是。”代开朝笑道,“要是没有城管跟着操蛋就更好啦,安安心心做生意,苦个几年就能开个店或者转行了。”

听到这话,陆文轩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手托着下巴,循着思路往下想。他似乎抓到了一根灵感的稻草。

代开朝一眼看到了还放在桌上的那本《如来神掌》,“咦?”拿起来看了看,笑问:“这本书哪来的?”

安舞阳笑笑,刚要说话,陆文轩赶紧道:“买的。”他怕安舞阳说实话,毕竟卖《如来神掌》这买卖算不得光彩。

“买它干什么?”代开朝大嘴一撇,道:“这如来神掌再厉害,就算你练成了不也就是个凡人嘛。”

陆文轩一听,觉得这话有门儿。便问:“那你说买什么才好?”

“哈哈。”代开朝笑道:“昨天我收摊回家,路上碰见一个卖修真宝典的,买了一本《100天元婴速成法》。我这要是练成了,那可就是修真者了。”

安舞阳绷着笑,故作认真的说道:“哎呀,你得宝了。等哪天修成正果可别忘了兄弟我。”

陆文轩也跟着起哄道:“不知你学的是哪个门派的法门啊=无=错=小说 ..<?”

代开朝啐了一口,对安舞阳和陆文轩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很不满。道:“瞧你们俩人那德性。”说着翘起二郎腿,屁股往沙发上挪了挪,说道:“那谁谁不是说了吗?要相信奇迹。这世界鬼着呢,咱普通人不知道的多了。我想着啊,你说万一真是修真者乔装打扮来到咱地球上派发修真宝典来了……你们说这事儿有没有可能?”

“这个……”陆文轩一时哑然。这茫茫宇宙的,谁知道有没有修真者啊。要说有那脑袋不好使的修真者来派宝典,也不是不可能。

安舞阳摸着下巴说道:“不好说。我觉得吧,这修真搞不好就跟那些什么特异功能差不多,以现在的科学水平你解释不了,但又确实存在。不同的是咱见过听说过特异功能者,却没见过修真者。”

“着啊兄弟。我就是这么想的。英雄所见略同啊。”代开朝喜道:“我就想啊,万一这宝典是真的。但是别人都以为是假的,不去买,买了的还当是假的,只是买了玩的,没人照着上面去修炼。我要是去修炼的话,搞不好就练成了。要是假的,咱不过是花了十块钱,没啥。要是真的……嘿嘿,到时候咱飞升到了神界,一定去冥府把你们俩的魂魄拘来,让你们投胎到有钱人家享福去。哥哥我够意思吧?”

陆文轩哼哼了两声,有点儿哭笑不得。不过听着代开朝这话,陆文轩心里也有些活络了。这事儿呀,难说。这个世界上,人类的存在本来就够扯淡了,要是有更扯淡的修真者存在,也不足为奇啊。这么一想,陆文轩心里竟然多少有些后悔了:那天怎么就没想着买两本修真宝典来研究研究呢?

再一想:不对。姓代的这小子不是一向说什么要脚踏实地吗?他还能相信修真之事?抬头一看代开朝想笑没敢笑的表情,陆文轩心里豁然开朗。这小子,八成又在扯淡。

安舞阳也看出门道儿了,和陆文轩相视一眼,又看着代开朝。两人同时阴笑起来。

代开朝嘿嘿嘿的笑着,“二位别不信,我真的买了一本《100天元婴速成法》,不过我自己没练,我把它快递给小许同志了。”说起这事儿,代开朝笑的更厉害了,“我也没写寄件地址,小许收到那书之后,你们猜他会怎么想?”

“嘿,你这可太缺德了。”陆文轩骂着代开朝缺德,自己却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小许那小子看书看入了迷,整天琢磨着修真呢,你寄给他一本修真秘籍,他还不得乐疯掉?”

代开朝和安舞阳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代开朝道:“这小子背叛组织,也该逗逗他。”说罢又看着安舞阳问道,“咦?怎么没见弟妹啊?你可别跟我说你们分手了。”

安舞阳咂了一下嘴,道:“嘿,我要是跟你说我们分手了呢?”

“你要这么说我揍你。”

“为什么啊?”

“为什么?”代开朝直摇头,“你小子忘啦?当初刘银阁说你和孟洁顶多在一起三年,我不信,就跟他打赌,赌了一千块钱呢。你要是现在跟孟洁分了,那一千块你得替我拿。”刘银阁就是气象学家刘大师的本名。

“还好,这一千块我暂时不用替你拿了。”安舞阳笑道,“在屋里呢,估计跟她表妹上网呢。”

正如安舞阳所言,孟洁和江怡确实在上网。两人一人抱着一台电脑,戴着耳机听着音乐,一直没有听到外面的说话声。直到三人大笑的时候,江怡才听到外面的动静,拿掉耳机侧目听了一会儿,便问孟洁:“表姐,外面好像有人来了。”

孟洁也拿下耳机,听了一会儿,笑道:“噢,别管了,上你的网吧。”

“谁啊?”江怡问。

“就是裸奔那位。”

“啊?那我得见识一下。”江怡说着就要起身。

孟洁连忙拉住她的胳膊,笑道:“别急,让他们先聊会儿,等会儿他自己就会过来啦。”

正说着,听到外面有人打门,代开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弟妹?哥哥来了你咋也不出来招呼呢?”

孟洁起身开门,看到代开朝喜滋滋的脸,笑道:“小代啊,里面坐吧。”

“不了不了。”代开朝说着视线从孟洁的肩膀上掠过,看到了江怡,“这是咱表妹吧?”

“嗯。”孟洁也懒得介绍,只是应了一声。

江怡冲着代开朝友好的笑了一声,道:“你好。”

“好,好。”代开朝说罢,又看着孟洁道:“弟妹,还是那句老话,我们舞阳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不仅人长得帅,气质也是不俗,将来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你可不能撒手啊,一定得把他抓牢咯。不为别的,为了哥哥那一千块钱,你也不能撒手。”

“行啦行啦。”孟洁苦笑,“每次见面你都提你那一千块钱,也不嫌絮叨。”

“嘿嘿嘿。你记着就行了,我就不烦你了。”代开朝说罢又回到客厅里坐下。

孟洁刚关上门,江怡就嗤嗤的笑道:“哇,他好有男人味儿啊。”

“男人味儿?”孟洁乐了,“我只闻到了一股葱花味儿。”

……

客厅里,代开朝又抽了一支烟,跟陆文轩和安舞阳扯了两句,伸手入怀,抓了两下,道:“卫生间有热水吧?我得洗个澡。”

陆文轩笑:“洗洗也好,刚才我就想说,你身上这味儿太冲了。”

代开朝起身往卫生间走,边走边道:“没办法,这味儿就是咱这行当的标志,就跟当官的腐败肚、小姐的丁字裤一样。”说着迈步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

趁着代开朝洗澡的空当儿,陆文轩感慨道:“真没想到,老代竟然这么有魄力,放弃大学文凭,摆起了小摊儿。”

“那有什么,现在很多大学生不是也摆摊儿嘛,白领也有。”

“那不一样,老代这是职业的,跟兼职的差距太大了。”陆文轩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脸上笑意渐浓,“嘿,有主意了。”

“什么?”

“发财的主意。”陆文轩嘴里啧啧有声。有了发财的主意,忍不住开始吹牛了。“嗳,看吧,咱卧龙岗八虎里,要说长相,我不敢自居第一;要说力气,我连第二都不敢认;要说智商啊,我要说我属于一般水平,你们都不会答应。”

“别,我答应。”

“不可能。”陆文轩头摇得跟磕了药一样,“你想啊,我智商这么高都只是一般水平的话,你们这些人岂不都是弱智了?”

安舞阳捏捏眼角,无视陆文轩的大话,道:“你就说什么主意吧。”

“这个现在还不好说,得看老代愿不愿意合作啦。如果搞得好啊,以后咱可要发大财了。”

“得得得,你先别吹,等你发财了使劲吹都没事儿,现在还是低调点儿好。”安舞阳说罢,又担心的看着陆文轩,问道:“你不是想跟他一起装城管抢银行吧?抢银行我不反对,可你要是冒充城管,就太不要脸了。”

陆文轩脸上表情变换了几遍,左看右看,深呼吸,握握拳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明白,安舞阳怎么会想到自己要抢银行呢?难道陆某人就长了一张银行劫匪的脸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