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跑了和尚跑了庙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陆文轩惯用的思考方式,但与安舞阳一起相处了四年多,陆文轩相信安舞阳还不至于跟自己开这种把药藏起来让自己找的低级玩笑。

安舞阳同样不认为在自己遭受变身厄运的时候陆文轩还会没心没肺的跟自己开玩笑。

两人在陆文轩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终究还是没有找到那盒“青春传说”。本就乱七八糟的房间,如今更是狼藉不堪入目。就连藏在桌底下半年之久的垃圾都被两人捣鼓了出来。

坐在床上,两人面面相觑,心底莫名的腾起一股恐惧感。

诡异的药丸不翼而飞,像是一部灵异小说的情节。

“会不会是孟洁拿走了?”陆文轩看着安舞阳,猜测道。

安舞阳肯定道:“孟洁才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陆文轩默然点头。不知是找东西找的累了,还是今天的气温比较高,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陆文轩的额头慢慢的渗出了丝丝汗迹。

他清楚的记得,昨晚上,自己确实是拿着那药睡着的。即使晚上睡觉不老实,那药也顶多是掉在地上,断然没有可能离开这间房子。

难道是有贼人夜入民宅?这似乎不可能,因为自己放-无-错-小-说-.--<>

陆文轩越想越心惊,脑海中刻画出了一个自己熟睡时慢慢靠近自己的诡异的黑影。病急乱投医,陆文轩道:“要不……找‘气象学家’来看看?”那家伙号称精通五行八卦阴阳宅以及捉鬼驱魔,也许能帮上点忙——如果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鬼怪灵异的话。

安舞阳沉吟道:“还是……还是不要声张了吧?”一个男人即将要变成女人,安舞阳不知道旁人会怎么看自己。哪怕是最好的朋友——安舞阳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陆文轩看自己时的眼神与往日有所不同。所以,还是暂时保密的好。“人多口杂……我们还是先去那家药店看看吧?”

“也好。”陆文轩赞同道。毕竟鬼怪之说太过离谱,而且根源也在那盒诡异的药丸。那药虽然不见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那店铺总该还在。不过,也许……

顾不上洗漱,陆文轩穿上衣服,跟安舞阳下了楼,朝着那家成人用品店走去。

日上三竿,冬日的太阳像是阳痿的男人,丝毫没有阳刚之气。

昨晚上下了整夜的雪,路面积雪更甚。一脚踩在雪上,没了脚踝。雪虽厚,却挡不住要出行的人。路上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人声车鸣混合着各种噪杂的声音,整个世界显得乱七八糟,而陆文轩和安舞阳的脑海中,却安静异常。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人在深度的思索一件事情的时候,脑神经往往会自觉的屏蔽外界的一切。

陆文轩点上一根烟,闷头抽着。曾几何时,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够遇到什么奇遇,像小说中的人物一样有个别样的人生。而如今遇到了这样的奇遇,他却更希望能像之前一样继续过普通的生活。——或者说这样的奇遇对于陆文轩的生活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仍要为了事业和生存去打拼,仍要为了一日三餐而斤斤计较。与以往不同的,只是多了一份烦恼。

“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孟洁。”安舞阳忽然说道。

陆文轩没有吱声,却点了点头。

“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安舞阳道。

想起孟洁,安舞阳心里又是一阵烦躁。如果自己变成了女人,那自己又该把孟洁置于何地?转脸看看若有所思的陆文轩,安舞阳恶狠狠的说道:“你别想让我把孟洁让给你。”

陆文轩不屑道:“孟洁又不是你的私有财产,自然轮不到你让不让。”笑了笑,又道:“放心,本人是不会对朋友趁火打劫的。等哪天你彻底变成了女人,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安舞阳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明白陆文轩说的是不会对“泡妞之战”手下留情,但他这话听在耳中,总觉得有些别扭。而且安舞阳也很怀疑陆文轩说的这话是不是一语双关。对孟洁不留情,对变成女人的自己也不留情?

安舞阳警惕的看了陆文轩一眼,下意识的往旁边闪开一些。他怀疑陆文轩也许因为大学期间被人认为是“人妻控”,一直找不到老婆,心理已经压抑的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陆文轩没有注意到安舞阳的小动作,“孟洁呢?”

“上班去了。”

“你怎么没去?”

“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去上班吗?”

“倒也是。”陆文轩叹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邪恶的问题。嘿嘿一笑,朝着安舞阳靠近一些,正要说话,却看到安舞阳往旁边闪开了一些。

看到安舞阳躲避****一样的神态,陆文轩气的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撇嘴一笑,道:“你放心,阳开说要给我介绍个日本妞的,本人还不至于饥不择食的抓起大便充饥。”

“你才是大便。”安舞阳气道。

陆文轩懒得跟他斗嘴,岔开话题道:“我在想,行房会加速变身,而吃了那药之后,****又会日益强盛……深受毒瘾又知道吸毒的危害,不知安先生可有自行戒毒的毅力和定力?”

“呃……”被陆文轩一提及,安舞阳立时又感觉到了金枪不倒的苦处。饮鸩止渴的傻事,安舞阳是断然不会做的。“我对自己的毅力和定力有信心,不像某人,看个限制片就激情澎湃。”

“希望如此啊。”陆文轩阴阳怪气的说着,扔掉烟头,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成人用品店招牌又道:“喏,到了。”

两人不再废话,快步穿过马路,径直来到那家店门口,看到下拉的卷帘门和那门上“暂停营业”的小牌子,一时愣在当场。

小牌子和卷帘门下沿上落了许多雪,可见这两天一直没人动过。

“走吧。”陆文轩的声音淡然而无力。店铺仍旧关着门的事实,对于他来说,并不会感到太过惊讶。来之前他心底就猜测很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情。

跑了和尚跑了庙,这下麻烦了。

两个年轻的男人步履沉重的走在满是积雪的路上,俱是神态凝重,不言不语。

“呵。”安舞阳忽然笑了,笑的莫名其妙。

看着安舞阳的笑脸,陆文轩心中猛然一痛,为自己的好友竟然遇到如此厄运而悲哀。喜极而泣,悲极而笑,人类,还真是复杂的动物。“想哭就哭吧。”陆文轩道。

听到陆文轩的话,安舞阳笑声更甚。“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竟然还真有变身这种事……实在是……啧啧……”笑容渐渐走样,最后变成了苦闷和痛苦,“可他奶奶的为什么偏偏是老子遇到了这种事呢?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老子从来没干过什么缺德事,却这么倒霉。你小子整天没干过人事,不是意**大街上的美女就是惦记别人的老婆,该变身的是你才对!”

陆文轩心中的悲哀立时转变成了愤怒,他觉得自己刚才的“同情”简直是爱心泛滥,像安舞阳这样诅咒自己的朋友的人,一点也不值得同情。冷哼了一声,陆文轩道:“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过。”

安舞阳也冷笑起来:“替‘不公平’说话的人,不是‘不公平’的制造者,就是懦夫。”

“得,我不跟你计较。”陆文轩觉得自己该宽宏大量一些,安舞阳都遭此不幸了,被他嘴上沾点便宜也没啥。朋友是什么?不就是在你有困难的时候给你帮助,在你有烦恼的时候供你发泄的嘛。

陆文轩双手抱住头,停下来道:“来吧。”

“什么?”

“我是一个发泄球,除了我英俊的脸和下半身以外,你可以尽情发泄。”

安舞阳愣了一下,轻咬了一下下唇,伸手在陆文轩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插在口袋里,默然前行。

陆文轩垂手站立,看着安舞阳的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此时的他很像是一个流浪汉。孤独、无助、对生活失去希望……

“你要坚强啊。”陆文轩心里默默的想着。“也许还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或者会找到办法解除变身的。”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陆文轩打了个哆嗦。

“嗨!人妻杀手。”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陆文轩背后响起。

陆文轩愣了一下,没有回头他就知道,身后的人是自己的校友,XX大学一年级新生,孟洁的表妹,一个可爱的女孩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