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裸奔第一人

这边江怡缠着孟洁,非要她说说初吻是怎么丢的,孟洁是一再推脱就是不说。另一边,陆文轩和安舞阳唧唧歪歪了半天,两人俱是口干舌燥。

吵着吵着,陆文轩转念一想:得,他一个都快要变成女人的男人,我跟他计较什么啊?大手一摆:“行啦兄弟,我说不过你,甘败下风。”

安舞阳心里那个乐啊。跟陆文轩吵了好几年了,他这还是头一遭说的陆文轩认输。“你早该认输了。”刚说罢,还没来得及损上陆文轩几句,门铃响了。安舞阳起身去开门,打开门一看,看到门外人,颇觉意外。“呦,我当是谁呢,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谁啊?”陆文轩勾着脑袋往门口张望,“嘿,老代啊。”

老代,就是那位XX大学裸奔第一人——代开朝。他的名头,曾一度高过“人妻杀手”陆文轩。棱角分明的脸庞,剑眉星目。一公分左右长度的头发一根根竖起来,像他的人一样挺拔。身高一米八二,身材壮实却不臃肿,腹部还有六块腹肌,再加上古铜色的肌肤。标准男人的身材曾让许多女孩儿为之倾倒——特别是那次裸奔的时候。

代开朝笑着拍了拍安舞阳的肩膀:“啧啧啧,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小安同志这脸蛋儿愈发白净了。乍一!无!错!小说 .. C<>

代开朝一句话说的安舞阳心里猛地一激灵:看来自己离彻底变身的日子也不远了,竟然被代开朝这个马大哈一眼瞧出了自己的变化。心里一担心,本来到嘴边的客套话就说不出来了。只是忧心忡忡的在沙发上坐下来,不言不语。

“老代混的不错嘛。”陆文轩抽着红塔山,恭维代开朝,“我记得以前你撑死了抽盒三块的一品梅。”

“咳,我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代开朝自嘲的笑道:“你们都是白领小资,我能拿三块的烟给你们抽吗?”

“嘿。”陆文轩问:“不是明天才聚会吗?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代开朝摇头叹气,“心里烦,来找老朋友聊聊。”

安舞阳问:“最近在哪高就呢?”

“别提了,一提这事儿我心里就不爽。”代开朝看起来似乎满腹牢骚,见了老朋友,忍不住唠叨两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年老子怎么也没想到这四年大学算是白上了。换了几家公司,工资都不咋滴。咱好歹也是有文化有理想的有志青年,能寄人篱下混吃等死吗?”

代开朝这话说到陆文轩心坎儿上了,接话道:“那不能。”

“是啊,我也这么想的。”代开朝一摊手,道:“所以啊,我就想着要创业。可咱不是没资本吗,只能从小的做起。正好认识一卖大排档的老乡,人挺好,一聊才知道竟然还是我远房亲戚的朋友。几句话下来,我才知道,丫小学没毕业的家伙,一天挣的钱顶我一个月。”

“嗬,搞大排档这么来钱?”陆文轩问。

“跟大买卖比自然是小菜,不过跟咱比啊,人家那是大买卖。”代开朝笑道:“我这一琢磨啊,干脆,也别管什么大学本科了,我就跟他学做饭吧。学了几天,我才发现厨师也不是好学的,搞不好又得用两年青春。最后跟他学了炒饭的功夫,练熟了手,自己归置了一些家伙事儿,摆摊卖炒饭。”

陆文轩和安舞阳对望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总觉得一个大学生去卖炒饭,多少有点屈才。

代开朝看出了二人心思,忍不住乐了。“你们还真别以为屈才,没面子。这世道,挣钱的买卖就不丢脸。我问问你们,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

陆文轩没吱声,这个问题他不好回答。要说自己一个大好青年没啥正当职业,那多丢人。

安舞阳倒不觉的有什么,觉得自己的工资虽然不高吧,好歹还算拿得出手,道:“三千多点儿。”

“哦,跟我差不多。”代开朝有些意外,他以为安舞阳顶多一个月两千不得了了。“不过你那是给别人打工,看别人脸色吃饭。我这是自己的买卖,想干就干,不想干也不用跟谁告假。多自在啊。”

“那倒是。”安舞阳想起那“公猪”的黄瓜脸,自嘲的笑了一声。

陆文轩问:“听你这么说,你混得挺好吗,怎么还怨妇一样抱怨什么不爽啊?不会是消遣我们哥儿俩吧?”

“咳。各有各的难处啊。”代开朝直撇嘴,“我这买卖,好有一比啊。”

“怎么讲?”陆文轩问。

“就好比山窝子里放羊,就怕来了狼。”代开朝说着脸上就带了点不岔,“这不,前些时候还好,凑合着能过。可这个月不行,我的家伙事儿已经被狼叼走两回了,算上这回,可就是第三次了。”

陆文轩听明白了。代开朝这是把城管比作狼了。“那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等到了星期一拿着钱去赎吧。”代开朝狠抽了一口烟,道:“也该着我倒霉,小道消息不够灵通。平时周六城管是不查的,哪成想今天省里什么领导要来,城管加班了。奶奶的,气得我啊……我在想,哪天老子弄身城管服,穿在身上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抢那些小贩的家伙事儿了。”

“咳,抢那些有什么用,又不好出手,还不值钱,也就城管能看到眼里。正常人谁抢那玩意儿啊。”陆文轩苦笑道。

“也是。对了,听说前段时间哪个地方的城管和银行职工打起来了。”代开朝道。

“嗯,狗咬狗一嘴毛。”陆文轩道。

代开朝咧嘴笑道,“等哪天哥哥实在没活路了,就找几个兄弟,弄些城管装备去打劫银行。”

陆文轩一听这话,伸出了大拇指,挖苦道:“这主意你都想得出来?高,实在是高。”

安舞阳直咧嘴,“那你还不如冒充交警,找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段拦车罚款呢,比打劫银行保险多了。”

陆文轩又冲着安舞阳竖大拇指,“你这招儿不止高,简直绝了。”

代开朝讪笑了一声,叹了一口气,“扯淡而已,哥哥我野心不大。只要饿不死啊,断然不能去走亡命天涯的道儿。”抬眼看看陆文轩,问道:“兄弟,你在哪高就呢?”

“我?我这正在研究宅男心理学呢。”陆文轩胡扯道:“怎么样,代老板,请不请人啊?”陆文轩倒还真想跟着代开朝混两天看看,虽然不是什么体面事儿,好歹有代开朝陪着。丢人的事儿有人陪,那也就不会觉得太丢人了。总归比在家里当宅男要强得多。别看陆文轩说话时嘻嘻哈哈的,他这是拿真话当假话说呢。

代开朝乐了,“别逗了,我这点钱,一个人花花正好,再请人就划不来了。再说了,我还不了解你?我要真请你帮忙啊,侍候好了还行,你能给我好好干。要是侍候不好,你还不得给我摔盘子砸碗啊?”

陆文轩笑了笑,没吱声。面上平静,心里可就不安分了。他没在失望于代开朝不请他,而是在想着代开朝摆摊卖炒饭的事儿。寻思着代开朝说的话是没错。什么大学生不大学生的,挣钱才是硬道理。自己扮乞丐卖《如来神掌》还不如他摆地摊有面子呢。

陆文轩心里还挺佩服代开朝的勇气。自己扮乞丐是化了妆的,别人认不得,他代开朝总不能化妆卖饭。当了二十来年祖国的花朵和希望,要是没有一定的修养,那哪能忍着认识的人的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去做市井小贩啊。

陆文轩忽然明白了:想创业想发财想出人头地啊,那就得放下大学生的架子,大学生本也没有摆架子的资本了。以前人们总把考上大学当成古代考上了状元一样兴奋。现如今,考上大学也不过是等于考上了秀才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