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奇怪的药丸

上午刚下过一场雪,路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脚踩在上面,吱吱作响。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取暖,陆文轩漫无目的的走在雪地上,叹了一口气,忽道:“不知‘卧龙岗’的兄弟们都怎么样了。”除了安舞阳,其他人或各奔东西,或忙于工作,半年间连个电话都很少打。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当年的情谊似乎渐渐淡薄。但陆文轩知道,一旦有一天能够再聚首,同样还是好朋友。

“卧龙岗”指的是一间男生宿舍。陆文轩和安舞阳以及另外六人曾经在里面住了四年,当年雄心勃勃的八个好友为自己的宿舍取名“卧龙岗”。自称卧龙岗八虎——本来陆文轩建议称“八龙”,不过另外七人觉得称“龙”太俗气了,所以卧龙岗里没有龙。安舞阳说这叫“虎踞龙盘”。

想起当年往事,陆文轩淡淡一笑,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失败,半年了,没工作没老婆。”转脸看看安舞阳,不无羡慕的说道:“还是你行,公司白领,老婆漂亮贤惠。”

安舞阳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安慰老朋友道:“别想那么多了,路到桥头自然直。走,哥带你去消遣消遣,找个技术好的小姐泄泄火,我请客。”

“靠!你这样对得起孟洁吗?”陆文轩气道。小说..<

“也是,那不去了。”

“操!出尔反尔可不太好,吐出去的唾沫你还能舔回去?”

“日!你还真难侍候!”

两个好友相视大笑,互相攀着肩膀,感叹完了中华语言的博大精深又开始研究当年“八虎”共创的“行房十八招”,嘻嘻哈哈的扯着皮,朝着城市的红灯区走去。

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临到红灯区街口,陆文轩忽然停下,道:“去买点药。”

“啊?你就这么没自信?”安舞阳好笑的看着陆文轩道。

“总归是那个价钱,怎么也得玩痛快了吧?”陆文轩振振有辞,“昨天我找工作的时候有人发了张广告单给我,号称是金枪不倒。去买一盒来试试效果。”久不上“战场”,陆文轩怀疑自己是否“宝刀未老、风采依旧”。

“要买你去买,鄙人还没到需要药物维持男人尊严的地步。”

“难道还有人不想‘更有’尊严一些?”陆文轩鄙视了安舞阳一眼,四下看看,又道:“我买了你可别用。”说罢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家成人用品专卖店走去。

药店在一个小胡同里,只有一个招牌摆在胡同口。

陆文轩第一次买这种药,多少还有些不好意思,四下看看没有发现熟人,才快速闪进胡同里的店内。

店很小,只有一间小房。两个玻璃柜台组成了一个直角,直角里坐着一个年轻男人。男人看到陆文轩进来,笑了笑,问道:“要点什么?”

陆文轩没吱声,双手按在柜台上透过玻璃往里看,视线扫过,最后落在昨天在广告单上看到的那种药上。敲了敲柜台玻璃,陆文轩道:“这个。”

男人瞅了一眼陆文轩指的药,笑道:“广告单上看到的吧?”

“嗯。”陆文轩笑着应了一声。

“呵,说实话,这药其实并不怎么样,价钱也贵。”男人说着手伸进柜台里,拿出了另一种黑色包装的药,摆在柜台上,道:“这种也不错,价钱便宜,功效也挺强。”

陆文轩坚持道:“不了,还是要那种吧。”所谓无商不奸,陆文轩坚信此理。所以平时买东西时,卖家越是极力推荐的商品,他越是不买。

男人依旧笑着,“哥们儿,我这人做生意实在,相信我,我给你推荐的绝对没错。要是效果不理想你来找我,我十倍价钱的退钱给你。”

陆文轩有些好奇,拿起柜台上那个黑色的药看了看。“青春传说?这名字取的倒是有点意思。”

“嘿嘿,这药虽然没啥名气,但效果绝对不一般。我这店在这开了好几年了,你多来几次就知道了,只要是我给你推荐的药,肯定不会错的。”男人信誓旦旦的说道,“做买卖凭良心,我向来是把最好的东西推荐给顾客,骗你我不是人。”

男人如此极力推荐,甚至说出这样的话,陆文轩终于心动了。再看看上面的标价,竟然才十块钱。人常说便宜没好货,可贵的也不见得就是好货。

这玩意也就是个奢侈品,没必要浪费钱。况且现在连工作都没有,还是节省点好。陆文轩打定主意,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递给男人,笑道,“不好用我可要回来找你退钱。”

“哈哈,放心吧兄弟。”

陆文轩把药装进口袋里,转身走出去。刚来到大路上,一抬眼便看到安舞阳朝着自己挥手。陆文轩快步走过去,还未走到跟前,安舞阳就腆着脸笑了,眼瞅着陆文轩鼓囊囊的裤子口袋,摊开手,“嘿嘿,我看看。”

陆文轩冲着他竖起中指,把药掏出来,放在他手上。

安舞阳看了看药名,“嘿,这名字取的,有点意思。”说着打开药盒,从里面掏出一板药丸。抠下来一粒,张嘴吃了。“唔,味道竟然还不错。”

陆文轩皱了一下眉,说道:“吃药前要看说明书。”说着从安舞阳手里拿回药,从药盒里掏出了一张说明书,展开来看。

安舞阳不屑的啐了一口,“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什么特别的药。”又挑了一下眉毛,色急的搓了搓手,道,“赶紧的,好像有效果了。”说着推了一下陆文轩的肩膀。

“嗳?等会儿。”陆文轩双眉紧锁,盯着说明书的双眼越挣越大。

“怎么?”安舞阳正要凑上去看看,手机忽然响了。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眉头不禁一皱。接通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声,颇为无奈的挂了电话。“唉,我得去公司一趟。前天弄的东西出了点问题。”说着揉了揉小腹,苦着脸道,“这药够劲儿。”

“那个……舞阳,你看……”

“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走。”安舞阳抓了抓头发,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钻进去,正要带上车门,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脸色凝重的对陆文轩说道:“咱可是多年兄弟,你可不能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啊?……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陆文轩气的冲着安舞阳啐了一口,“我向来都是以智取胜,绝不会强来的。”

安舞阳笑了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小子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倒是说话算话。”说罢带上车门,出租车缓缓启动,渐渐走远。

“嗯?”陆文轩盯着远去的出租车,皱着眉愣了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难看,“好小子,我以智取胜你就放心了?瞧不起我的智商啊?”哼唧了一声,陆文轩懒得跟安舞阳计较。他也知道安舞阳那句叮嘱也不过是玩笑话,住在一起半年了,他陆文轩连孟洁的手指头都没碰过,安舞阳不是不知道。

另外,陆文轩现在也没心思想别的。视线重回那张说明书,陆文轩的脸色比较怪异,看不出是在哭还是在笑,或者还有些一探究竟的神情。

只见那张巴掌大小的说明书上写着这样的话:

“青春传说

成年人一生限服一粒,不可多服。如若多服,后果自负。本品只适合成年****服用,女性及未成年人服用无效。

【凡服用本药者,一年内会发生如下变化。】

1,胡须、汗毛等渐渐脱落。

2,肌肤愈发娇嫩、变白。

3,骨骼关节变小变细。

4,面部女性化。

5,声音渐细。

6,胸部渐大。

7,裆部渐小,直至阴阳转换,被取而代之。

期间y望渐盛,到完全变身,y望才会渐退。

【忌】

忌行房,行房将会加速变身。

忌悲观,悲观将会加速变身。

忌动怒,动怒将会加速变身。”

最下面,还有一行醒目的红字:“本说明书切忌在阳光下阅读,否则将会化为灰烬。”

“嗯?”陆文轩抬头看看天,看到了天上的太阳,再低头,那说明书忽然碎裂,变成了一片片的纸屑,从陆文轩手中散落。待落在地上,已然成了粉末,融入了积雪之中。

——————

新书上传,望新老朋友多多支持。希望马甲仍有能力在炎炎夏日带给朋友们一些欢乐,一个故事。

休息了这么长时间,构思换了好几个。对于要不要再写变身小说,马甲踌躇难定。

看了这两章和简介,想必朋友们应该大致了解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故事会不会被朋友们所喜欢。

想了许久,写了许多,也推a了许多情节。今天,马甲终于决定上传这个故事。

每一个故事都有人或喜或厌,纵大能者亦不能免。马甲不求各位都喜欢这个故事,但求喜欢的投票收藏支持下马甲,不喜欢的请安静的走开。

或者说从某个角度而言,马甲不过是想把心中构思许久的一个个支离破碎的情节串联起来,在写故事的同时享受听故事的快乐。也许,只是在给自己写个喜欢的故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