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穷则思变

翌日清晨,安舞阳睡的正香,却被人推醒,睁开眼,看到了笑吟吟的孟洁。“早。”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子,癔症了一会儿,觉得脑袋有些胀得慌,想了一下,才记起昨天跟陆文轩喝酒的事儿。

“还头疼吗?”孟洁问道。

“还好。”安舞阳说着,看到了还在呼呼大睡的陆文轩,想了一下,笑了,“咳,我跟你说,文轩这小子竟然去卖《如来神掌》了。”

“也亏他想得出来。”孟洁笑道。“快起来吧,上班要迟到了。”

“嗯。”安舞阳夸张的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还穿着衣服,便直接下床穿了鞋。到卫生间洗漱完毕,与孟洁一起下楼去吃早饭。

路上,孟洁说道:“舞阳,你觉得……你觉得文轩这人……怎么说呢,他会不会喜欢男人啊?”

“啊?”安舞阳莫名其妙的看着孟洁,不明所以,忍不住乐了。“此话从何说起?”

孟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不是我八婆,只是……呵呵,你发现没?他最近在看男人变成女人的小说,还用女用的护肤霜。”

安舞阳忍不住笑,咧着嘴直乐:“护肤霜呢,是你那个表妹给他的。至于看变身小说嘛……前段时《无〈错《小说 .Q.<>

“呃……倒也是。”孟洁歉笑一声,道:“看来是我想多了。”

安舞阳大笑了一声,伸手揽住孟洁的柳腰出了白云小区。

……

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床上的时候,陆文轩才迷迷瞪瞪的醒过来。睁开眼愣了好大一会儿,拍拍脑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爬到床上的。

走到客厅转了一圈,又敲了敲安舞阳的房门,见没人回应,料想他和孟洁都去上班了。跑到卫生间刷了牙,又用冷水洗了脸。抖抖精神,出门进货。

卖《如来神掌》得了甜头,尽管有些小小的意外,陆文轩创业的激情却是有增无减。

进货,化妆,卖货。

这两天里,陆文轩跑了三所大学,脸皮也变的厚了许多,打扮成乞丐走在大街上,再也不会因为旁人异样的目光而不自在了。当然,主要的原因是他化妆的技术见长,他相信,若是自己化了妆,保准亲妈见了都不认识。

钱包鼓了,陆文轩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每天走路都哼着小曲儿。自己痛快了,陆文轩倒也没有忘记安舞阳的事情。一得空闲就会跑到那家成人用品店看看。只是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店门上落了一层灰,锁眼沾了雪水,生了一层黄锈。显然这些天都没人开过门。

本来一切应该很顺利的进行着,只是陆文轩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城市里仅有的几所大学门口,涌现了好几个卖《如来神掌》的乞丐。竞争愈发激烈,陆文轩的生意也开始淡了下来,收入缩水了一大半。

穷则思变,陆文轩的心又开始活络了,寻思着再想个捞钱的法子。

转眼到了周五,陆文轩忙了一天,揽生意揽的口干舌燥,也惹了一肚子气——今天,他又多了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回到家已经下午六点了。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屋,抬头看到安舞阳和孟洁正坐在沙发上聊天。理也没理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倒上满满的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客厅里,孟洁看着安舞阳,问道:“他……是文轩吧?”她还是头一回看到陆文轩的这身职业装扮。

“嗯。”安舞阳苦笑了一声,道,“他好像不开心呢。”说着站起来,走进陆文轩的房间,正想跟他说话,却见他三下两下拔掉了身上的脏衣服,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蹟着拖鞋跑进了卫生间。

哗啦啦的水声从卫生间里传出来,安舞阳又回到客厅坐下,对孟洁道:“看来这小子真不痛快了。”

陆文轩有个毛病,要是心里不爽了,就不爱说话。你不跟他说话,他就不吱声。

直到陆文轩洗完澡回到屋里穿上衣服,正要关门,安舞阳走过来,挡住门,问道:“咋了?跟哥哥说说。”

孟洁也走了过来,看着陆文轩问道:“收到假钱了?”

陆文轩躺倒在床上,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撇撇嘴,叹气道:“唉,这世界,真是人外有人啊。”

“怎么说?”安舞阳在床头坐下来,看着陆文轩问道。

“咳,别提了。我说我卖《如来神掌》够新鲜了,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新鲜的。今天,你猜我碰见什么人了?一个卖《修真宝典》、《筑基要领》、《100天元婴速成法》的家伙。穿的像个修真者似的,猛一看,还真让人觉得他像是修真小说里说的那些犯贱来地球找徒弟的修真者。我真无语了。”

“啊?”安舞阳和孟洁张口结舌。

“那混小子,卖就卖吧,咱井水不犯河水,可你猜怎么着?他成心气我。跟我说什么‘武侠早被淘汰了,现在是修真者的天下’。幸亏我不会异能,也不是武林高手,不然非得好好收拾那小子不可。”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事儿,陆文轩气的直喘气,“气死老子了。”

“别气别气。”安舞阳道:“修真算什么,你不会去卖《修神一点通》嘛。修神可比修真强多了。”

“去去去。”陆文轩摆着手,气道:“净跟我扯淡。”猛抽一口烟,又道:“你们俩别在我眼前晃荡了,我看着更烦。”说着下了床,把安舞阳和孟洁推了出去。

安舞阳推着门道:“切,别烦啦,出去散散心吧。”

“不去,我得再憋个捞钱的法子。”

“这也能憋出来?”

“那得看谁来憋了。”陆文轩使劲关上门,又返身扑倒在床上,拿被子蒙住了脑袋。

用枕头捂住嘴巴,陆文轩鬼叫了一声。又无力的装死。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发财的高招。干脆啥也不想了,蹬掉鞋子盖好被子蒙头大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眼前一片亮光,有些刺眼,耳边还有安舞阳说话的声音。

陆文轩忍着刺眼的灯光睁开眼,看到安舞阳深锁的双眉和苦瓜脸,再转脸看到窗外一片漆黑,长出了一口气,拿手遮着灯光,问道:“你又怎么了?”

“你起来啊。”安舞阳拿开陆文轩的手,“我有正经事儿。”

被扰了清梦,陆文轩心里有些烦,却又怕安舞阳真有什么重要的正经事儿。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接过安舞阳递来的烟,点上。“说吧,啥事儿?”

安舞阳苦着脸看着陆文轩,那神情,就像看不上女婿的丈母娘的神态,越看脸色越难看。

陆文轩是个急性子,见安舞阳只是看着自己却不说话,急了。“你倒是说话啊。”

“嘘。”安舞阳忙做噤声状,像贼似的小声说话:“小声点,孟洁睡了。”看到陆文轩不耐烦的神情,安舞阳咬咬牙,道:“我问你,你说我是赶紧变成女人得了好呢,还是……还是继续忍着?”

“忍什么?”陆文轩有些莫名其妙。

“我……我憋不住了。难受。”安舞阳指着自己胯下,道:“我快疯了。”

陆文轩眨巴了两下眼皮,愣了半天,才明白安舞阳的意思。

“别犯傻啊,给个建议。”安舞阳催促道。

“这个……我觉得你还是先忍着吧,饮鸩止渴可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情。”

“可我真受不来了,下面跟火烧似的。”安舞阳抓着头发,痛苦的唉声叹气。“兄弟,我该怎么办啊!”他不想变成女人,却又欲火中烧。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自制力本也不算差,可忍耐了这么多天,欲火却是越烧越旺,那点忍耐力早在欲火中燃烧殆尽。

穷则思变,在忍耐力被消磨的越来越“穷”的时候,安舞阳第一次有了“是不是干脆纵欲而为,早点变成女人早点脱离****的苦海好要一些?”的想法。

陆文轩觉得安舞阳提的这个问题简直比“1+1为什么等于2”还难回答。“要不……剁了吧,长痛不如短痛。剁了就没有啥****了。”

“我……”安舞阳想骂娘,不过鉴于陆文轩跟自己多年好友,还是忍住没骂。“要我当太监啊?那我还不如变成女人算了。”

“那也行。英雄好汉被敌人抓了不是都‘只求速死’嘛,你就‘速变’吧。”陆文轩实在是没什么建设性的建议,干脆就由着安舞阳,随便他怎么着吧。反正只有两条路,要么去泻火加速变身,要么继续忍着。以他安舞阳的性格,自宫和自杀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陆文轩倒也不怕他干出什么傻事儿。“你放心的去做女人吧,孟洁我会替你照顾的。”陆文轩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在自己都吃不饱饭的情况下还要帮朋友养老婆,这么重义气的人,天下难找啊。

“我呸!”安舞阳显然不认同陆文轩的“伟大”。沉吟良久,道:“今晚我睡你这儿。”他实在是害怕再回到孟洁的床上,看到孟洁的玉体会不会把持不住。“他妈的,我还就不信了,姓安的还能被那点欲火砸趴下?我决定了,禁欲一年。要我变成女人?没那么容易。”他这是卯上了,决定战斗到最后一刻,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要做男人,不要变身”的目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