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痘痘要惹祸

大街上遇到美女主动跟自己打招呼,陆文轩心中一阵温暖。回过头来,看到眼前的女孩儿穿着一件雪白色羽绒服,戴着一顶同样白色的棉帽,肩上挎着一个手工编制的小坤包,脚上一双高筒带毛边的小靴子,淡蓝色的牛仔裤紧贴着****,裤腿被收在靴筒里。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裹的像只肥肥的小白猫。

陆文轩脸上浮起了一丝坏叔叔般的笑容。这个小女孩儿很讨陆文轩喜欢,除了她的名字。陆文轩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怡”呢?肯定居心****。

女孩儿姓江,单名一个怡字。陆文轩从来不喊她的名字,他觉得那样太吃亏。想起江怡刚才喊自己“人妻杀手,”陆文轩贱笑道:“嗨,人妻。”

“你才是人妻呢。”江怡嘟起嘴巴,微微仰头,看着陆文轩的眼睛,脸上泛起甜甜的笑。上上下下打量了陆文轩一眼,之后又围着他转了一圈,笑道:“原来以为你吹牛呢,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号称‘人妻杀手’。”

陆文轩嘿嘿的笑。“唉?你怎么没去上课?”

“要你管。”江怡坏坏的笑了一声,朝着刚才安舞阳离去的方向看着,问道:“刚才那是我姐夫吧?”

“嗯。”

|无|错|小说 .[][].<“我表姐在家没?”

“你表姐没在家你也不能干对不起你表姐的事情,你表姐夫定力很好,不像我这样容易被****。”

“去你的。”江怡吐了吐舌头,“坏蛋。”

“啧啧啧……”陆文轩嘴里啧啧有声,看着江怡,心里一阵舒畅。这个小女孩儿可爱的表情总能让陆文轩肮脏而邪恶的心灵变得纯洁一些,还能让他沮丧的心情好一些。要不是碍着老牛吃嫩草的舆论压力,陆文轩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向她下手。“丫头,要不要去叔叔家玩金鱼啊?”

江怡笑道:“好啊。”

“那走吧。”陆文轩笑了笑,领着江怡往家走。

江怡蹦蹦跳跳的走在陆文轩旁边,笑嘻嘻的说道:“真看不出来,XX大学里竟然许多人都认得你。”哧哧的笑了一声,续道:“那些学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把你这个‘人妻杀手’吹的天花乱坠。我们这些一年级生都把你当成了传说中的人物,有些花痴还懊悔没有早上一年学好见识一下你呢。”

“哈哈哈。”陆文轩大笑起来,甚为得意的掏出一根烟点上,优雅的抽了一口,吐一个烟圈,才道:“当初跟你说你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我可不是大言不惭。”

“嘿嘿,那你跟我讲下你的传奇故事呗。”

“还是不要了,万一你被我的英雄事迹吸引而爱上了我,那岂不是很麻烦。”

“怕什么,你是人妻杀手,我又不是人妻。”

“我改行了,改成小女孩杀手了。”

“吹牛!”江怡冲着陆文轩伸出两根食指,向下点了点,“虽然你很帅,可也是老帅哥了,我对你才没兴趣。”

“倒也是。”陆文轩心中感慨,有感而发道,“岁月催人老,青春不留痕。一转眼,我在你这样的美女面前就成‘老帅哥’了。”话锋一转,又道:“难道你不觉得男人越老越有味道吗?”

“我又不是缺少父爱。”江怡笑道。

“那肯定母爱泛滥,喜欢小白脸。”

“就是喜欢小白脸,气死你。”

陆文轩啐了一口,心里大为不爽,同时,昨天早上的那种危机感又一次悄然出现。不止要创业,还要赶紧找个老婆。不然等哪天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小白脸之后,自己也老的没资格做小白脸了。

啪!

陆文轩脸上被一个雪球砸了一下,不远处传来江怡开心的大笑。陆文轩抹了一把脸上的雪,看到路边不知是谁堆的一个雪人,走过去,把雪人的脑袋掰了下来,看着江怡嘿嘿直笑。

江怡大叫一声朝着白云小区的方向跑去,陆文轩一手托着雪人脑袋一手扶着它,追出几步,口中大喊,“三分归元气!”说罢把雪人脑袋朝着江怡抛去。

两人互相扔着雪球,打打闹闹的回到了白云小区的住处。

陆文轩用钥匙打开门,安舞阳不在客厅里。

“舞阳?你小姨子来了。”陆文轩喊道。

“姐夫!快开门!”江怡跑到安舞阳的房门外拍门喊道:“不请客就捣蛋。”

陆文轩笑呵呵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看着江怡。他忽然想,自己要是个大款,****一个江怡这样的小女孩儿倒也不错。

安舞阳打开门,看到江怡,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小江啊,你怎么没上课?”安舞阳也不习惯于喊江怡的名字,一直叫他小江。

“肚子不舒服,请假了。”江怡眨了眨眼睛,看到安舞阳脸上的黑眼圈和一脸的倦容,绷着嘴笑道:“总不会纵欲过度吧?”

安舞阳苦笑,伸手在江怡额头点了一下,“小孩子懂什么。”说着走到陆文轩对面坐下来,看到陆文轩看着江怡的色眯眯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你的牙口不是挺好嘛,不至于沦落到要吃嫩草的地步吧?”

“安兄此言差矣,如今嫩草很抢手,牙口不好根本抢不到的。”

江怡笑嘻嘻的在安舞阳旁边坐下来,歪着脑袋看着陆文轩,道:“咦,你脸上起了痘痘。”

陆文轩愣了一下,“是吗?”

“嗯,额头上。”

陆文轩伸手摸了一下额头,果然摸到了一个小痘痘。叹气道:“没办法,谁叫咱是单身呢。”

“单身就长痘痘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根据我的研究,人之所以长青春痘,就是欲火不得发泄,憋出来的。当年你姐夫满脸都是青春痘,一张脸坑坑洼洼不堪入目。后来跟你表姐****了,你看现在,他的脸比你的脸还白净。”

安舞阳气的连连摆手,对江怡道:“你别听他胡扯,姐夫我从来就没长过青春痘。”

“没长过青春痘属于肾虚……”陆文轩话未说完,便被安舞阳踹来的脚打断了。

安舞阳气道:“你就不能正经点儿,小江还是个孩子。”

“都上大学了还是孩子?”陆文轩属于你越说他咳嗽他越喘的类型,扫了江怡的胸部一眼,道:“胸部都那么大了。”

“滚!”江怡笑骂道:“去死吧。”忽然站起来,手掌伸开,朝着陆文轩的肩旁推来,“看我的如来神掌!”

“啊!”陆文轩装模作样的惨叫一声,嘴里还噗了一声,像是吐了一口血,“江女侠好身手。”看到江怡开心的笑脸,陆文轩脑中忽然灵光一闪。猛一拍大腿,道:“有了!”

“谁有了?”江怡问。

“我……我是说我有主意了。”陆文轩一手成掌一手成拳,互相击打了一下,心情大好,“哈哈!老子要发财了!”说罢又疯了一般大笑起来。

压抑了这么久,忽然想到了创业的点子,也难怪陆文轩兴奋异常。

安舞阳讪笑道:“发财不敢说,发疯倒是快了。”

“嘿。”陆文轩心情大好,也不在乎被安舞阳嘴上沾点便宜,看着江怡,忍不住跟她开玩笑道:“看到你,我想起了凤姐。”

“切。”江怡看着陆文轩,等着他后面的话。

陆文轩叹气道:“我记得凤姐曾经跟一个男人开玩笑让他滚,让他去死吧。因为这事儿,后来在一个电视节目中,凤姐被一个道德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在想,凤姐要是有你这番姿色,大概就不会被骂了。唉,凤姐也怪可怜的。”

江怡坏笑道:“看来你真的是憋坏了,连凤姐的主意都打。”说着把坤包放在****上,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了一瓶东西,扔给陆文轩,道:“每天抹抹这个,皮肤会好一些,痘痘自然会不见了。”她还真有点相信陆文轩关于“痘痘憋出来”的歪理邪说,并且怀疑要不赶紧治,陆文轩帅气的脸很可能会被痘痘霸占。

陆文轩看了看那瓶子,原来是瓶护肤霜。“女用的啊!我才不用。”

“外行了吧。”江怡笑道,“女用的才滋润嘛。现在不是小白脸当道嘛,用女用化妆品的男人多了。”

“我又不想当小白脸。”

“那皮肤好一点也没什么吧?”

“说的也是。”陆文轩觉得江怡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大概没有人会认为坑坑洼洼的脸比白白净净要好。

江怡转脸看着安舞阳,道:“姐夫,我饿了,请我吃饭吧。”

安舞阳笑了笑,道:“好。”说着站起来,看着陆文轩道:“文轩,一起去吧。”

“不了,我还要构思下我的大计划。”陆文轩笑道,“你们去吧。”

“那我给你带回来,想吃点什么?”安舞阳问。

“不用,想起我的大计划,我哪还有吃饭的心情。”陆文轩笑着站起来,“你们去吧。”

“那好吧。”安舞阳轻轻推了一下江怡的肩膀,道:“小丫头,走吧。”

江怡朝着陆文轩摆摆手,笑道:“人妻杀手,拜拜。”

“再见,人妻。”陆文轩失声笑了,看着两人出去。笑容收敛,喟然叹气。回到房间,泡了一碗泡面。

这半年来,自己没有工作,房租水电都是安舞阳和孟洁出的,平时还经常跟他们蹭饭。尽管他们都没有说什么,陆文轩心里却一直很不舒服。就算是好朋友,他也不想老是这么占便宜。

人常说三十而立,陆文轩二十好几了,还不知道该朝哪立。不过幸好今天灵感突来,搞不好还能发笔小财。在陆文轩看来,灵感这东西好比鸟屎,能正好落在自己头上,那真是太难得了。他怕自己一转眼再把这来之不易的灵感给忘了,拿出记事本,把刚才想出的主意记在了本子上。

吃完泡面,陆文轩想起了江怡给自己的那瓶护肤霜。摸了一下脸上的痘痘,又拿起镜子照了照,发现这痘子长的还挺碍眼。想了一下,起身去了卫生间,认认真真把脸洗干净了,回到房间,拿起那瓶护肤霜,倒在手心上一些,和匀了,抹在了脸上。

外面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陆文轩愣了一下,以为安舞阳和江怡回来了,心说吃的那么快?

不大会儿,敲门声响起,“文轩?”是孟洁的声音。

“进来。”

孟洁推门进来,“舞阳呢?”说罢看到陆文轩正用双手在脸上抹着什么。

“跟你表妹出去吃饭了。”陆文轩笑道,“你小心点,家贼难防,别被你表妹把老公偷走了。”

孟洁习惯了陆文轩的胡扯,只是笑笑,走到近前,看到了陆文轩面前的桌上还没有盖上盖子的那瓶护肤霜。女性专用的护肤霜,孟洁也用这个牌子的。奇怪的看了一眼闭着眼睛抹护肤霜的陆文轩,孟洁抽了一下嘴角,她想起了好像陆文轩对变身小说还颇有些喜欢。难道说……

“你怎么回来了?”陆文轩睁开眼,又搓了搓手,试图把手上的油腻匀干。

“还不是担心舞阳,他昨晚上****没睡,地上都是烟头。”孟洁忧心忡忡的在陆文轩的床上坐下来,对陆文轩道:“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他有事还能不跟你说?你们可是睡一张床的。”

“那不同,你们是好朋友。有些事朋友之间能说,恋人之间是不能说的。”

“那肯定是龌龊事。”陆文轩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