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唧唧歪歪

“是俩枕头,不过你那个枕头除了我枕过以外,也没别人枕。搁那多浪费,拿来给我当坐垫吧。”

陆文轩不理他,抽了一口烟,闭上眼睛假寐。

安舞阳笑道:“快起床,我给你带了饭回来。”

陆文轩听到“饭”,嗅了嗅鼻子,果然闻到一阵饭香。没脸没皮的笑了一声,“还得说我舞阳兄弟,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哥哥。”扔掉烟头,三下两下穿上了衣服,蹟上鞋子跑到客厅。“嘿?这是肯德基全家桶吧?”

“你管它是什么,吃你的吧。”孟洁笑道,“睡一整天,你也不嫌累?”

“睡得脸都变形了。”江怡嗤嗤的笑道,“原来虽说老点儿,可好歹是个帅哥,现在嘛,啧啧。”

陆文轩没工夫跟她们贫嘴,抓起一只香辣鸡翅边啃边对江怡说道:“跟你们这些小年轻是不能比了。”说罢看到安舞阳走过来,又道:“阳开说他们明天十点过来。”

“都来?”

“嗯,除了那俩叛徒。”

“呵,这下热闹了。”

孟洁苦笑一声,看着江怡道:“妹子,明天你就回学校吧。”

“不要,我要玩你的电脑。”江怡道。

“不行[无_错]小说.Q.C<,明天你姐夫的老朋友要过来玩。”

“那有什么。”江怡不解的问道。

孟洁解释道:“难道你没听说过卧龙岗八虎的人性?他们要是凑在一块儿,非把你这颗嫩草给吃了不可。”

安舞阳乐了,插话道:“合着我们都是老牛啦?”想了一下,又道:“也是,岁月不饶人啊。”

“我关上门不出来,他们就吃不到我啦。”江怡道。

“他们几个大男人聚会,说话肯定没谱儿,咱们女孩子在这碍事。”孟洁道,“再把你带坏了,到时候我怎么跟你妈交代。听话,回学校跟你那帮同学玩去。”

陆文轩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嘿,弟妹,你这话可不怎么中听。难道她那帮同学就比我们人品好啊?”

“他们年纪小,比你们这种老油条纯洁多了。”孟洁笑道。

“扯淡。”陆文轩头也不抬,边充饥边道:“依我看,刚上大学的少男少女是最不纯洁的。他们十个里面有八个都想在大学新生活里花天酒地一番。刚到大学里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找个男女朋友花烛洞房。纯洁点儿,至少也是花前月下。要是邪恶点儿的,八成奢望花堆锦簇。要是连花儿都没碰过,毕业了肯定要后悔。没经过风浪的年轻人,思想是多么的单纯——单纯的试图变成不单纯。跟我们这些经过大风大浪的成熟男人相比,他们的人品根本不值一提。”

“胡说,我就没那么想过。”孟洁冲着陆文轩笑,“你思想太肮脏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没想过怎么还跟舞阳搞一块了?噢,是了,也许你是那十个里面的另外两个。幸好你遇到了我跟舞阳,不然你肯定要后悔一辈子了。”

“嘿嘿嘿。”安舞阳抗议道:“我怎么听着你那个‘搞’字儿特别刺耳呢?”

“嘁,你现在觉得刺耳了?”陆文轩看着孟洁,揭安舞阳的老底儿,道:“当初我们不是打算泡你来着嘛,我说‘这妞看着有味儿,咱泡吧。’你猜你们家舞阳说什么?他说‘泡字儿多没力度,要用搞字儿。’好了,现在他倒觉得刺耳儿了。”

“喂!我说。你好心给你买了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啊?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安舞阳气道。

“你这就是不讲理了吧?你不能认为给了我两口饭吃就有权力不让我说话。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我又不像猪一样除了吃就是睡。”

“呦嗬?连《宪法》都搬出来了?”安舞阳挖苦道,“你省省吧,差点没拿上毕业证的家伙,冒充什么知识分子啊。”

陆文轩不屑道:“切,你不是还不如我吗?有什么资格说我?”

“看吧看吧,你不讲理了吧?你不能因为我没有厨师的手艺就认为我没资格批评厨师的手艺吧?不能因为我没有****的技术就认为我没有资格批评****的技术吧?不能因为我写不出比作家的作品更好的作品就认为我没有资格批评作家的作品吧?这到哪也说不通啊。”

“你看你这人,整天把‘****’挂在嘴上,搞得自己跟个嫖客一样。”

“嫖客怎么了?起码不像某些人,没事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电脑上160G的硬盘都被限制片塞得满满的,脑子里每天想着松岛枫饭岛爱观月雏乃,思想肮脏下流,大街上碰见个女人就得意**三天。龌龊下流无耻**荡的家伙。我不说你拉倒吧。”

“咦?我今天早上大便的时候没见着有蛔虫啊,你是从哪冒出来的?”陆文轩贱笑,“我这怎么看你也不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怎么对我那么了解呢?”

安舞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整天把‘大便’挂在嘴上,你也不嫌脏?”

陆文轩乐了:“当初孟洁宁愿把初吻给我这个嘴巴这么脏的人都不给你,可见你的嘴也干净不到哪去。”

“我靠!你不提这事儿也就罢了,一提起这事儿啊……我气的要截胸!”

……

孟洁拉着江怡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长出了一口气。

“表姐。”江怡道,“他们吵起来了,你也不管?”

“我有病才管呢。”孟洁认真的说道:“哪天你要是看到他们打起来了,千万别去劝架。”

“为什么啊?”

“因为你要是去劝架,他们俩就会转过来针对你。”孟洁似乎对此很有经验。

“不会吧?”江怡有些不信。

“呵,难道你没发现你的那些学长们提起‘卧龙岗八虎’的时候最常用的是哪个字?”

“哪个字?”

“是‘贱’。”孟洁忍不住笑了,“听表姐的,明天你躲出去。跟他们几个人混在一起,没你好果子吃。”看到江怡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道:“安啦,他们经常这样唧唧歪歪的斗嘴。不会有事儿的。”

“不是,我在想,你真的把初吻给了人妻杀手啦?”

“这个……”

“咋回事儿?”

孟洁感慨道:“孩子没了娘,说来话太长。还是不提了吧。提起这事儿啊,我也要截胸。”

“啊?别啊,你胸部这么漂亮,截了多可惜。”

“咳,截胸的意思就是喘不过气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