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扔一坨屎”升级版

陆文轩觉得腹中饥饿,又泡了一碗泡面,关掉小说网页,打开新闻,想了解下时事,顺便琢磨下创业思路。

不大会儿,安舞阳阴着脸推门进来,孟洁慌慌张张的跟在他身后进门,边一把拉住安舞阳,边道:“舞阳!你怎么还是小孩子脾气,不就是一根头发嘛,至于吗。”

“什么头发!搞不好是下面的毛!”安舞阳愤然说着,一把抓起了陆文轩放在桌上的泡面袋子。

陆文轩转脸看着气愤难当的安舞阳,道:“不可能,我看了,那根毛是直的,不可能是下面的。”

“呸!”安舞阳怒道,“那小子要是没穿过**裤的话,毛是直的也不稀罕!再说了,经过加热的毛,变直了也不是不可能。”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怎么生气了,可越想越认为那根毛很可能不是头发。越想越气,越气也就越盼着天黑。心烦气躁下,孟洁的劝解没有丝毫的作用。

“咳,怎么可能。他总不能用下面和面吧。”陆文轩苦笑。

“谁知道他是不是****。再说了,那小子那态度,太气人了!”安舞阳怒气冲冲的在陆文轩床上坐下来,拿起陆文轩放在桌上的烟,抽出一根点上,又看了看外面的天,眉头紧皱。

孟洁无奈,坐在[无_错]小说.Q.C<>

“是男人就更应该维护正义。好好教训一下这种地痞****!”安舞阳猛抽了一口烟,说道,“那么恶心的东西被差点吃了!还被当众恐吓!真是奇耻大辱!”

陆文轩道:“还好吧,好歹面熟了,高温消毒的……”

“闭嘴!”安舞阳打断了陆文轩的话。“还高温消毒了?我高温煮一锅屎你吃不吃?也高温消毒了!”

陆文轩用食指抓了抓鼻翼,不知该如果应对。

孟洁鄙视了陆文轩一眼,道:“还整天自称辩才无双呢,你就说服不了他?”

“这个……”陆文轩哀声叹气道,“所谓近朱者赤,陆某人辩才天下一绝,卧龙岗另外七虎与本人朝夕相处了四年,多少都受到了一些熏陶。虽然舞阳学习能力差了点,可他不是多跟我在一起半年嘛。”

孟洁哭笑不得,揶揄道:“近墨者黑吧?”

陆文轩嘿嘿的笑了一声,低头看到安舞阳篡在手里的泡面袋子,好奇的问道:“你拿着这玩意儿干什么?”说着端起了没有吃完的泡面。

“装屎。”安舞阳冷冷的说道。

陆文轩泡面递到了嘴边,又没胃口吃了。“你房间里不是也有泡面吗?还跑我屋里拿。”

“我房间里的垃圾每天都倒,泡面袋子都没了。”安舞阳道。

孟洁抱住安舞阳,哄孩子一般的笑道:“好啦,乖。大晚上的,咱自己又没车,你提着一坨屎,出租车能让你坐吗?”

“大不了走过去。”安舞阳拗着脾气说道。

“那可得走个把小时。”孟洁道,“就为了一坨屎,大冬天的走个把小时,值吗?”

安舞阳愣了一下,看看孟洁,忽然站起来,走了出去。不大会儿从卫生间提了个水桶回来。“那提一桶过去就值了。”

陆文轩嘴角直抽搐,看看同样表情的孟洁,道:“呵,这可是‘扔一坨屎’的升级版。”

孟洁拍了一下额头,对安舞阳没有任何办法。他要是不生气的时候,那是好的没谱,任你怎么逗他整他都无所谓,就像陆文轩整天把他整的筋疲力尽的,他都不会真的发脾气。不过他要是真动怒了,那可真是不得了。

既然劝不住他,那就由着他吧。看看陆文轩,孟洁道:“文轩,你陪他一起去吧,这么一大桶脏东西,他也提不了那么远。”

“累了他自己不就回来了。”

“可能吗?”

“呃……好像不可能。”陆文轩哼唧了一声,道:“那我也不去。大半夜的提着一大桶屎走个把小时……扯淡。”

安舞阳似乎也没指望陆文轩能跟自己一起去,“我自己去。”说着又提着桶走了出去,在客厅里坐下来,闷头抽烟。不停的看着时间,盼着早点到半夜。

陆文轩的房间里,孟洁叹了一口气,看着陆文轩,道:“你们可是多年好朋友,你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大晚上出去?”

“怕什么,又不是美女,谁还能劫他色?就算有……我更不能跟着他坏他好事了。更不会碰到劫财的,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谁还能去抢一桶屎。”

“不是怕他被那伙人逮到了嘛。万一……我一个女孩子,跟着也只能拖他后腿,不然我自己去了。”孟洁皱着眉向外看了看闷头抽烟的安舞阳,叹了一口气,低声道:“舞阳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脾气太差,倔的像头驴。”

“这叫执着。”陆文轩道。

“去。”孟洁横了陆文轩一眼,又道:“还有些小心眼……也不算,你们宿舍的室友整天跟他开玩笑,有些玩笑还很过分,他都不带生气的。”

“你懂什么。”陆文轩叹笑道,“你才跟他认识多久啊。我们都在一起四年了。我太了解他了。他啊,好朋友之间开开玩笑,他一点也不在乎。陌生人无意碰到他了,哪怕是像前年那一次,被一辆电动车撞了一下,他都不会生气。但要是有人恶意的欺负他,那可不得了。别说一个面馆老板,就是牛鬼蛇神,他也不会善罢甘休。老实人,拗脾气。这很正常。”

孟洁奇怪的看着陆文轩,道:“说的好像你跟他是夫妻一样,我倒成了小三。”

“在重感情的人眼里,老婆跟多年老朋友一比,还不就是小三吗?”陆文轩笑道。

安舞阳忽然在客厅里说道:“你别听他胡扯。”

孟洁终于意识到跟陆文轩闲聊实在很危险,这家伙满脑子的歪理邪说,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影响。冲着陆文轩伸出中指,站起来走了出去,来到安舞阳身边坐下,靠在他身上。打消了劝他的打算,道:“小心点,别被逮到了。”

“嗯。”安舞阳应声道。

陆文轩看着二人亲热的坐在一起,心里挺不舒服的。关上房门,深吸一口气。往床上一躺,开始琢磨着创业的大事。

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岂能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陆文轩在心底劝戒着自己。又想起今天的事儿,觉得实在有些不顺当。在那个通明电子被藐视了倒也罢了,下午又跟着安舞阳受了一肚子气——想起那面馆老板的态度,陆文轩心里也窝着火。也或者是心底的恶趣味嗜好在作怪,他还真希望安舞阳能够泼那面馆一桶屎。

如果真的这么干了,不知那个面馆老板会有何感想。陆文轩想着就想笑。心里兴奋,直到12点了也没睡着。

外面响起一片嘈杂声,好像是安舞阳提着桶出去了。

陆文轩心里思量了一会儿,从床上爬起来出了门。在楼下追上了安舞阳,陆文轩笑道:“舞阳,等我会儿。”

安舞阳头也不回的说道,“早知道你小子会跟过来。”待陆文轩走到身边,把手里的拖把递给了他。

“拿拖把干什么?”

“帮我抬啊。”安舞阳笑了笑,“你这家伙,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不来。”

“嘿嘿嘿,打虎亲兄弟。那小子竟然敢骑在卧龙岗八虎头上撒尿,教训他也是应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