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为国争光

陆文轩正要再跟安舞阳说说“变身”的事儿,孟洁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了。看到陆文轩,孟洁笑了,“难得起早啊,又要去面试?”

“嗯。”看到孟洁,陆文轩顿时眼前一亮,“孟洁,我跟你说个事儿。”说着朝着孟洁走去,他打算把“变身事件”跟孟洁说说。

孟洁警惕的把手里的早餐藏到了身后,“嘿嘿,想吃自己去买。”

陆文轩拍了一下额头,懒得跟孟洁贫嘴,苦笑一声,想了一下,问道:“你家里没有什么人有心脏病吧?”

“什么啊?你家人才有心脏病呢!”孟洁气道,“大早上的,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见陆文轩张嘴要说话,孟洁赶紧又道:“算了,好听的你也别说了。”她依然记得,当年自己要他说点“好听的”,他张嘴来一句“我特想上你”,还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男人要是对她说‘我对你没兴趣’便是最打击的话了。反言之,说‘我特想上你’则是最赞美的话”。这种赞美,大多数女人无法接受,包括孟洁,尽管她找不出反驳陆文轩这番“歪理邪说”的论点。

陆文轩无力的讪笑一声,道:“我是怕你家族有心脏病史,万一被我说的话刺激出心脏病就不太好了。”他觉得孟洁和安舞阳的感情那么好,要`无`错`小说`.`Q`<>

孟洁赶紧道:“那你还是别说了,我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说罢绕开陆文轩,回了房间。

陆文轩双手捂脸,使劲揉了两下。又回忆了一下那说明书上的内容,想起了那“忌”下第三条:忌动怒。看来自己还是不要再去招惹安舞阳的好,让他动怒的话,岂不是间接性的害了他吗?

想来也怨自己,没事儿买什么药呢!更可恨的是当年没干什么好事儿,人品太恶劣,如今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又看看时间不早了,陆文轩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办,叹了一口气,出了门,去找王阳开。

***

孟洁一进房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把早餐放在桌上,坐在床上,看着正在上网的安舞阳笑道:“文轩这小子估计又想整我,幸亏我聪明,不理他。”

“唔。”安舞阳应了一声,道:“最好别理他,他就没干过人事儿。”

孟洁笑了一声,又奇道:“大早上的怎么玩起电脑了?不上班啦?”说着视线转向电脑显示器,眉头不禁一皱。安舞阳似乎在搜索“胡子脱落”的信息。转眼看了一眼安舞阳光洁的下巴,孟洁“呀”了一声,“你……”

安舞阳摸了摸下巴,满脸愁容的说道:“我八成得病了。”

“什……什么病?”

“胡子莫名其妙的掉了。我开始还以为是文轩那小子搞的鬼,可想来想去,昨晚上我是反锁了门的,他应该没那本事进来。”安舞阳道:“网上也找不到什么,看来得去看大夫。”

孟洁心疼的抱住安舞阳,想了一下,道:“要看就早点去,今天不要去上班了。”

“没事儿。”安舞阳故作轻松的说道,“胡子嘛,掉了正好省的刮了。”说着从桌上拿起一面镜子照了照,笑道,“这样也好,看着白净多了。”

“去。”孟洁气道,“有病需早看,免得……呸,没事,应该没事。”自我安慰了一下,又猜测道,“会不会是因为做的太多了?”

“不会吧?”

“不好说。”孟洁正色道:“乖,听我的话,去看大夫。”说着无意中看到安舞阳裆部的帐篷,娇慎道:“不准胡思乱想!”

“可……我想。”安舞阳为难道。

“想也不行!”看到安舞阳一脸坏笑,孟洁板起脸,肃容道:“听话!”

安舞阳挠了挠头发,道:“好吧,听你的。”

据陆文轩所言,安舞阳有些惧内,事实也常常证明陆文轩所言非虚。

两人吃了早饭,孟洁去上班,临走又叮嘱安舞阳去看医生。安舞阳自己心里也有些担心,胡子自己脱落,这事儿太古怪。“变身”之说有些玄乎,可搞不好真跟那个“青春传说”有关。

他记得那个“青春传说”的药盒上的文字是汉字,应该是国产药品。国产药品安全性不高,连正规的疫苗都有可能过期或者品质不达标,更不用说这种小厂家生产的成人药品了。以后还是少吃这种药比较好。

也许是那药的副作用!

想到此,安舞阳更为担心。吃过早饭便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没想到市一院“生意兴隆”的赶上了超级市场,排了半天的队也没挂上号。郁闷之下不得不又打车跑到市三院。三院的生意似乎不太好,除了门口停了几辆车外,难得看到有人进出。

安舞阳有些担心,怀疑这家医院是不是服务太恶劣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导致的没什么生意。拦住一个模样漂亮的女护士,问她在哪里挂号,女护士眼神古怪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安舞阳一眼,却笑嘻嘻的告诉他“这里是精神病院”,他这才知道为什么陆文轩常常一脸不怀好意的说“舞阳是三院出来的”。

脸红脖子粗的从三院出来,眼看将近中午,竟然还没看病,安舞阳有些心急。他对这个城市不太熟悉,虽然在这上了四年的大学,可他不像陆文轩那样整天在城市里乱窜。

他不知道除了三院、一院之外还有哪些正规医院可以看病——那些小门诊,他是不想去的,虽说大医院服务价格比较黑,可好歹是大医院,总比小诊所有保障。

按说一和三之间也该有个二院,但安舞阳担心这个“二院”会不会是“妇科专医院”,三院里丢了一次脸,他不想再丢第二次了。

不得已,安舞阳决定给陆文轩打个电话,向他求助。

***

陆文轩杵在一家日资企业门口边啃着包子边等王阳开。虽然是大晴天,可毕竟是严冬。陆文轩冻的有些哆嗦,脚都有些麻了。许久不在大早上出门,他对严冬有些不习惯了。

直到七点五十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缓缓驶来,在陆文轩面前停下。车门打开,王阳开从里面钻了出来。在他开门的空档,陆文轩看到司机座上坐着一个模样挺漂亮的女孩儿。

“文轩,等急了吧?”王阳开大笑着下了车,掏出烟递给陆文轩。同时,那个开车的女孩儿也从车上下来。消瘦小巧的身材,时尚的打扮,让陆文轩眼前为之一亮。

陆文轩接过烟含在嘴里,道:“来的时候上过厕所了,不急。”

王阳开又大笑了一声,拿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为陆文轩点上烟。

陆文轩脸现鄙夷,他对王阳开的人品没什么好感。大四的时候陆文轩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伐木工”,因为王阳开每次甩女孩儿的时候总会对陆文轩等人说:“怎么可以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了整片森林呢?”他把女人比作树木,他自己自然就是“伐木工”了。

陆文轩知道自己的人品也不怎么样,但他坚信比之经常对女孩子使乱中弃,伤害了许多美女的王阳开,自己的人品简直太好了。

与王阳开这种“伐木工”做了四年室友,陆文轩一直引以为耻。

“来。”王阳开冲着那女孩儿招招手,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我大学室友,好朋友,XX大学里传说中的人物,人送外号人妻杀手。”

除了鄙视王阳开的滥情之外,陆文轩对王阳开偶尔还是很有些好感的,特别是现在——王阳开向外人介绍陆文轩时总会不忘给足陆文轩面子。

女孩儿双手放在两腿之间,鞠了一躬,用很蹩脚的汉语说道:“你好。”

陆文轩看了王阳开一眼,王阳开贱笑了一声,道:“我女朋友,彩子。”说罢又转脸对女孩儿说,“你进去吧,替我请个假,我跟朋友有点事。”

“嗯,好的。”女孩儿又冲着陆文轩鞠了一躬,才回到车里,开着车进了公司的大门。

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王阳开笑问:“怎么样?咱也替国家争了一回脸。”

“你要是真想为国家争脸,就变成个女人去拍xx,让日本女优失业,让中国影视走向世界。”陆文轩哼了一声,看着王阳开,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好像他自己是块钢而王阳开是块废铁一般。

他忽然想,要是即将变成女人的是这个整天玩弄女人的混蛋,那该有多好。不过好歹跟他也是大学同室,多年老友,这种想法也只能沦为一种想法。陆文轩不觉得自己会残忍到去“残害”老朋友。“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无耻到当小白脸的地步了。”

“去!”王阳开锤了一下陆文轩的肩膀,不屑道:“什么小白脸,你当开一辆帕萨特就是富婆啦?她只不过是我们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

“行啦,我才懒得管你。”陆文轩看了看时间,道:“赶紧吧,要面试的公司在哪?”说罢又不自觉的朝着刚才帕萨特开走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想当初要是被录用的是自己而不是王阳开的话,那今天“为国争光”的应该是我陆某人才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