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安舞阳就医(中)

陆文轩第一次发现偶尔看看广告也挺好。平日里看电视看报纸甚至溜大街,总能看到“金光男科医院”的广告。那医院的地址想不记住都难。

金光男科离三院不远,只需穿过两条街。

陆文轩跟安舞阳抱怨了一通那个通明电子的恶劣环境,又对王阳开的滥情大加鄙视了一遍,之后又一脸淫贱的评价了一番王阳开的那个日本女友。见安舞阳爱理不理的神态,寻思着他可能是担心自己得了什么重病。

对于安舞阳的“病”,陆文轩也颇为好奇。他一直在想,安舞阳若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只怕自己肯定会很没有同情心的笑趴下。即使安舞阳是自己的好友,陆文轩仍旧不免总想大笑出声。

转脸看看安舞阳光洁的下巴,陆文轩忍不住问道:“舞阳,除了胡子,你其它地方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安舞阳莫名其妙的抬头看了陆文轩一眼,皱眉撇嘴:“你小子难道还真盼着我变成女人是不是?”

陆文轩苦笑,难得露出了正经神色。叹气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时候的有些事儿,还不由你不信。”

“你就是想让我相信我会变成女人是吧?”安舞阳哼笑了一声,道:“我就不明白了,我是上辈子欠了(无)(错)小说 .Q.C<>

“明白什么?”陆文轩有些莫名其妙。

“嘿,让我以为自己要变成女人了,然后再劝我跟孟洁分手!哼,你的小算盘打得不错啊。”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又赶紧把头扭向一边,好似陆文轩的长相把他恶心到了一般。

“你怎么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呢!”陆文轩无可奈何的直摇头,“这么跟你说吧,那说明书上说的明明白白。一年之内,先是胡子掉,之后皮肤变的细腻,胸部变大,小兄弟变小——直到变成小妹妹……噢,还有,骨骼好像会变小一些。大概就是这样了。”

“呦呦呦,继续扯。”

“我扯……不信你等着瞧。”陆文轩被安舞阳不以为然的态度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得,信不信由你。反正那说明书上说了,行房、动怒、悲观,都会加速变身的。作为多年兄弟,我把知道的都跟你说了。你要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那我也没辙。噢,对了,你的y望会越来越强烈,直到彻底变成女人为止。”

见陆文轩说的认真,安舞阳更加不敢相信了。这么多年以来,他算是总结出来了。但凡陆文轩极度认真的时候,八成说明他又有了什么阴谋诡计。他是习惯于拿真话当假话说,假话反倒说的比真话还像真话。“那说明书呢?拿来我瞧瞧。”

“嘿,说起那说明书,还真是怪。被阳光一照,竟然化为灰烬了。”

安舞阳伸出食指晃点着陆文轩,咧嘴笑了:“唉!?太没有专业精神了吧?这可不象你哦。你好歹也去打印社弄个假的说明书来嘛。”

陆文轩猛然拍了一下大腿,懊悔道:“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尽管那张说明书消失了,但自己若是弄张假的来,安舞阳肯定也看不出来啊。看到安舞阳鄙夷的神态,陆文轩翻了翻白眼,“反正你习惯性的把我的话当成屁,你爱听不听吧。”

那句话怎么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以往陆文轩觉得这话说的有些绝对,不敢苟同。但现在,他觉得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安舞阳这么不信任自己,就算变成了女人也不值得同情。

陆文轩恨恨的想着,忽然又想起了昨天看的那部变身小说。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比即将变成女人的男人更纠结。就算安舞阳相信变身事件,大概也顶多痛苦的无法接受事实而已。自己可好,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即将变成女人,而这好朋友偏偏又不相信自己的话。

有点愤然,有点无奈,有点难以置信,有点幸灾乐祸,有点猎奇心态,有点恶趣味的看戏心情,又有点同情他……这种复杂心理,非身临其境不能体会。

看着安舞阳,陆文轩脸上的表情实在有些丰富。像是在笑,也像是在哭,更像是哭笑不得。

安舞阳的心情也不比陆文轩好到哪里去。按道理来说,他陆文轩费尽心思整自己,要跟自己抢女人,自己即便不像那些思想不成熟的男人一样跟他大打出手,但也断然不该“觉得有趣”。更“有趣”的是,他竟然声称自己要变成女人了。这种伎俩他都能想的出来,还真让人不得不服。

同时,安舞阳心底隐隐还有些担心。万一他陆文轩不是在说谎,那可就麻烦了。而且……下面似乎感觉有些异常。

两人各有各的烦恼,不大会儿便到了金光男科。

金光男科的生意着实不错,不过比之一院还是差了许多,即使挂号要排队,也排不多久。

陆文轩站在一边等着安舞阳挂号,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男人,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优越感。

“这些男人下面都有问题。”陆文轩不怀好意的想着,又虚伪的在心底感叹了一下时下社会里的男人生存的压力之大。转脸看看挤在人群里排队挂号的安舞阳,陆文轩忽然想:“搞不好哪天还得陪他去妇科……”想到此,不禁哑然失笑。

不大会儿,安舞阳拿到了挂号单。两人又上了二楼,在一条长凳上坐下来,等着问诊。

今天坐诊的这位医生医术好似颇为了得,安舞阳前面本有十来个人,不到二十分钟,竟然全都诊完了。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安舞阳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他怕得到什么噩耗,又或者得不到任何答案。

陆文轩催促道:“快点,大男人磨叽什么。”

安舞阳哼哼唧唧的站起来,走进房内。陆文轩跟在他后面进去,顺手带上了门。

坐诊医生是个年轻男人,二三十岁样子。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桌上放着的铭牌上写着他的名字:胡拯。

看到医生的名字,安舞阳心里顿时没了谱,迟疑了一下,才皮笑肉不笑的在医生对面坐下。一个医生取这么个名字,似乎不太好,而且年纪轻轻,怎么看也不像高手。安舞阳不想被庸医练手,甚至想落荒而逃。

“什么情况?”胡拯看着安舞阳问道。

安舞阳低头看了看桌上放着的一打开好的处方,看到上面龙飞凤舞的怎么看都不像中国字的医生专用书法,立时打消了落荒而逃的想法。能写出一手造诣如此高深的医用书法,可见这位医生经验丰富,断然不是初出茅庐之辈,搞不好还是家传的医术。

“我这胡子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掉了。”安舞阳道。

“嗯。”胡拯应了一声,又问道:“眉毛掉吗?”

“眉毛?”安舞阳用食指和拇指捏了一下眉毛,再看看两根手指之间,道:“不掉。”

“眉毛不掉?”胡拯皱了一下眉,又问,“那还有什么异常没有?”

“异常……这个……”安舞阳有些尴尬,又想着“讳疾忌医”也不好,咬咬牙,道:“昨天我吃了一粒……一粒药,可到现在……下面……下面还挺着,而且……而且还有些奇怪的感觉。”

“药?什么药?”

“呵……呵呵。”安舞阳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意思很明白:你懂得。

“昨天吃的?”胡拯笑问:“什么药这么猛?”

“一种叫‘青春传说’的药。”陆文轩插话道。

“噢?在哪买的?”胡拯眼里闪着光。

陆文轩干笑了一声,在心底把胡拯鄙视了一通,道:“在红灯区北口的一家成人用品店里。”

“嗯。”胡拯收起眼里的光,不冷不热的说道:“那些小厂家的药不要随便乱吃,容易出问题的。”摇摇头,看着安舞阳又问:“你刚说奇怪的感觉?”

安舞阳道:“说不上来是啥感觉,总之很奇怪。”

“裤子脱了我看看。”胡拯道。

安舞阳更为尴尬,脸涨的通红,抬眼看到陆文轩紧绷的嘴,心里顿时后悔不迭。开始就不该带着陆文轩一起进来,这下可好,让这小子看够了笑话。

“脱吧,快点。”陆文轩强忍着笑催道:“都是大男人,还害羞啊?”

安舞阳干笑了一声,转眼看到胡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不得已,站起身解开了裤子腰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