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节 撤退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松田现在手里虽然粮食不多,但还吃了上顿还是不缺下顿的,三天之内保证断不了顿,而且咸盐的问题也已经解决,这更坚定了松田对根据地及狐穴包围到底的决心。

随着八路军及游击队的越聚越多,在这个地区,敌我兵力上的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八路军光正规部队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松田的扫荡部队,再加上游击队,那人数更是松田部队的数倍。

随着八路军部队的增加,一个突出的问题终于显现出来:近几天来,松田的给养供给越来越困难。

先是几支运输部队被打得头破血流,运送的给养物资剩下一半不到。但这还是好的,毕竟还能运来了些,再往后,运输部队往往被打得半死不活,然后非常狼狈撤回来,而所有的给养,不管粮食还是军火,一点不剩,全部被八路弄走。甚至几天后,运输部队连人都不见了,不管死活,就是传说中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松田有点心神恍惚了,照这样下去,自己不会被八路消灭,也会自己饿死在这荒山野岭上。虽然部队里弹药还算是充足,但粮食已经不多了。照这样下去,自己马上就要喝西北风了。还有那些光吃饭不办事,要不就是成`无`错`小说`.Q.C<>

松田在这里苦恼了一阵,最后决定撤兵。先把部队集中在一起再说,这个小小的山洞,量它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说不定里面的人已经饿死了呢。

打定了主意,松田命令部队做撤退的准备。

当然,就这样走了,那必然会被同僚甚至八路们所耻笑的。不管怎么说也要表示一下的。

松田组织了一支敢死队,然后把武器弹药给配备齐全,让他们去进攻狐穴。

这些敢死队的鬼子兵全是忠实的军国主义分子,只见他们大冬天的脱光了棉衣,然后全部腰上绑着手雷及炸弹,头上缠着带有膏药旗的白布,光着膀子,平端着步枪,在所有伪军及鬼子的注视之下,呐喊着向狐穴冲去。

他们先是从山沟里接近狐穴,山沟里有狐穴机枪的射击死角。他们飞快的穿过山沟,然后爬上山坡,一齐冲上狐穴前面的平地。

离狐穴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了,眼看着就要冲进狐穴了,狐穴里什么动静也没有。难道这些八路真得都饿死了?

还有不到十米,正当他们认为自己将建立不世武功,从此将闻名后人的时候,至少四挺重机枪夹杂着一些轻机枪、步枪、冲锋枪一齐开了火,那猛烈的金属弹雨披头盖脸的往那几十个鬼子扑去。

最前面的十来个鬼子连身上的手雷都来不及投出就倒在地上,甚至连身上的手雷也被密集的子弹所打爆,接着又引爆了其它的手雷。于是,狐穴前面爆炸声响成一片,硝烟弥漫,碎肉伴着弹片横飞,鬼子胳膊大腿外加脑袋肠子的四处乱抛。狐穴及鬼子敢死队全都被笼罩在硝烟里了。

一阵密集的爆炸声过后一声巨大的响声盖住了一切,机枪停止了。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在狐穴前面升起。

鬼子们都欢呼起来,敢死队出手,向来是所向无敌的。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早组织敢死队的。

硝烟散去,狐穴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化,只是狐穴的前面却变了样:

一个大大的弹坑,旁边一堆堆的尸体都被炸成了碎肉,有的还在冒着细细的烟,狐穴的墙壁变成了红色,到处挂着一块块的碎肉,甚至还有一条肠子挂在了旁边的墙壁上,一晃一晃的正在往下滴着什么!在离狐穴也就几米的地方,三个人影还站在那里,手向前伸着,象是在投弹的样子,除此之外,近百人的敢死队一个也看不见了。

一阵风刮来,那三具尸体“扑嗵”、“扑嗵”、“扑嗵”先后倒在地上,砸起一股尘土,原来早就死于非命了!

正在欢呼的鬼子象是被人一下子掐住了脖子,全都住了声。整个战场上顿时一片安静,只听到风吹树枝发出“呜呜”的声音,就象是鬼子们的哀乐。

松田神情暗然,近百人的敢死队不到一分钟就被八路消灭了,看来里面的八路还没有饿死啊。

想撤又不甘心,不撤又耗不起。松田进退两难。

旁边的翻译官看出了门道,知道松田有退意,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台阶而已。

他凑上前去,然后媚笑着对松田说:“太君,我们这次出来准备的不充分,才被八路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八路也被皇军打得龟缩在山洞里不敢出来,如果他们敢出来,太君马上就能灭了他们。等太君回去重新准备,定能把他们从山洞里揪出来。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太君只须回去重新稍稍做一点新的准备,定能把八路打个落花流水。”

“哟西,你的大大的好。”

虽然非常配合翻译官的动作,但松田总觉得就这么走了,非常有失皇军的面子。

想了想,把所有的掷弹筒全部调上来,然后命令对着狐穴进行轰击。

一阵相当漫长的轰炸过后,松田终于命令停止轰炸,然后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然后意气风发的把指挥刀一挥,“全体集合,撤退!”

拉上没了炮栓的大炮,开上唯一的一辆坦克,松田撤了,只留下那看上去已经千疮百孔般的狐穴。

虽然外面看上去千疮百孔,但明眼人一看就会看出来,这此轰炸根本没有动着狐穴的根基,甚至连皮毛都没有,因为外面那厚厚的泥土还没炸完呢,至于那偶而掉进狐穴的手雷,根本就对狐穴造成了不什么危害。只是狐穴的洞口掉了厚厚的泥土,都差点着洞口堵上了。

松田小心的把部队抱成一团向另一股部队汇合。

终于在第二天的时候,两股鬼子合兵一处。

山顶根据地还是同以前一样的难攻,那几条该死的防线还是那么结实坚固。

看看自己的部下,出来这几天,明显瘦了许多,部队人员少了许多,装备也缺了许多,坏了许多。

考虑到这次扫荡已经失去了突然性,而且自己的兵力已经不占优势,甚至武器装备也不足以对付八路。八路们的工事及武器和顽强程度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八路的援军将会越来越多,而自己的给养运输却越来越困难,这将非常不利于自己的包围,弄不好,没有把八路困死,自己倒被拖死了。

经过****的思考及与参谋人员的开会讨论,松田决定先撤军回沂城。当然,对八路是不能示弱的,临走之前,松田故伎重演,再次把所有的掷弹筒集中起来对着暗堡进行了近半小时的轰击,炸塌了若干山崖,炸断了N多树木。最起码暗堡上面的花花草草(虽然已经枯萎了,但也曾经开过的狗尾巴花)被炸了个寸草不留,所有突出的山崖全部炸成圆滑的斜坡。

看到八路的阵地已经被自己的掷弹筒把表面炸成一片废墟,松田这才罢休,然后带着部队开始撤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松田损失了许多武器装备及一些部队,但那兵力及火力也不是普通八路军部队所能随便对付的。松田不慌不忙的组织部队往回撤,边撤边防御,一路上过河拆桥,遇村放火,见井填土。所到之处无恶不作,八路军游击队竟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以少量部队对付松田的大部队无异于飞蛾扑火,鸡蛋碰石头,而集中大部队进攻,还不等部队展开,松田已经走远了,而且松田行军不走弯路,目标非常明确:尽快回沂城。八路军想抄近路打他们的埋伏,却根本不可能,因为松田走的就是最近的路,而且先头部队与大部队相隔不远,一旦先头部队受到袭击,大部队就很快包围上来,以优势兵力与对方血战。

就这样,松田仅仅付出了很小的代价就回到了沂城。

此次扫荡,松田虽然丢失了五辆坦克,损坏了所有的步兵炮,虽然这些步兵炮还可以修复,但由于运输部队的大意,不小心丢失了大量的炮弹。不过,松田并不觉得自己没有收获,通过这次扫荡,松田起码了解了八路的阵地及战线部署,明白了八路军的实际战斗力,明白了伪军的战斗力及忠诚度,丰富了自己的部队山地作战的经验,必将为以后的扫荡提供宝贵的经验,这是本次扫荡最大的收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