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求神问卦

直到天将薄暮,陆文轩才提着两包东西回来。

安舞阳和孟洁已经如陆文轩所言快要和好如初了,尽管孟洁还心头不快,倒也没有难以善罢甘休的架势,只是闷闷不乐的趴在电脑前看周星驰的电影排解不快。

安舞阳最喜欢孟洁的一点就是她特别善于调节自己的心情,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压抑的抑郁不振。在这个时候,安舞阳识趣的陪着孟洁看着已经看了不下五十遍的《大话西游》。

陆文轩回来的时候,看到江怡正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玩着QQ农场,笑嘻嘻的偷着别人的菜。

陆文轩一直不明白,偷菜这种几乎不需要智商的游戏为什么会大行其道,搬着一本大部头的《犯罪心理学》研究了许多天,终于明白了其中奥秘。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种冲破伦理道德、逆天行事的犯罪心理。犯罪可以给人带来快感。角色扮演游戏中的PK、杀戮,策略游戏中的抢钱抢粮抢女人,以及农场游戏的偷窃行为,彻底释放了人类的犯罪潜意识。这样的游戏大行其道也属于情理之中。若不是法律问题,专门泡妞钓凯子的游戏,也必然会流行。正如尾行,电车痴汉之类。”陆文轩曾经如此总结道。

看到陆文轩手里的包,江怡好奇的放弃!无!错!小说 .. C<>

陆文轩躲开江怡的手,嘿嘿笑道:“秘密。”走到衣柜前,把两个包丢进衣柜里,锁上了衣柜的门。

“小气鬼。”江怡不满的回到电脑前继续偷菜。

陆文轩笑笑,问道:“你表姐他们呢?”

“在房间里看电影呢。”江怡把耳机套在脖子上,把音量开到最大,随着音乐轻声哼着。

陆文轩走过来,朝着电脑看了一眼,道:“少玩点这玩意,免得以后犯罪。”

“这有什么好犯罪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陆文轩每当要发表高论的时候,喜欢抽上一根烟。其实他更希望能像诸葛亮一样遥遥羽毛扇,只是碍于那样太过另类,便以抽烟取代。抽上一口烟,陆文轩续道:“网络游戏可以让人释放一些犯罪****,比如偷窃。但人心之贪永无厌足。随着渐渐对这种游戏行为所带来的快感感到厌倦的时候,就会渴望更强烈的快感,以至于走上犯罪的道路。所以,过度的游戏,便会让人的心理被游戏影响,到最后,不是人玩游戏,成了游戏玩人。玩游戏就像男女行房,适量才好。”不管是什么事,陆文轩习惯于把最终的总结与男女之事联系在一起。

江怡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陆文轩,愣了一会儿,道:“好像有点道理。”

“嘿嘿,那是自然。我说的话基本都是有道理的。”

“不对,姐夫说你说的话都是歪理邪说。”

“屁!就算是歪理邪说怎么滴?本人靠着这些歪理邪说,曾经俘获了无数痴情少女的心。”陆文轩笑道:“你以为人妻杀手的名号是浪得虚名吗?”

陆文轩此言非虚,大学时代的陆文轩,经常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女生在震撼之余,往往会对陆文轩充满敬意,陆文轩也俨然成了一个“迷倒千万少女”、“内涵十足”、“满腹经纶”的高人。

江怡在学校里虽然只有半年,但也早已听说了许多关于陆文轩以及卧龙岗八虎的传说。嗤嗤的笑了一声,道:“知道你厉害,行了吧。”

陆文轩故作谦虚的道了两声“过奖过奖。”看看外面天色,又问道:“你还不回学校?天都这么晚了。”

“晚了就不回去了呗,我就住这儿了。”江怡摆弄着鼠标说道。

“夜不归宿,不太好吧?”

“那有什么不好的,现在这么晚了,万一路上遇到什么****之类的,岂不糟糕。”

“不会的,据我分析,冬天****案的案发率比夏天低的多。主要因为冬天女性穿的比较严实,不容易诱发****的犯罪心理,而且冬天的棉衣也不好脱。”

“那我也不走,今晚上我要跟表姐促膝长谈。”

正说着,安舞阳和孟洁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安舞阳脸上带着笑,孟洁则表情淡然。

看到陆文轩回来了,安舞阳笑道:“正好,文轩,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好耶。”江怡从椅子上跳起来,“姐夫真好。”

安舞阳笑了笑,“都上大学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人家才十八岁,当然是孩子了。”江怡脸上挂着天真的笑。

“呦嗬。”陆文轩一脸的难以置信,“一直以来,我每每遇到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我都把他们当孩子看,他们往往会说‘我都十八岁了,不是孩子’之类的话,你倒好。”

江怡嘻嘻的笑着,“在你们两个这种总以为自己很成熟的人面前,我不当孩子行吗?”

安舞阳大笑了两声,道:“别贫嘴了,快走吧。”

陆文轩摆摆手,道:“我回来的时候吃过了,你们去吧。”

“真的假的?”安舞阳问道。

孟洁看着陆文轩道:“别不好意思,都是好朋友。”

“我会不好意思吗?咱的脸皮可是身经百战的。”陆文轩笑道,“你们去吧。”

安舞阳无奈的笑笑,看了看陆文轩的眼睛,又看着江怡道:“走吧。”

待三人走后,陆文轩泡了一碗泡面,趁着泡面的空挡,找了个算命的网站,占了一卦。人在要做大事的时候总喜欢问问“神的意思”,陆文轩尽管一直自居无神论者,但在明天即将为了自己的前程迈出关键一步的时候,也不禁想得到“神的眷顾”。

下下签。

陆文轩觉得抽签这东西大概不准确,还是祈求上帝的帮助比较好。祷告了一番,没有得到上帝的回应。陆文轩不禁感慨。上帝太忙,没时间理自己。毕竟每天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多人要跟上帝废话,上帝就算法力通天,也忙不过来啊。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陆文轩终于决定还是靠自己的努力换取成功比较实际。毕竟自己也没有给上帝帮过什么忙,上帝没理由来帮自己。同时他也怀疑,上帝这么个无所不能的神,是否需要自己一个屁民的帮助。

吃完泡面,陆文轩准备睡觉。可在床上辗转反则,终究睡不着。对忽然想到的那个信心十足的生财之道,又开始缺乏信心了。想来想去,陆文轩决定给气象学家打个电话。

拨通气象学家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优雅的问候。

“刘大师,最近可好?”陆文轩笑问。

“好与不好只是相对的,像我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基本没有不好的时候。”

“得了,别跟我玩这套。我有事请你帮忙。”

“但说无妨。”

陆文轩苦笑。对于刘大师总喜欢冒充古人的说话方式,陆文轩总也难以习惯。“你不是会算什么流年流日嘛?我的八字你还记得吧?给我算算,明天我运气咋样?”

“嗯?你不是不信这套吗?”

“嘿嘿,明天要去相亲,这终身大事啊,不能不慎重。”陆文轩胡扯道。

“是吗?那先恭喜了。”刘大师笑道,“不会是别人的老婆吧?”

“怎么可能。”

“那不会曾经是别人的老婆吧?”

“我……”陆文轩特想骂人,不过终究压下了火气。“这个不清楚,不过也许将来会成为别人的老婆。”

“得,我给你算算。你等会儿打过来。十分钟。”

“行。”陆文轩挂了电话,想起了当年刘大师全神贯注的给室友们算命的情景,又想起了这家伙以算命为借口糊弄女孩子时道貌岸然的德性,忍不住笑了起来。

抽了两根烟,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陆文轩又打过去电话。

刘大师道:“从八字来看,你明天是吉凶参半,有好有坏。不过还算平淡,没什么太大的惊喜,倒也不至于有什么不顺。从紫薇星盘来看,明天你并没有桃花星影响,搞不好相亲是相不成了。另外,鉴于你小子习惯于胡扯的毛病,再结合你的命盘来看,你明天不是要相亲吧?老实交代,到底要去干什么?”

“嘿,大师果然不简单。明天我要做生意。”

“什么生意?”

“暂时保密,你就说怎么样吧。”

“嗯,吉凶参半啊兄弟。要知道,人的一生没有绝对顺利的,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明天你命中有煞星守命……”

“那就是不顺了?”

“也不是,对宫太阳高照,想来也不会太坏。”

“那是顺还是不顺呢?”

“我不说了吗?人的一生没有绝对顺利……”

“得得得!”陆文轩怀疑自己是不是跟江怡那个天真的小丫头说了几句话之后智商被传染的下降了许多,怎么就想到跟刘大师这个神棍求签了呢?“你小子也扯不出个所以然来。神助自助者,我还是靠自己得了。”

“这种心态就对了。人的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别扯了。”陆文轩哭笑不得,“噢,对了,阳开给你打电话没?下周聚会的事。”

“说了,到时候咱们见面再好好聊。”

“行,就这么说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