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哥的传说

四年前,当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陆文轩以为自己已经长大。然而毕业半年之后的今天,陆文轩才发现,自己还未长大。

闻其名,观其人,陆文轩往往给人一种文质彬彬又潇洒倜傥的感觉。不过了解陆文轩的人都知道,他的人品实在跟“文质彬彬”、“潇洒倜傥”毫无关系。

“我就知道,当年高考前发烧就是上天暗示我不要去高考的!”自从大学毕业之后,陆文轩总喜欢来上这么一句,并且一直想不通当年发烧烧的头昏脑胀的自己怎么竟然还考上了大学。

像许多找不到理想的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一样,陆文轩越来越对那“荒废”的四年青春后悔不迭。好在每天在人才市场里总能看到一群又一群的找不到工作的同类,陆文轩的心理平衡不少。

除了工作,终身大事也是陆文轩头痛的事情。尽管单身汉比之人才市场里的同类也不会少,但陆文轩的心理却难以平衡。特别是与一对恋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之后。

这一对恋人,男的是陆文轩的大学室友安舞阳,女的是陆文轩一直很感兴趣的大学校友孟洁。当年他和安舞阳同时喜欢上了孟洁,之后二人决定公平竞争。

后来,陆文轩一败涂地。

据陆文轩自\\无\\错\\小说 .().C<>

再后来,陆文轩越来越觉得孟洁太适合做个终身伴侣了,以至于每每看到安舞阳和孟洁出双入对便哀叹不止。

陆文轩想不通,当初也没觉得孟洁有多好,怎么现在甚至对她情有独钟呢?难道说别人锅里的菜才是香的?等到宿舍里其他的室友陆续有了女朋友并且常带回宿舍炫耀之后,陆文轩愕然发现,这些室友的女朋友都是那么优秀,每一个都令自己“垂涎三尺”。

可令陆文轩不解的是,其中一个室友的女友,当年还追过自己,自己是何等不屑一顾,为何现在却又觉得她很不错呢?

经过认真的研究,并且翻阅了众多相关书籍之后,陆文轩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人妻”有比较特别的爱好。他把这个严重的问题跟几个室友一起探讨,安舞阳等人惊呼“人妻控”。后来的结果是室友们再也不带女友来宿舍炫耀了。因为陆文轩经常跟室友们吹嘘自己泡妞的技术如何了得,而且室友们的女友对陆文轩确实还颇有好感。

防患于未然,不带女友出现是最稳妥的办法。

因为陆文轩的存在,宿舍里其他人谈恋爱都像搞地下活动一样背着陆文轩,除了安舞阳。安舞阳这人颇有自信,他坚信孟洁对自己忠贞不二。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陆文轩“人妻控”的嗜好渐渐在校园里传开,又经过诸多闲着没事儿并且口才了得的好事者的杜撰,陆文轩成了“专门****人妻并且手段高超无往不利的高手”,一时间名声大噪,甚至得一雅号:人妻杀手。

从那之后,大学里几乎所有女人都对陆文轩敬而远之,包括已经到了更年期的女清洁工。从而导致本想在大学的最后一年领一个女朋友回家结婚的陆文轩一无所获。不过陆文轩倒是收了好几个“徒子徒孙”。偶尔会有一些学弟慕名找到陆文轩,向他请教泡妞的绝招。让旁人惊讶的是,那些学弟被陆文轩“指点迷津”后竟然真的都泡到了妞。

更让旁人感叹的是陆文轩毕业离校那天,学校里凡是有女友的男生都大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寻觅到自己的终身伴侣,但陆文轩在毕业晚会上仍旧颇为自豪的对着众人说:“哥虽然走了,但这里依然会流传着哥的传说。”

对此,无人质疑。因为这不是一句俏皮话,更不是夸夸其谈。“人妻杀手”的名号,确实响当当。

作为一个名人,一个传说中的“人妻杀手”,对于当年惨败于安舞阳手中的事情,陆文轩一直耿耿于怀。即使孟洁已经跟了安舞阳一年多——毕业半年之后的今天,陆文轩仍然时常试图挽救自己的“爱情”。

******

周日的下午,北风咧咧,将近年底的严寒让人不愿出门。陆文轩杵在安舞阳和孟洁的房间里,抽了一口烟,看看正趴在电脑前玩游戏的安舞阳,撇撇嘴,对旁边低头看书的孟洁说道:“我说孟洁啊,时间匆匆如流水,青春岁月去无痕。终身大事你可要考虑清楚,与其嫁给安舞阳这个****,不如……”

“嘿!”安舞阳从显示器前抬起头,看着陆文轩哭笑不得,“我怎么****了我?”

陆文轩愣了一下,损人常用“****”是他的习惯,至于安舞阳哪里****,他倒是没想过。视线落在电脑显示器上,安舞阳的游戏人物正在那砍杀着怪物练级。陆文轩脑中灵感忽现,摆出一脸的厌恶,“你觉得你还不够****吗?”

孟洁从书中抬起头,颇感兴趣的看着陆文轩。

陆文轩冲着孟洁痛心疾首的说道,“孟洁你看,这小子一个大男人,玩游戏竟然玩男号,这有多****啊?!”

“呃?难道男人玩儿女号才正常?”孟洁好笑的问道。

“那当然!”陆文轩道,“你想想,一个大男人,整天对着一个虚拟的男人乐此不疲,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对这个虚拟的男人很感兴趣。唉……”陆文轩摇摇头,又咂了两下嘴:“换作是我,整天看着一个男人在脸前蹦跶,非得吐死不可。”

孟洁眼一睁,眨了一下,想笑,又笑不出来,转脸看看安舞阳,抽了一下嘴角,道:“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安舞阳一听这话,差点气死,“这……还有这种说法?”看陆文轩一脸贱笑,苦笑两声,“得,我不玩了还不成吗?”动手关电脑,又皱着眉苦着脸看着陆文轩,哭笑不得的抱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怎么还有你这号人物?整天惦记着朋友的老婆。大街上女人多的是,凭你的条件还不是手到擒来,没事儿跟我凑什么热闹啊?”

这种变相的马屁听着舒坦,陆文轩眉开眼笑,“这说明我专情啊!”哼了一声,续道,“再说了,当年只说公平竞争,没说什么时候结束战斗吧?只要你们一天不结婚,咱当初的约定就有效。哪怕你们结婚了……”

“去去去!”孟洁忍不住大笑起来,眼睛婉如新月,声如银铃。“舞阳,带他出去散散心吧,我看他肯定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憋的思想不正常了。”

尽管陆文轩整天在自己面前胡扯,孟洁倒是一点也不反感,甚至觉得挺有趣。陆文轩这人天生有一种让人开心的本事,哪怕他什么也不做,你看到他就会觉得挺有趣。

安舞阳哼唧了一声,道:“他就没正常过。”说罢站起来,锤了一下陆文轩的肩膀,笑骂道:“畜生,走走走,哥哥带你出去散散心。”

“你去吧,我帮你看着孟洁,别到时候咱们都出去了她背夫偷汉……”

“滚!”孟洁止不住笑,站起来把陆文轩推出去,反手带上了门。

陆文轩被孟洁推出来,悻悻的瞅了一眼被孟洁反锁的房门,嘴里啧啧有声,转脸看看安舞阳,又叹了一口气,颇为遗憾的说道:“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唉。”

安舞阳阴着脸看着陆文轩不说话,四年同窗,他对陆文轩再了解不过。陆文轩一张嘴,安舞阳就知道他肯定没什么好话。他那张嘴,出了名的损,损人还不带脏字。他知道陆文轩在等着他询问后话,但他偏偏不问。

陆文轩没等到安舞阳发出询问的话,颇有些失望,干脆闭口不说了,跟着安舞阳下了楼。

一直到楼下,陆文轩都没吱声。安舞阳有些憋不住了。许多时候他有些恼自己,明明知道陆文轩这家伙嘴巴就跟吃了屎一样臭,可又耐不住好奇心想知道他的嘴到底能有多臭。哼了一声,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想知道啊?”陆文轩扔掉烟头,用两根手指摸了摸嘴唇。

安舞阳眉头凝成了疙瘩,掏出一根烟,递给陆文轩。此时此刻,他真想给自己一巴掌,给他陆文轩好处让他损自己,做人做到自己这份上,也真够呛。

猛然间,安舞阳心头一颤。难道安某人有被虐的嗜好?

陆文轩点上烟,深吸了一口,笑道:“孟洁啊,什么都好,就是眼神不好。不然当年怎么就看上了你……”

“行了!”安舞阳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又抱了抱拳,哀求道:“文轩!哥!你就不能别整天惦记着你弟妹吗?搞得我上班都提心吊胆的。”

陆文轩不屑的撇撇嘴,道:“你就装吧。”

“我装什么了我?”

“啐,陆某人阅人无数,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有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风i倜傥、一表人才的帅哥在这追孟洁,你心里不知道有多得意呢。”陆文轩心里酸溜溜的,不太痛快。

安舞阳略微一愣,笑了。攀着陆文轩的肩膀,道:“还别说,自己的老婆被人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咱的女人够优秀啊。这感觉……啧啧……”

“你就不怕玩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别怪哥哥我不讲兄弟情面。”

“就你啊?”看陆文轩面色不善,安舞阳赶紧改口,“你条件是不错,可咱也不差是不是?孟洁对我可是死心塌地的,谁也抢不走滴。”

陆文轩对安舞阳自信的模样颇为不爽,道:“你难道忘了哥当年的外号了吗?”想起当年,陆文轩心头又是一阵失落。

当年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兴奋的几天没睡踏实,奔赴大学校园的时候是何等意气风发,毕业那天对未来的憧憬又是那样绚烂。然而直到今天,毕业半年多,眼看将近年关,却连个工作也没有。幻想中的衣锦还乡更是遥遥无期。

如果说当年考上大学像是登上了人生的巅峰,那毕业之后简直就像从巅峰上跌了下来,摔得体无完肤却又求死不得。

“唉。”安舞阳摇了摇头,自己点上一支烟,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任北风吹打在脸上。“转眼半年了。”

两人陷入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大学毕业,踏入社会,总会给人一种“又成长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包含一些成就感,也有些沧桑感,更多的,是对未来的难以捉摸和不甘又无处施展的雄心壮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