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变身证明

安舞阳面无表情的目送陆文轩进了房间,又转脸看看窗外白茫茫的雪,漠然转身,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轻轻推开门。摸索着走到床边,看到孟洁已经睡着了,才松一口气,在床边蹲下来,静静的看着孟洁恬静的脸庞。

迷离的黑夜,却让人的思绪倍加清晰。

安舞阳伸出手,轻轻的放在孟洁的脸上,慢慢摩挲。他明白,眼前的女孩儿不是那种不识大体只会撒娇的小女人。她几乎没有可能会跟自己开那种类似“变身”的玩笑。

而陆文轩虽然人品下贱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平时总会开一些过分的玩笑,但这次自己的胡子掉了是事实,胸部大了似乎也是事实。

这样说来,变身,或者是真的。

沉重的呼出一口气,安舞阳脱掉鞋子上了床,坐在床头,一手搭在孟洁的脸上,一手点上一支烟。

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思绪像黑夜的游魂,飘荡不安。

******

黑色的夜晚,给了陆文轩黑色的良心。

龇牙咧嘴的坐在床头抽着闷烟,紧握的拳头轻轻捶打床铺。

“奶奶的!难道老子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变吧变吧!赶紧变成女人!等你变成女人了,老子把你《无》《错》小说 .Q.C<>

扔掉烟头,钻进被窝里躺下。辗转反侧,又良心发现的叹了一口气。好歹朋友一场,当年还曾经一起嫖过小姐,一起偷窥过女生宿舍,一起打过架,一起泡过妞……他不信任咱,咱也不能见死不救。

陆文轩决定明天再去那药店看看,找到那药店老板,也许还有解救的办法。

想到药店,陆文轩又想起了那个名叫“青春传说”的药,伸手在床上摸索了一阵,找到了那药。拿起来放到眼前,看了好大一会儿,嘴里啧啧有声,低声自言自语:“神奇!太神奇了!”

这么神奇的药丸,会是谁炼制的呢?是那个药店老板吗?还是另有其人?他炼制这种药又是为了什么?又为什么要卖给自己呢?

依靠现在所知的信息,陆文轩连瞎猜都没有根据。迷迷糊糊间,沉沉睡去。

晚上陆文轩做了一个梦,梦见安舞阳变成了一个超级大美女,梦见变成女人的安舞阳和孟洁都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安舞阳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非要亲自己。

一个男人变成的女人,陆文轩实在没什么兴趣,即便她现在美若天仙。正如被安舞阳拿进厕所掏大粪的饭盒,即使洗的再干净,即使经过世界上最高级的消毒技术消过毒,哪怕是重新回炉再造出来成为新的饭盒,但只要想到它曾经掏过大粪,陆文轩仍然没兴趣用它来吃饭。

陆文轩想要亲孟洁,却被安舞阳把脑袋硬掰过去。安舞阳说,“口水流出来啦。”说着撅嘴亲过来。陆文轩躲闪不及,被亲了个正着。

陆文轩试图打开安舞阳掰着自己脑袋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动。安舞阳得寸进尺,竟然把舌头伸进了陆文轩的嘴里。陆文轩大惊,心想难道男人的舌头都是这么又硬又冰?安舞阳的舌头一点也没有舌头的感觉,简直像块金属制品。

陆文轩恼了,尽管他一直有着颠鸾倒凤的性幻想,但在他的性幻想中,对象绝不是男人变的女人。怒极攻心,便恶向胆边生。陆文轩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使劲去咬安舞阳的舌头。

“哎呦!”陆文轩惨叫一声,牙齿被铬的生疼。

“哎呦个屁,快起来!”安舞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文轩睁开眼,看到了站在眼前的男人的安舞阳,也看到了安舞阳伸进自己嘴巴里的一只金属勺子。

安舞阳把勺子从陆文轩嘴巴里拿出来,看了看勺子上的一排明显的牙印,看着陆文轩,道:“好牙口。”

陆文轩重新闭上眼睛,抹了一把口水,又捂了捂嘴巴。再度睁开眼,看着眼圈有些发黑的安舞阳,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

安舞阳把勺子丢在桌上,在陆文轩的电脑椅上坐下来,看也不看陆文轩,道:“那药呢?给我看看。”

“你……相信了?”

“嗯。”安舞阳双手捂着脸,使劲揉了两下,放下手,转脸看着陆文轩,道:“我发现我这里好像又大了一些。”安舞阳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的表情很囧。

陆文轩抽了一下嘴角,看了看安舞阳的脸,视线下移,落在了他的胸部。皱眉道:“看起来还是那么平坦啊。”

安舞阳鄙夷的看着陆文轩,心说你不就是想看看稀罕吗!伸手解开衣服,把胸部展示给陆文轩看。

陆文轩看到安舞阳的两胸上横着画着一道黑色的线,看起来颇为诡异。揉掉眼屎,再看去,确定不是自己眼花。“这条线是……”

“昨晚上我自己画的。”安舞阳脸色沉重,“你看,原本连在一起的黑线,现在好像被刀切了几十几百下一般。”

陆文轩坐起来,朝着安舞阳的胸部靠近一些。细看之下,果然像安舞阳所言。与其说是一条线,倒不如说是几十几百个黑点来的恰当。这些黑点连在一起,组成了一条虚线。尽管每两个黑点之间的距离不明显,但若仔细看去,仍然可以看到毛发宽度一般的缝隙。

就如人体膝盖上的皮肤一样,在人体快速成长的时期,膝盖处的皮肤上总会出现一条条类似裂缝的条纹。而安舞阳胸部的发育速度,比之正常人的成长期的成长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

这条变成虚线的曾经的直线,无疑就是安舞阳正在变身中的最好的证明。

这样快速发育的胸部,陆文轩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像一个古董爱好者忽然看到了一件古代宝物一般,陆文轩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

安舞阳打开陆文轩的手,气道:“正经点。”

“我有不正经吗?”陆文轩抬着眼皮看了看安舞阳。

安舞阳穿好衣服,盯着陆文轩的眼睛,“这下你高兴了吧?”

“高兴?我有什么可高兴的?我对你又没有兴趣,你是男人是女人我都不想上你。你变成女人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我变成女人你就可以跟孟洁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啊。”安舞阳阴阳怪气的说道。

陆文轩苦笑,“说的好像我们曾经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了一样。”摆摆手,又道:“如果我要跟孟洁在一起的代价是我最好的朋友变成女人的话,那我还是退出这场竞争好了。”在至今还没有真正深爱的女人的单身男人陆文轩看来,朋友比女人更重要。

“哼哼。”安舞阳冷笑,“孟洁说的果然没错,你小子根本就不爱她。”

陆文轩愣了一下,感叹道,“孟洁还真聪明。”之后又厚颜无耻的说道:“你说的都是废话,她又不爱我,我为什么要爱她?等她爱我了我再爱她也不迟。”

“那你还追她?”安舞阳怒道:“不只是追,还常常****她!”

“我只是理智的认为她很适合做我老婆。理智,懂吗?就是理性和智慧。”陆文轩丝毫没有惭愧的意思,“她要是爱上了我呢,我也可以用比她给我的更多的爱去爱她。如果她不会爱上我呢,我就当是练习一下****技术了。”贱笑了一声,又道:“你知道吗?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学会****,而不是被****。”

“滚!”安舞阳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像陆文轩这样对爱情理性到极点的男人,真不知是该说他冷血还是说他成熟。

陆文轩笑道:“该滚的是你,这是我的房间。”

安舞阳愤然起身,正要“滚”出去,又返身回来,重新坐在椅子上,道:“药拿来我看看。”

陆文轩嘿嘿一笑,道:“别动怒,生气会加速变身的。”说着夸张的伸了个懒腰,低头寻找那盒“青春传说”。

扫了一眼床上,没有发现药盒,又掀开被子,仍然没有找到。

“咦?”陆文轩心下奇怪,趴在床上勾着脑袋往床底下看,床下除了几双鞋子之外,再无其他。

“怎么?”安舞阳皱眉问道。

陆文轩坐下来,看着安舞阳道:“你要是拿了就别耍我。”

安舞阳双眉紧锁,郑重道:“我没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