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胸肌变大了

“那不得了,少废话多做事。”安舞阳说道:“赶紧走,革命尚未成功!”

“嗯,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陆文轩想起那一个小时的路程,****不禁有些发软。不过既然看起来斯文秀气的安舞阳都没有叫苦叫累,自己自然没有服软的理由。

冬夜,依然寒冷。夜黑风高下,两个人影艰难前行。安舞阳为了心中执拗的复仇信念,陆文轩则仅仅是不想半途而废。陆文轩这一辈子,做的许多事情总是半途而废。所以他常常劝戒自己要有始有终,哪怕只是抬大粪。

汗不知何时渗了出来,陆文轩的呼吸也沉重起来。走了很长的一段路,陆文轩已经习惯了大粪的熏陶。正如出生于压抑社会的我们,总能因为时间的缘故习惯于压抑,或者因为能力的问题而不得不习惯。转头看看累的面色微红,面前腾着因为喘气而出现的白雾的安舞阳,陆文轩笑了。“哈哈,还记得大三那年冬天吗?不舍得坐出租车,我们抬着醉倒的气象学家走夜路回学校。喘的跟狗一样。”

安舞阳也笑了起来,“哈哈哈……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我记得那回他是因为失恋了才喝醉的吧?”

“嗯,他还哭得淅沥哗啦的说‘老子明知跟她八字不合,可最后理智终究 ..<>

站稳身子,陆文轩抚了抚胸,心有余悸的说道:“好在有惊无险。”

安舞阳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来,“小心点。”说罢又叹气道,“很怀念当年的生活啊。”

“彼此彼此。”陆文轩道:“对了,阳开说下星期聚一聚。”

“好啊。”往前看了看路,安舞阳道:“快到了吧?”

“嗯,还有两条街。”

“加油啊!”安舞阳握了握拳头。

“好!”陆文轩心中忽然豪情万丈,好像抬的不是大粪,而是一桶炸药,不是要去干龌龊事情,而是要跟老朋友一起去报仇雪恨杀人放火。

像是调皮捣蛋的顽童拿着弹弓要打烂欺负自己的同龄人家的玻璃,像是拿着木制的手枪与玩伴们在玩枪战,像是大学时代趴在窗口用望远镜试图窥视女生宿舍的光景……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在乎后果。我们任性的享受生活,任性的偶尔忘记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在讳莫如深的世界里,纵****生,快意江湖。——卧龙岗八虎之一,被其余七人戏称诗人的家伙如是说。

陆文轩忽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那四年大学生涯的喜怒哀乐,好似刚刚逝去,又好似只是很遥远的回忆。

两条街很快走过,白天那家面馆出现在眼前。昏黄的路灯下,不见一个行人,只有飞驰而过的车辆带来一阵阵凉风,让即将做龌龊事情的陆文轩和安舞阳内心激动莫名。

呼了一口气,两个好友相视而笑。

安舞阳道:“开始吧。”

“更待何时?”陆文轩笑。

安舞阳看看地上的桶,“得,还是我来,你小子,太懒了。”说着把拖把抽出来,递给陆文轩,又把桶盖子拿下来丢在地上。

陆文轩早已拿着拖把跑得远远的,他可不想被安舞阳泼出来的大粪溅在身上。

安舞阳深呼吸,调节好了身体机能之后,咬咬牙,提起粪桶,向后退了几步,又朝前走一步,再度提一口气,一手提着桶的把手,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纸,垫在手上托住桶底。想了一下,又快步走到那面馆的卷帘门前,让桶倒下一点,黄白之物缓缓流出,落在地上,又通过卷帘门下的缝隙流进里面。

一直猫着腰倒了半桶,安舞阳才站起来,后退几步,猛一扬桶,把剩下的半桶屎尿都泼在了卷帘门上。之后丢下粪桶,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满脸贱笑的朝着陆文轩跑去。

陆文轩把安舞阳的作案过程一点不落的尽收眼底,看到安舞阳跑来,笑道:“要是哪天悬赏十万捉拿你,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把你供出来。”

“安某人的命要是能够被悬赏十万,那死也值了!”安舞阳大笑。

“笑个屁。”陆文轩道:“此地不宜久留,开路姨妈死。”

安舞阳大手一挥,“Lt’sg。”

“我说日语你怎么对英文啊,不公整。”

“你不觉得‘Lt’sg’很有气势嘛?”

“我觉得‘n’更有气势。”

“你这是崇洋媚外!”

“你才是,我这是师夷长技以自强。”

……

据说第二天那店老板看到自己店铺的情景,气的差点昏倒。他怀疑是安舞阳和陆文轩搞的鬼,却又记不清二人长相,也不敢断定,毕竟自己平日太嚣张,得罪的人太多了。最后纠集了一帮弟兄,又报了警,试图寻找到作案凶手,但人海茫茫,想找凶手却是困难重重,终究不了了之。但直到这店老板死的那一天,仍旧念念不忘曾经被人泼了大粪的糗事。

后来,世界各地经常会出现泼大粪的案件。再后来,人们的脾气都消了不少,很少有人会嚣张的仗势欺人,也很少有人会得理不饶人,更很少有人会欺人太甚。服务事业的工作人员的态度也好的出奇。没有人敢卖假货,没有人敢嘲笑顾客,没有人敢不把顾客当上帝。

后来而已,后来也许就是明天,也许还很遥远,也许永远没有这样的后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晚上,安舞阳和陆文轩平安回到了住处。

洗了半个钟头,安舞阳仍旧觉得自己身上有股臭味儿,最后不得不把这股“臭味儿”归咎于心理作用。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怕吵到孟洁,也没有开灯,摸索着爬到了床上。

孟洁忽然一把抱住了安舞阳的脖子,嘻嘻笑道:“痛快了吧?”担心安舞阳,她一直没有睡着。

“嘿嘿,大快人心。”安舞阳脱下衣服,钻进被窝。

孟洁拥住安舞阳的身子,道:“好冰。”

感受着孟洁温暖的身子很舒服,但安舞阳不忍心享受这种舒服,推着孟洁,道:“离我远点,别把你冻坏了。”

“没事。”孟洁抱着安舞阳不撒手。

安舞阳笑着在孟洁唇上轻吻。习惯了漆黑,渐渐的能看到了孟洁柔美的容颜和闪亮而温柔的眼睛。“嘿,眼睛很亮嘛,滴了‘闪亮’?”

“我才不用那东西。”孟洁笑道,“听说周杰伦的眼睛原来很大,自从滴了‘闪亮’之后,眼睛就小成现在这样了。”

安舞阳失声而笑,紧紧抱住孟洁,坏笑道:“来不来?”

孟洁娇慎道:“还来?不要!你坏了身子以后倒霉的可是我。”

“来嘛来嘛。”安舞阳笑嘻嘻的翻身压在孟洁身上,低头吻她的唇。

孟洁怕安舞阳真累坏了,试图推开他,却终究没有他的力气大,最后只好认输投降。抱着安舞阳,翻身把他压在x下,孟洁笑道:“我来吧,忙活了半夜,肯定累坏了吧?”

“嘿嘿,还好。”安舞阳笑道。

孟洁俯身吻着安舞阳,身子慢慢下滑,双唇落在安舞阳胸口。吻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笑问:“以前没注意,忽然发现你的胸肌变大了呢。”

“是吗?”安舞阳笑了笑,伸手摸向自己胸口。

“嘿嘿,感觉不错,挺有安全感。”孟洁趴在安舞阳胸前,笑道。

安舞阳干笑了一声,脸色渐渐发白。他的脑海里闪现着陆文轩说的话:“胸部会慢慢变大。”

难道说……胸肌么,这么长时间了,公司里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没时间锻炼身体,胸肌难道还会无缘无故的变大?安舞阳越想越心惊。陆文轩这两天一直提及的一个词汇在脑海中抹之不去——变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