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醉酒的男人

静静的听着安舞阳的倾诉,陆文轩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酒精的效力渐渐发挥出来,眼皮沉得都快抬不起来了。

安舞阳的声音也小的几不可闻,只是还在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

捏了捏眼角,陆文轩打断安舞阳的话,说道:“不能放弃希望……”

“嗯?”安舞阳有些迷糊,没有听清陆文轩说什么。

“我说——不能放弃希望。”陆文轩尽力放大了声音。

“狗屁的希望!”安舞阳轻轻摇头,苦笑。胡乱抹掉眼角脸上的泪珠,吸了吸鼻子,心疼而无力的低声说道:“小弟弟都小了好几圈了,还能有什么希望!”

“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看!”安舞阳眼睛也不睁,晃悠悠的站起来,解开了裤腰带,把裤子一下子褪到腿弯处。又坐了下来,无力的靠在沙发上,道:“你看看!”

陆文轩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安舞阳直挺挺的小兄弟,道:“没有吧。”

“你放屁,看仔细了,哪还有‘上帝之鞭’的气势。”安舞阳打了个哈欠,吧嗒了两下嘴。

“是吗?我看看哈。”陆文轩扶着沙发晃着身子站起来,走到安舞阳身边蹲下,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无?错?小说 ..<>

“胡说。”

“真的。”

“你眼瘸。”

“瞎说……”

***

孟洁紧赶慢赶终于把工作做完,搭上公车回家。半路上接到了江怡的电话。

“表姐,你在家吗?”

“加班,还在回家的路上呢,有事儿?”孟洁问。

“嘻嘻,正好,你不是要经过我们学校嘛,来接我吧,我想去你家睡。”

“嗯?来回跑你也不嫌累?”

“不累不累。”江怡抱怨道:“我们宿舍里的那些小丫头啊,跟她们没有共同语言,好无聊的。”

“呵,被你这小丫头叫做小丫头,看来真是小丫头了。”孟洁笑了笑,道:“你在校门口等着吧,我快到你那了。”

挂了电话,又坐了两站路,江怡在XX大学校门口不远处下车,又步行道校门口,接了江怡。

江怡喜滋滋的拉着孟洁的手,道:“最喜欢表姐了。”

孟洁怜爱的点了一下江怡的额头,道:“你怎么就赖上我了呢。”

“就赖上你了。”江怡笑道。

两姐妹说说笑笑,搭上公车回到白云小区的住处。孟洁把钥匙丢给江怡,无力的靠在墙上,道:“开门,姐姐我累的连开门的力气都没了。”

江怡边开门边道:“别那么辛苦,钱是挣不完滴。”

“呵,钱是挣不完,但会花完。”

江怡推开门,边往里走边回头奉承着孟洁这个表姐:“也是。要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想法就是成熟。”说着忽然嗅到了一股酒气。回过头来,猛然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场景。

客厅里的灯亮着,桌上尽是残渣剩菜和两个空酒瓶。沙发上,安舞阳斜躺着,裤子褪在腿弯处,裸露着要害部位。陆文轩坐在地上,脑袋搭在沙发上,手却放在安舞阳的大腿上……

两人俱是闭着双眼,鼻息间呼吸均匀,显然都睡着了。

“还看!”孟洁从后面伸手遮住了江怡的眼睛,“不知羞。”

江怡的小脸儿唰的红了,赶紧捂住脸转过身子。“他们……”

孟洁走到安舞阳身边,边轻手轻脚的给他穿裤子,边苦笑道:“喝多了呗。还好只是脱了裤子,没有裸奔。”说着说着,孟洁失声笑了。扛着安舞阳的腋下,帮他穿上裤子,又对江怡道:“来,搭把手。”

两个女孩儿把安舞阳和陆文轩都抬到了陆文轩的床上。孟洁喘着气笑道,“你听说过XX大学裸奔事件没?”

“裸奔?”

想起往事,孟洁笑的说不出话,急的江怡催促道:“别笑了,快说嘛。”

孟洁强忍住笑,道:“大三的那年夏天,卧龙岗八虎在宿舍里喝酒,最后喝的酩酊大醉,不知道是谁提议,比小弟弟大小,最小的那个要在校园里裸奔一圈。到最后,全校的师生目睹了一场裸奔秀。”

“啊?那裸奔的是哪个?”

“一个叫代开朝的家伙。”孟洁笑道。

江怡嗤嗤的笑了好大一会儿,看看熟睡的陆文轩和安舞阳,又皱眉道:“呃……表姐,他们这回不是要裸奔吧?我看他们刚才……那姿势……姐夫他们不会性取向有问题吧?”

“嘁,怎么可能。你的小脑瓜子都在想什么。”孟洁笑了笑,一眼看到了陆文轩桌上的女用护肤霜,又记起了陆文轩那天看的变身小说,秀眉微皱,“应该不可能吧。”摇摇头,自嘲的笑了笑。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喜欢猜忌的女人了?轻轻推了江怡一把,道:“让他们睡吧。来,帮我收拾一下桌子。”

江怡跟着孟洁出来,怪声怪气的叹了一口气,道:“喜欢醉酒的男人最不可靠了。”

孟洁笑道:“他们生活压力太大,偶尔借酒消愁而已。唉,其实舞阳一直不太喜欢现在这份工作,只是怕辞了职之后找工作不好找又拖累我才一直忍耐着。难为他了。文轩也是,一直没有理想的工作,心里大概很不好受吧。”

“哇,姐夫好有男人味儿。”

“你懂什么叫男人味儿吗?”

“嘿嘿。”江怡笑了笑,回头看了看熟睡的安舞阳,想起了刚才看到的一幕,又趴到孟洁耳边,低声问:“听说姐夫有个绰号叫‘上帝之鞭’。真的假的?”

孟洁脸色稍微一红,白了江怡一眼,心说:“你不都看到了?还问?”嘴上却道:“赶紧帮我收拾。”说着开始收拾桌上的剩菜。

江怡坏坏的笑了一声,正要帮忙,一眼看到了桌上放着的《如来神掌》。“咦?”拿起来翻看两页,喜道,“我也有一本这个呢。”

孟洁看了一眼,道:“竟然还有这种书。”

“是啊,今天早上我们学校门口,一个打扮的跟个乞丐一样的大叔兜售的,十块钱一本。好多人买呢。我也买了一本,嘿嘿,才用了五块钱。”

“哦?”孟洁皱了一下眉,想了一下,似乎明白了。忍不住笑了笑,看着江怡问道:“你买它干什么?还想练成神功啊?”

“我买的不是武功秘籍,是童年。”江怡道:“难道你小时候就没有想过偶然得到一本武功秘籍成为武林高手吗?《功夫》热播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幻想过有一天也能花十块钱买一本秘籍吗?”

孟洁笑了笑,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道:“我说他们俩今天怎么想起喝酒了呢,原来是‘卖童年’的家伙发了一笔小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