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你打我,我骂你

好在拉面及时端上来,陆文轩不再审视安舞阳,抓起筷子开始吃面。

安舞阳暗自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拉面往面前挪了挪,拿起筷子,夹起面,却没有胃口。他这人心里装不下事儿,总会膈应。想起自己的病,又想起陆文轩在医院里说的话,也不禁觉得那个胡拯很像个庸医。怎么能够这么简单的就开了药呢?万一药不对症,越吃越厉害怎么办?

面里的辣椒放多了,辣的陆文轩直哈气。抬眼看到安舞阳夹着面发愣,想了一下,道:“快点吃吧,昨晚累坏了吧?多吃点补补身子。年轻人还是节制点好,免得人到中年就精至老年。我建议你一年之内不行房,调养一下,你看你脸白的,一看就知道肾虚。”如果安舞阳不行房的话,应该会减慢变身的速度,这样也好有更多的时间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安舞阳乜了陆文轩一眼,道:“你也一样,整天做手工活也不嫌累。”

“扯淡,污蔑我。”陆文轩笑道。

“切,你电脑里的限制级影片都快跑到硬盘外面了。你一个单身大男人,精力旺盛,看完了那种片子,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

陆文轩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又故作镇静的笑道:“我只是在锻炼自己承受色诱的能力,`无`错`小说`.`Q`<>

“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家伙,谁还能色诱你?”安舞阳嘟囔着,把面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再一看碗里,眉头一皱,立时把嘴里的面吐了出来。

在他咬过的地方,筷子夹着的面中,一根黑色的毛很是醒目。毛上还带着点点面粒,显然这毛是面中夹着的。

安舞阳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工作上的事情害的他星期天还要跑到公司,被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家里又被陆文轩气得想实施暴力。偏偏自己的胡子还莫名其妙的掉了,搞不好还是什么绝症也说不准。

屋漏偏逢连夜雨,再加上他原本的脾气就多少有些暴躁,尽管天寒地冻,仍旧压不住心中怒火。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安舞阳吼道:“老板!”

陆文轩被安舞阳突如其来的喊声吓的呛了一下,一节面条呛进了鼻腔里。皱着眉抬头看向安舞阳,“怎么了?”

“你看!”安舞阳指了指碗里的那根毛。面馆老板正好走了过来,也往碗里看了一眼,还未说话,安舞阳又对他说道:“这也太恶心了吧?”

老板皱眉道:“给你换一碗不得了。”

“嘿!”安舞阳站了起来,怒道:“你这态度也太差劲了吧?当然‘不得了’!我不在乎你这一碗面钱,给我道歉!”

老板也怒了,瞪着安舞阳道:“小子火气不小啊?老子就不跟你道歉了,怎么着?”

安舞阳一听这话,心中怒气更甚。他这一辈子,最容不得别人不讲道理。“既然你这么说,那好。”说着掏出手机,“报警吧。”

“你报警吧。”老板有恃无恐的点上了一根烟,晃着一条腿,道:“我哥们儿他爹是公安局副局长,看看到了局子里有没有你好果子吃。”

安舞阳脸都气白了,拿着手机的手有着发抖。

整个店里的顾客和店员都朝着这边看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受到这种威胁,安舞阳觉得自己的肺都快炸了。

别看安舞阳长的白白净净,看起来斯文秀气,但他是个顺毛驴,别人服软倒也罢了,别人要是仗势欺人,特别是别人触犯了他所认定的“道理”,他杀人的心都有。他常说,要不是怕自己出了事给爹妈添麻烦,他早不知杀过多少人了。

这种性格在上了大学之后更为明显,因为陆文轩也是这德性。臭味相投的两人凑在一快,坏脾气也便愈演愈烈了。尽管如此,但两人都自诩文人,并且以“有正义感的文人都是精神暴徒”为借口解释自己的恶劣性格。

不过两人的性格也多少有些区别。陆文轩也就是生一时之气,气完了以“老子还没结婚,前途光明,不值当跟这种人渣一命换一命”之类的话为借口消气。安舞阳不同,他若是真动了怒,非得撒气不行。

若按往常的脾气,陆文轩肯定火上浇油,但此一时彼一时。他清楚的记得那“青春传说”的说明书上说的“忌动怒”。为了安舞阳的身体着想,陆文轩不得不想办法劝解。

想了一下,陆文轩伸手把那根黑色的毛捏了出来,对安舞阳道:“舞阳,算了。看,好歹是直的,不是弯的。”直的一般都是头发,若是弯的,就另当别论了。

“小子,知道哥是混哪的吗?”店老板哼了一声,一脸轻蔑的看着安舞阳说道,“再废话老子打的你爬着出去!”

“管你混哪的!”安舞阳怒道。

陆文轩眼看事儿要闹大,到时候只怕安舞阳要气的吐血不说,还得挨一顿揍。这是人家的地盘,在这里惹事,岂不是要净吃亏?一把拉住安舞阳的胳膊,陆文轩硬拽着他往外走。边走边道:“走啦走啦,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走,放开我!我倒要看看他有多拽!”安舞阳拗劲上来,想要甩开陆文轩的手。

店老板也不管二人拉扯,冷笑着看着安舞阳。几个店员也已经站在了店老板身后,随时听后吩咐。

安舞阳倒也不是傻子,尽管怒火中烧,可也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店老板身体壮实,店里的几个店员又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深吸了一口气,放松了挣扎,半推半就的被陆文轩拉了出去。可脸面上又不想服输,仍旧嚷嚷着,“放开我!别拉我……”

陆文轩边拉着安舞阳边低声道:“跟这种人渣怄气不值当。”硬拉着安舞阳走出面馆,安舞阳挣扎的力气也小了许多。陆文轩顺势拉着他加快脚步朝前走。

二人走不多远,忽听身后有人喊道:“小子!面钱还没给呢!”

二人回头一看,那店老板和几个店员追了出来。陆文轩喊道:“昨晚上就把钱给你妈了!问她去要吧!”又对安舞阳道:“跑啊!”说罢撒开了脚丫子死命往前跑。

陆文轩这人的脾气秉性偶尔有点不要脸。他的原则是:打的过就打,打不过……你打我,我骂你,骂完了再跑。

安舞阳在陆文轩说“跑啊”之前就已经开始跑了,他早知道陆文轩这小子一张嘴说话就肯定没好话。

顾不得回头看那店老板一伙追上来没有,两人只是咬着牙狠跑。一直跑过了三条街,才回头看去。没有发现店老板一伙,才算松了一口气。

陆文轩做事谨慎,道:“赶紧离开这儿。”他怕万一再给追上,那可就少不了一顿暴揍了。

“嗯。”安舞阳应了一声,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两人上了车,朝着居住的白云小区赶去。

车上,安舞阳想起刚才的事儿就气的胸闷。“都他妈的什么东西,还‘混哪的’,跟黑社会一样。”

“行啦行啦,别生气了。不就是被他嘴上沾沾便宜嘛,我不也骂回他了嘛。”陆文轩安慰了一句。

“这不是占便宜不占便宜的事情!不出这口气我不痛快!还要揍我?!妈的,老子怎么不会超能力呢!不然叫他好看!”

“他不就是说说嘛,就跟军事演习一样,示威呢。咱到网上发帖,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一起谴责他,谴责死他!网友的能力多大啊,就算谴责不死他,口水也淹死他。”怕安舞阳再生气,陆文轩想逗他笑:“他那不叫黑社会,中国没有黑社会。”停了一下,又道:“只有黑恶势力。”

安舞阳没有被陆文轩大喘气的话给逗笑,仍旧生着闷气。想起差点吃进肚子里的那根毛,胃里一阵反胃。拳头紧握,咬着牙道:“还他妈的他哥们儿的爹是公安局副局长,幸亏老子的爹不是正局长,不然非开了这个副局长不可!”

陆文轩苦笑,“谁叫你没个好爹呢。”

安舞阳没心情跟陆文轩瞎扯,鼻孔里喘着粗气,闷头不语。

陆文轩见他这模样,心里替他着急。万一“动怒”的加速效果比之“行房”还严重……万一明早上醒来发现安舞阳彻底变成了女人,那可就……可就……那样孟洁是不是会转而投入陆某人的怀抱呢?

趁火打劫的事儿陆文轩常常干,但从未针对过自己的朋友。他更不愿意眼看着老朋友往坑里跳。看来得想个办法让安舞阳出出气。“消消气。”陆文轩笑道,“他拽咱就骂他,诅咒他。听说有卖巫毒娃娃的,咱买个巫毒娃娃当成那小子,没事儿就用针扎他。”

安舞阳哼了一声,不说话。很明显,他对陆文轩提的这个建议毫无兴趣。

陆文轩抓了抓头发,又道:“要不这样,找代开朝吧,那小子四肢发达,肯定能把那店老板给揍趴下。”代开朝是卧龙岗八虎之一,校篮球队的,一身肌肉比练拳击的也不遑多让。据他自己所言,他曾经单挑八个人,最后还能全身而退。

“那小子现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安舞阳道,“手机也停机了,联系不上。”

陆文轩脑袋都大了,“哥哥哎,总不能弄一坨屎扔他店门口吧?”

安舞阳眼前一亮,咧嘴乐了,“这主意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