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爱国热情

说话时,安舞阳多少有点像不畏艰苦,与敌人奋战到底的革命志士。而陆文轩却有点儿“汉奸”嘴脸了,对安舞阳的精神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还有些不屑。

“随你怎么着吧,我这眼皮直打架。先睡了。”陆文轩说着闭上了眼睛,之后又补充道:“我睡前上了大号儿,还有磨牙的毛病,你最好安分守己点儿。”他困得太狠,没心情跟安舞阳扯淡。

安舞阳脸上的坚毅表情在听到陆文轩的话之后变的僵硬无比,石化了好大一会儿,拳头握的吱吱作响。最后,深呼吸,自言自语:“淡定!淡定。”生气会加速变身,安舞阳不得不强压火气,尽量想些开心的事情。如果禁欲的努力因“动怒”而付诸东流,那可真是亏大了。

只是这开心的事情就像“相关部门”一样神出鬼没的,你不找它的时候它老是冒出来碍眼,等你想找它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着了。安舞阳无法,只好选择让自己的大脑停止工作——睡觉。

刚爬上陆文轩的床,安舞阳又觉不妥。出来的时候只是跟孟洁说自己要上厕所,要是一晚上不回去睡,孟洁追问起来,自己可怎么说?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就这么把她晾在床上,也于心不忍啊。可……想起孟洁柔滑细腻的肌肤,安舞阳又:无:错:小说 .Q.C<>

安舞阳立刻又感觉到小腹中那团火似乎又烧的旺了一些。算了,到时候再说。打定主意,随手关了床头灯,脱掉衣服钻进了陆文轩的被窝里。闭上眼睛,开始数数,数到3253,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任何人一旦很长一段时间习惯了某个时间起床,一到点儿就会自然醒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安舞阳就睁开了眼。起床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遇到了孟洁。

孟洁看到安舞阳,抱歉的笑了笑,“昨晚上本来想等你回来再睡的,可实在是太困了,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呵。”安舞阳一愣,心说敢情孟洁不知道自己昨天没有回去睡啊。随即强笑一声,道:“今天又不上班,怎么不多睡会儿?”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孟洁笑道:“我表妹说要我今天陪她去逛街,一起去吧。”

“也好。叫上文轩一起吧。”

“我看还是别叫他了,他不是在憋发财的主意吗?”

“得,不叫也好,他就会给我气受。”

孟洁笑笑,开始刷牙,安舞阳则回了自己的房间,等孟洁收拾好,便跟她一起去XX大学找江怡。

他们走的时候陆文轩就醒了过来。不过他懒得起床,况且即使起床也不知道该去干什么,干脆赖在被窝里不出来。而且他也发现,自己在躺着的时候脑袋比较灵光。或者能憋出发财的主意来也不一定。

直到将近中午,发财的主意没憋出来,屎尿却憋来了。不得已,爬起来披上衣服准备上厕所,手机忽然响了。抓起手机,也没看来电显示,边按下接听键边急匆匆的往厕所跑。

“文轩!起床了没?”

陆文轩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王阳开打来的。“啥事儿?”说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厕所里飘起一阵恶臭。陆文轩皱了一下眉头,寻思着好像也没吃什么好东西,怎么大便那么臭呢?

“什么声音?”王阳开问道。

“噢,明天不是聚会嘛,我这先做好几个你爱吃的油炸食品准备好,等你来了再热一下就可以让你享用了。”陆文轩道。

“嗯?你会有这么好心?总不会往里面吐口水吧?”

陆文轩道:“别扯了,有事儿说,有屁放。”说着自己先放了一个屁。

“我就是跟你说下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去你那里,你和舞阳就别出去了。”王阳开道。

“知道啦。都叫上了吗?”

“除了那两个叛徒,都有啦。”王阳开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还有啊,我上回不是跟你说要给你介绍个日本妞嘛。”

“嗯嗯。”陆文轩来了精神,却佯装淡定。

“我想来想去啊,也没给你找着合适的。”

“哦。”陆文轩心里凉了半截。

“要不我把彩子的妹妹介绍给你吧,那丫头长的水灵着呢,跟樱花似的。”

“行。”陆文轩答应的很干脆,尽管他没见过樱花,不知道像樱花的女孩儿到底该是什么样儿。不过听王阳开这口气,想来也不会差。

“改天找个时间,你陪她聊聊,了解一下先。”

“别改天了,就今天吧。”

“不行,人家还在日本呢,你急什么。”王阳开笑道。

“那行。到时候打我电话。没事儿就挂了吧。”

“好,拜拜。”

挂了电话,陆文轩托着下巴想入非非。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表达一下自己的“爱国情操”。

那妞会长什么样呢?彩子长得不错,她妹妹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会不会像某部日本限制级影片儿里的女主角呢?搞不好她还真拍过那种片子……

陆文轩神游九霄,忘了自己身处何方了。这几年来,除了去红灯区找职业妓者泻火之外,别说正经女人,就连业余妓者他也没碰过。想到过不了多少天就可以为了民族尊严而与异国敌人战斗,陆文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直到腹中饥饿,咕咕的抗议,陆文轩才从意**中回过神来。提上裤子走出厕所,正要去吃饭,愕然想起刚才似乎、好像、可能没有擦屁股……

……

安舞阳和孟洁领着江怡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归西”了。安舞阳把手里的大包小包丢在沙发上,来到陆文轩门前,敲了两下门,推开门走进去,看到躺在床上蒙头大睡的陆文轩,笑道:“猪,还睡呢?不觉得孤枕难眠?”

“孤枕?没看到俩枕头啊?”陆文轩缩在被窝里说着。一只手露在外面,叼着一根烧了半截的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