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穿越事件”后遗症

四年的大学室友,感情不是一般的深。许多时候,往往不是同胞,更胜同胞。

陆文轩虽然不知道那古怪的说明书上的内容是不是胡扯的,也不知道自己记忆中的关于那张说明书的事件是不是幻觉,但有些事情,还是宁可信其有比较稳妥。

陆文轩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误入歧途、遗恨终身”。想起那说明书上醒目的“忌”字,陆文轩不敢迟疑,用力拍打着安舞阳的房门,大喊道:“舞阳!你快出来!哥哥有话跟你说!重大事件!”

“天塌了也得等哥哥办完事儿再说!”安舞阳在房间里吼道。

“你不能……这事儿比天塌了还严重!你赶紧出来!”

房间里,孟洁苦笑一声,推开伏在身上的安舞阳,道:“去看看,也许他真有事儿。”

“狗屁!他就是眼红老子,没事儿跟着操蛋!”安舞阳猴急的去撕扯孟洁的衣服。

陆文轩在外面心急火燎的使劲拍门,见没有效果,干脆用脚踹门,嘴里还大喊着,“舞阳,你要是不想你们安家绝后,就赶紧开门!”抬脚猛踹着门,陆文轩心中腹诽:“拍电影用的房子肯定都是豆腐渣工程,不然老子踹的这么多下怎么就不能很有气势的踹开门呢?”

?无?错?小说 ..<

门忽然被打开,安舞阳双目赤红的出现在陆文轩眼前。

陆文轩正在胡思乱想,猛然看到安舞阳,想要收脚却已然来不及。巧也不巧,陆文轩这一脚正好踹在安舞阳的裆部。幸而他已经收了不小的力道,不然安舞阳只怕没变成女人就先不是男人了。

饶是如此,安舞阳仍然疼得龇牙咧嘴,双眼愈发通红。

“呃……我……我不是故意的。”陆文轩赶紧收回脚,视线落在安舞阳的**裤上,看到上面鲜明的脚印,立时满脸歉意。

安舞阳牙关紧咬,回手带上门。瞪视着陆文轩慢慢欺近,没等陆文轩作出反应,便一个饿虎扑食扑了上去。把陆文轩按倒在沙发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安舞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看你小子就是故意的!”他坚信,陆文轩肯定是嫉妒心过剩,想一脚把自己踹残了!

陆文轩喉咙被掐住,呼吸有些困难。边试图掰开安舞阳的手,边急道:“我要是故意的你现在已经废了。我有大事儿跟你说!”

安舞阳虽然怒极,倒也没有失去理智。想想陆文轩说的倒也有些道理,手上便松了一些力道。“有话说,有屁放!”

陆文轩咳嗽了两下,低声道:“下午你吃的那个‘青春传说’有问题,说明书上说吃了会变成女人,而且说行房会加速变身。”

安舞阳嘴角抽动了两下,松开陆文轩,伸出食指凌空点了两下,又握成了拳头,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要不是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今天非得揍你不可!”哼了一声,续道:“变身?好吧,上学那会儿你说你是穿越者,还用所谓‘下一期的彩票特等奖号码’骗我,害我白花了两块钱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钱虽少,但这事儿太严重,安舞阳一直记的这笔账。

“那事儿能怨我吗?”陆文轩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冤枉,“连穿越这种事儿你都能信,切。”

“不怨你怨谁?你小子领头,你们七个畜生合伙骗我,我他妈又不是神仙,哪能料到你们会有那么坏!”想起当年的“穿越事件”安舞阳火气更大了。

当年为了跟安舞阳争夺孟洁,陆文轩贿赂另外六个室友,跟他们商量好了耍弄安舞阳,用一系列事件暗示安舞阳“陆文轩是个穿越者”,最后导致安舞阳真的相信了“穿越的事实”,并且兴奋的去买了一张陆文轩“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来的“下一期的彩票特等奖号码”。结果自然是钱打了水漂。浪费了两块钱是小事,关键是陆文轩还“暗示”孟洁会跟他陆文轩发生婚外恋,搞的安舞阳跟孟洁差点分手。最后其余六人自称“良心发现”——其实是陆文轩想赖账,不想支付答应的“好处”,惹怒了六人。六人煞有介事的召开了一次会议,以陆文轩这样泡妞属于“不正当竞争”为由揭穿了他。不然还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呢。

“好吧。”陆文轩苦笑一声,“穿越事件是我的错,那时的我少不更事,不知轻重。我道歉行了吧?可这回我说的是真的,我要是骗你我就被男人爆菊爆到死!这么残忍的誓言我都发得出来,你该相信我了吧?”

“我呸!也许你巴不得被爆菊爆到死呢!”

“我……我以人格担保……”陆文轩想起卧龙岗八虎向来以“没人格”自居,改口道:“得,反正我说的是真的,你爱信不信。”

安舞阳冷哼一声,又啐了一口,阴着脸低沉着声音道:“姓安的已经过了不知江湖险恶的年纪,你少拿这套唬我。再来捣乱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挥了挥拳头,安舞阳愤愤然转身,回了房间。

陆文轩揉了揉被安舞阳掐痛的脖子,撇撇嘴,自言自语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又咧咧嘴,摸摸下巴,他发现自己现在有些矛盾。即希望自己只是产生了幻觉亦或是那药厂的员工搞了个恶作剧,让老朋友可以顺利的继续做男人并且可以继续做男人能做的事情。同时又很想看看安舞阳不听“老人言”之后后悔不迭的模样。

最终,对朋友的感情终于战胜了想看笑话的心态,陆文轩暗暗祷告:“最好不会有变身这种事情。”又一想,不禁哑然苦笑。“穿越事件”留下的后遗症,安舞阳要是再轻易相信“变身事件”可就真是傻子了。

陆文轩又想起了儿时学到的课文《狼来了》,此时此刻,他很想跟安舞阳说:“狼……也许真的来了。”闷头闷脑的抽了一口烟,觉得腹中饥饿,便泡了一袋泡面聊以充饥。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随便看了一些新闻,忽然又想起“变身”的问题来。好奇心的驱使下,搜索了一下关于“变身”的信息,大多都是一些变身小说。随便点开一本看了一下,发现到还有点意思。

一个正常男人忽然变成了女人,这样故事很能引起对于恶趣味颇有爱好的陆文轩的兴趣。

陆文轩贱笑不止的欣赏着恶趣味小说的时候,另一个房间里,安舞阳喘气如牛的躺在床上。虽是严冬,但经过一场剧烈的运动之后,仍然让他出了些许汗。

孟洁依偎在安舞阳怀里,眼睛微闭,脸颊绯红,轻声呢喃,“坏蛋,今天怎么这么厉害。”

安舞阳笑了笑,伸手抱住孟洁,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失声笑了。

孟洁睁开眼,看着安舞阳,好奇的问道:“笑什么呢?”

安舞阳笑道:“想起了上学那会儿的事情。还记得‘穿越事件’不?呵,你说文轩这小子,竟然能够想到这种竞争手段。哈哈哈……我也是,当年忒傻。那么荒诞的事情怎么能相信呢。”

孟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是傻,竟然屁颠屁颠的去买彩票,还跟我说要送我一套房子,傻乎乎的。哈哈哈……虽然不信吧,可感觉真的很幸福。”

“确实啊,我那时候还真是傻乎乎的。彩票没中奖,按说该怀疑文轩的穿越身份了吧,可最后竟然还是被他给忽悠了。”想起当时的情景,安舞阳笑的无奈又开心。

***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安舞阳得知彩票没中奖,正在心底质疑陆文轩的穿越身份。

王阳开对陆文轩说道:“文轩,去买彩票吧,中了大奖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陆文轩大摇其头,一脸的不屑一顾,说:“别逗了,彩票那玩意儿能信吗?你就是知道彩票号码,去买了也不见得能中奖。这里面的黑幕啊……一二年的时候我就买过一张……”

王阳开一愣,问:“一二年?”

陆文轩“啊”了一声,改口道:“什么一二年?我说的是‘上一年’。”

***

安舞阳笑着吐了一口气,在孟洁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道:“过年之前找个时间,跟朋友们聚一聚。卧龙岗八虎……啧啧,这名字取的,酷。”

“嗯,听说上学时交的朋友就是一辈子的朋友,要常联系,免得生疏了。”孟洁道。

“是啊。”安舞阳应了一声,忽又皱了一下眉,心里不禁感叹:“那个什么青春传说就是够劲啊。”转脸看着孟洁坏笑,“要不要梅开二度?”

孟洁斜了安舞阳一眼,道:“不要。”

“不要也得要。”安舞阳大笑一声,翻身把孟洁压在了x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