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合适的龌龊事

母亲病了,这几天一直在陪她打点滴。没有太多时间更新,所以也只能保证一天一更了。等过几天没事了会加快更新速度的。朋友们见谅。

—————正文—————

人无信不立。

陆文轩最大的长处就是向来遵守承诺,一旦应承下来的事情,就会坚决做到。正因为这个长处,尽管其经常不干人事,但认识他的人对交代给他的事情都很放心。也因为这个长处,陆文轩的前几任女友总是和他最多相处不到三个月便分道扬镳。

女人总喜欢男人对她们海誓山盟,哪怕明知那些海誓山盟很可能最终会成为空头支票。偏偏陆文轩又没有把任何承诺当成胡吹海侃的内容的习惯,从来不会随便承诺别人任何事,一旦承诺了,便会尽力做到。

既然承诺了安舞阳替他保守秘密,陆文轩自然不会把变身之事告诉孟洁。

被孟洁缠的没法,陆文轩堆出一副苦瓜脸,道:“等他回来你问他好了。”停了一下,又道:“反正是龌龊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要是不想让孟洁担心,又得有足够的“抽一晚上烟”的理由,也只能是“龌龊事”了。

孟洁闭着嘴巴不说话,面无表情又目光直直的看着陆文轩。

?无?错?小说 ..< 陆文轩被她审贼似的眼神瞅的不自在,起身道:“我累啦,要睡觉。你要是不想给我暖床,就赶紧出去吧。”

孟洁仍旧保持着注视陆文轩的姿势。

陆文轩头疼的厉害,正无法,安舞阳和江怡回来了。陆文轩仿佛看到了大救星,冲着安舞阳嚷嚷道:“舞阳!快来快来!你老婆非要看着我睡觉!”

“表姐!”江怡跑过来,扑到孟洁身上,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脖子,亲昵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安舞阳走过来,看看陆文轩,又看看孟洁,奇怪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下午不上班?”

孟洁道:“还不是担心你。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还不能跟我说?把我当外人吗?”

“好啊!姐夫!”江怡跟着添乱,“老实交代,背着我表姐干什么坏事了?”

“我能干什么坏事。”安舞阳走进来,在陆文轩身边坐下,又看看眼前三人,对孟洁道,“我真没什么,就是肚子不舒服。”

“嘁!这招骗骗我们老师还行……”江怡说罢赶紧捂住了小嘴,小心的看看孟洁,讨好的笑了。

孟洁把江怡放在自己双肩上的胳膊扯下来,问道:“你怎么没上课?”

“我……我肚子不舒服……我是真的不舒服。”江怡道。

“我也是真的。”安舞阳道。

孟洁横了安舞阳一眼,道:“文轩都跟我说了!”

“他说什么了?”安舞阳心里一惊,转脸怨恨的盯着陆文轩。

“我……”

“文轩你闭嘴!”孟洁娇喝道。

陆文轩没脸没皮的笑笑,又一本正经的拍了拍安舞阳的肩膀,道:“兄弟,不就是一件龌龊事嘛,男人谁还不犯错误,你就老实交代吧。”

安舞阳和陆文轩相处了四年半,陆文轩哪怕只是给了他一丁点提示,他也能够心领神会。沉重又看似颇为自责的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吧……唉,文轩,还是你说吧。”他实在想不出要说出什么龌龊事来,才能消除孟洁的疑虑,并且不让她生气。干脆就把这个皮球踢给了陆文轩。

踢足球陆文轩不擅长,但要说起踢皮球,陆文轩可是高手,看多了官场小说和电影,踢皮球的技术早就无师自通了。“这个……你叫我一个正经男人怎么说得出口,还是你说吧。”

安舞阳心里大骂,陆文轩自称正经男人,就好比猪八戒自称帅哥一样让人难以接受。“我不是好意思嘛,你说吧。”

“这种事……唉,那么丢人的事我也不好意思说。”

安舞阳一听,又看到孟洁越皱越紧的眉头,心说坏了。要是这皮球再踢来踢去的,那自己这“龌龊事”也会越来越“龌龊”了。可要用什么样的“龌龊事”来交差呢?安舞阳想不出来。他相信,陆文轩这家伙鬼点子多,肯定能给自己解围。转脸看着陆文轩,“兄弟,你说吧。”眼神中的哀求之意流露出来。

陆文轩良心发现,不忍心看着安舞阳作难。想了一下,叹气道:“孟洁,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吧。”孟洁表情淡然起来,手却不自觉的抓住了江怡的手。目光看着安舞阳,隐约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安舞阳却仍旧看着陆文轩,心里暗暗祷告:文轩啊文轩,你可别把我推火坑里。

陆文轩摇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昨天……昨天舞阳去了……去了那种地方。”

安舞阳脸一下子就青了,转眼看到孟洁冷静的可怕的表情,想要辩解,却又无奈的垂头丧气。

“哪种地方?”江怡眨着眼睛看着陆文轩,不解的问道。

陆文轩道:“就是你将来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又找不到大款****,还想享受有钱人的奢侈生活。‘逼不得已’很可能会去的地方。”

“噢,我明白了。”江怡撇撇嘴,看着安舞阳的眼神也变了。

孟洁咬着下唇,良久,才问道:“为什么?”

“我……”安舞阳不知如何作答。

陆文轩替他解围道:“孟洁,你也想开点,男人嘛,谁还没有把持不住的时候。他已经知道错了嘛。浪子回头金不换,一晚上都没睡着,这种人品多难得啊。换做是我,肯定睡得比平常还香。”见孟洁没什么反应,陆文轩咬咬牙,为了帮安舞阳,他不得不往自己身上抹黑。“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拉着他去的。你也知道,我一个单身男人,每天只能看看限制片望梅止渴,多不容易啊。”

孟洁眼中有泪水打转,忽然站起身,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表姐!”江怡追了上去。

安舞阳也要追上去,陆文轩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你坐下。”

安舞阳打开陆文轩的手,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说道:“你小子,说什么不好!怎么说这个?”

陆文轩笑了笑,道:“放心,没事的。”

“这还没事?她都哭了。我跟她认识这么久,从来没见她哭过。”安舞阳心疼的不得了。孟洁很多时候比男人还坚强,就算是被老板当着许多人的面骂的狗血淋头,她都没有哭过。一个几乎没有哭过的女孩儿忽然落泪,总会让她的男人心如刀绞。起码的,这样的女孩儿的眼泪,比之那种经常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孩儿的眼泪更容易博得同情,也更容易得到她的男人的怜爱。

陆文轩点上一支烟,又递给安舞阳一根,笑道:“孟洁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你放心,让她安静一会儿,再去忏悔一下就没事了。”

“可能吗?这么大的事儿……”

“你要是女人,她要是男人的话,那就不可能。但关键是你是男人。古时候男人有三妻四妾很平常,大多女人都会认同。现在虽然不能三妻四妾了,但男人的****被原谅的几率比女人****被原谅的几率大的不止百倍。这一论点,在男人和女人认知中都适用。”陆文轩故作优雅的笑着,要是再有一把羽毛扇,便有点诸葛亮的神韵了。“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孟洁虽然优秀,但也难以脱俗啊。”

安舞阳把烟含在嘴里,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嗯……有道理。”

“嘿嘿。”陆文轩被夸了一句,又开始喘了起来,“你犯了错误,不像很多男人那样隐瞒并且心安理得,而是抽了一晚上的烟,夜不能寐,可见‘悔恨’之深,也可见你爱孟洁之切。孟洁又不傻,仔细想想,反倒会更加爱你的。”

“你这个推论就有点不靠谱了吧?”

“事实胜于雄辩,等着吧。”陆文轩吹嘘道:“咱研究心理学多年,泡妞无数,也被妞泡了无数次,对女人的心思早就了如指掌了。”

“切。”

“啧,我就不明白了,你把真相告诉她不就得了,又不是外人。”

“嘘。”安舞阳吓了一跳,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你不会明白的。当你有了心爱的女人之后,你也不会把自己得了绝症的事情告诉她的。”

“这也不算绝症吧?”

“在没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就是绝症。”

“嘁,想开点,男人嘛,天塌了也该昂首挺胸,不就是变身嘛。又不是要死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安舞阳哼唧道。“男人的安舞阳,就快要死了。”

“别愁眉苦脸的,要乐观一些。”陆文轩说罢站起身,拍了拍屁股,道:“等会儿你去敲门,诚恳的认个错,这事儿就结了。”说着就往外走。

“你干嘛去?”

“我有点事儿出去一趟。”

“什么事儿啊?”

“大事!”陆文轩嘿嘿直乐,“哥哥我就要发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