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恋无愁

美丽的灵魂是要经过淬砺的。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

在泰山山顶上“他”这样告诉我。

什么叫淬砺?当时我不平问“他”:我积福数代生平行善有德心怀慈悲见有难相助难道这还不够成就一个圆满美丽的灵魂吗?

“他”却笑说:不经磨练难显其心;不显其心人往往不经意间失去了自我。

我但愿失去自我啊我不要什么淬砺我不要什么美丽的灵魂我只求上苍不要遗弃我不要给我的磨难是一条死路。既是死路这个磨难又有什么用?逼死我而已。

“他”又说:神不会遗弃人只有人遗弃人。

人人都说奇迹是神给的。那么我的奇迹呢?我心里不服气问“他”道。

“他”没有细想直接答我:神不造奇迹奇迹是自已创造的难道你还看不透吗?

我想了又想从白天想到半夜;“他”坐在山顶上不再言语。

奇迹……我还会有奇迹吗?这一生我与我所喜欢之人性别已定如何还会有奇迹?仍是死路一条仍是一条遭世人指指点点的绝路。

然后我想到了她开始忆起了过往总总。

她原就是不可能的奇迹啊!既然她能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我……我这个没用的人为何不能呢?

我知道我在动摇了忍不住再问“他”:神当真不会遗弃人?

即使你遗弃了神神也不会遗弃你。“他”笑答。

我……下山了明白此生与“他”的缘分用尽再无相见可能我还是迫不及待地下山了。

我是个傻气的人明知前途荆棘重重我仍要赌上一赌。

临走前我台诉“他”:我愿接受所有磨难不是为了成就美丽的灵魂而是为了与自已心爱之人光明正大地厮守。

“他”但笑不语似乎不打算影响我的决定这更让我鼓起勇气。既然连“他”这个神都不会嫌弃我满脑子违背传统道德的思想为什么我要嫌弃我自己呢?

无愁如果我台诉你我……喜欢你你会嫌弃我吗?

笑生于八月十五之手札

“好……好可爱。”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秀气的小脸他不由自主地脱口:“哥哥这儿有糖葫芦要不要吃?要吃就得给哥哥抱一下一下下就好!”

“我娘说只有我抱女娃的分儿哥哥是男的怎能抱我?”

他错愕。“咦?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精想当年——”

“想当年就有个笨孩儿给你骗了是不是?笑生师父?”

耳畔响起少年般的声音蹲在地上的谈笑生受到惊吓往后跌坐在地仰起脸一瞧瞧见面无表情的无愁。

“无……无愁……你……你做饭的度还真快……”他干笑俊脸有些燥热。

“我怕笑生师父挨不住饿。”无愁平静地从他手里拿过数枝买来的糖葫芦分给小孩子们随将药铺掩半门。

谈笑生不敢多言眼睁睁望着孩子离去。据说那些小孩是跟着爹娘路经此地暂宿几天的他一见惊为天人好不容易才拐回来的——

“吃饭了笑生师父。”

谈笑生缩了缩肩咕哝道:“人啊还是小孩子好。”长大了就会闹意气。无愁跟在他身边也有七、八年了从可爱过头的小男孩长成俊秀的少年。

想起以前他多乖啊拿枝糖葫芦哄他他就会亲热地喊声笑生哥哥如今他一不高兴就喊师父让他真寒心。

撩起珠帘走进内厅见到一桌子的菜。

“好香。”谈笑生双目一亮立刻坐下来。“无愁你的手艺足够和酒楼的大厨子相比了只是委屈了你这个男儿身得学娘们入厨做饭。”

无愁盛了满满一碗饭给他自己也坐下来。“你是师父我是徒弟徒弟为师父作牛作马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好重的怨气他立刻埋吃饭。今天无愁火气大还是别招惹的好。

无愁似乎食不下咽动了下筷子便说道:“笑生师父……”

他立刻讨好答道:“在怎么啦?”

“再过几天就是当年你与银眸姐姐相约之时……”

“是埃”谈笑生低语:“但愿我将见的不是坟。”面容带抹忧心。

无愁立恼自己提及这个话题。笑生哥哥是个爱笑而无心眼的人会让他忧心的除了重病之人就是每每提及那个叫挽泪的银眸姐姐。

“上苍有好生之德笑生哥哥就算……就算她生了什么不幸也一定是上苍有其用意在你不要太担心。”

一听自己从师父升格为哥哥就知无愁的气消了。无愁气消他就高兴忍不住多吃了两碗饭满嘴饭粒提醒无愁说道:

“你还是个孩子别要说话像懂什么禅意似的要学我像个人别太偏佛。”

无愁的眼神黯了下。“像个人……就要成亲、生子……”

“成亲?”哎无愁的饭菜愈做愈好吃真难以想像将来若有一天他不在了他会不会饿死?!

“是啊街头的王大嫂来提亲了。”

无愁的话如青天霹雳打在他的头顶轰轰作响。谈笑生瞠着他颤声问:“提……提亲?她来提亲做什么?”无愁才十多岁呀就有人识宝看中了他吗?!

他还以为至少可以再藏着无愁几年的。

无愁望着他呆滞的模样苦笑地用衣袖擦掉他脸上的饭粒。“笑生哥哥如果我将来不在了你会好好照顾自己吧?”

“啊就……就算成了亲你……你也不用离开我碍…”他结结巴巴说道。胸口如大石压住一想到将来他有个小娘子为他做饭生育一家人和乐融融将自己丢在一旁纳凉……他忽然跳起来枪跌奔向后院呕吐起来。

无愁吓了一跳连忙追过去。

“笑生哥哥你怎么了?”用力拍着他的背。“是不是我煮的菜有问题?”要为他把脉却被他避开。

“反正我……我老了!我大你一倍不止我很快就会老了到时你大可抛下我跟你的小娘子双宿双飞别理我算了!”谈笑生耍起脾气说道。

无愁啼笑皆非地看着他。他的年纪是快近四十但天生懂得保养又是娃娃脸看起来只有近三十而已有这么大的岁数闹起脾气来比他这个十来岁的少年还不如。

“笑生哥哥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我的小娘子王大嫂要提亲的对象是你。”

“我?”他错愕了下。

“就是你。你年纪是不小了王大嫂说你也该是为谈家传宗接代的时候了。”

晕黄的光线渗出书房的门缝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里头用力撰读医书。

年轻时自己立志当大夫一来是有天分;二来是想云游四海有个医术在身不管到哪里都能租个药铺子医病赚碎银。

他轻轻推开门果然瞧见无愁坐在梯子中央专心读着医书。他看的医书不多但能举一反三多以实例经验为主;无愁不行他没这个能力往往一本医书要读数月也不见得全懂。

“无愁?”他轻叫一声见到无愁没有反应于是放大声量。“无愁!”

无愁听见他的叫声抬起脸来直觉冲他一笑。“笑生哥哥。”

谈笑生的心跳难以控制漏了数拍直到自己脸色紫、黑眸暴凸这才现他屏息了很久。

“笑生哥哥是饿了吗?我去煮消夜吧。”无愁见他哀怨不语连忙将医书揣在怀里要下梯子。

书房里满柜子的医书几乎都堆上屋顶他从未看完过会收集这些书是为无愁。为了这孩子他每遇一种病症便一一写下症状及如何下药供无愁参考熟读。他不瞒私因为真心待无愁只是这几年一直在恐惧——

恐惧地的真心究竟是师对徒、兄对弟抑或其他更奇异的感情……

“小心!”谈笑生忽然大叫。动作极快地奔向倾倒的梯子伸出双手接住跌进他怀里的无愁。

他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无愁狠狠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笑生哥哥!”无愁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紧张叫道:“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谈笑生痴痴望着他。其实无愁长相虽然秀气但不算美丽如果真要找还是能找出像他这样的少年。换句话说世上像他的人不在少数可是无愁只有一个唉!

当年第一眼瞧见无愁心脏跳得乱七八糟他明知自己是有恋童的恶癖但随着无愁的年长为何他……还在迷恋呢?

“笑生哥哥?”

谈笑生忽然搂住他将他的脸理进自己的怀里。

“别让我看到你的脸无愁。”他的心跳得极快。“我真希望你永远是个孩子。”永远不必让他面对无愁将来的离去。

是人都会成长长大之后必会离开父母另组新的家庭。在无愁眼里他的身分也许就是师父与兄长的综合体吧。

无愁垂下眸子张了唇形却没出声音——我知道你最喜欢小孩了。

“无愁……我……我明儿个就跟王大嫂拒绝亲事!”他冲口道。

埋在他怀里的无愁楞了下直觉说道:

“笑生哥哥这几年咱们云游四海直到这一、两年为了等待与银眸姐姐相会之期才来到这个泰山山脚下附近的城镇定居你若错过这次机会将来是不太可能……”话还没说完又被他抢话去。

“不娶妻有什么了不起?反正我才快四十就算五、六十岁再论婚嫁也不嫌晚不急不急……”他说得有些急促不知是因说谎或者怀里抱着无愁的缘故?“总之等我上山之后你先收拾包袱我回来就离开。”

“那……咱们要去哪儿?”

“就像以前那样云游四海直到……直到你完全学会我的医术为止。”若不是为了确定挽泪生死他巴不得明日就走省得再多生事端。

久住一个地方总会生情邻居一熟悉起来要作媒、要打听消息都易如反掌他不愿留下怕无愁再长大一点就有黄花闺女看中他了;也怕一待久了会有人现他龌龊的心事。

走吧走吧走得天边远最好没有人来打扰能留无愁几年是几年即使名分上永远是师徒他也甘愿埃明知自己是逃避现实但……但……

无愁被抱得有点不能呼吸脸微微红道:“笑生哥哥你真不想成亲吗?”

“不想不想谁想讨个婆娘回家管自己?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做有你这个凶残成性的小管家我怕都来不及了干嘛还要多找麻烦?蔼—”忽然胸口被打了一拳他出惨叫。

“谁凶残成性?”无愁微恼道。

“碍…是我说错了是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是我被管得很高兴……很高兴……”

“喏你看他们相处得多融洽啊!”王大嫂拉着无愁躲在药铺内侧眉开眼笑地望着街角谈笑生拿着糖葫芦逗着几个小孩子。“我原是想谈大夫喜欢孩子正好人家姑娘带着几个弟弟前来投亲亲戚死了干脆在此落地生根她一个孤零零的姑娘家不易求生存我便主张为她说媒。城上要论年轻的小伙子是很多但我总想谈大夫也是独身一人虽然有你这小徒弟照料你也迟早会离去不如为他找个伴。咱们城里啊自从谈大夫来了救了很多人我们是心怀感激的便想趁这个机会为他作媒。人家姑娘才二十前两天我偷偷带了她来瞧一眼她高兴得很呢!再者谈大夫喜欢孩子将来要几个就生几个自己家的孩子要怎么逗就怎么逗何必眼巴巴地玩着人家小孩呢……无愁?无愁你怎么啦?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无愁?”

无愁神色恍惚地走过药铺子往后院而去。

“我还没洗衣服呢……”停在井边他机械式地打水水里映着自己的脸。

他不是天之骄子自幼是孤儿后被娘收养为了娘的病他上城里拜师巧遇谈笑生;他带着自己云游四海寻找更高明的医术及不同的病症其实他待自己算是好了——

“他是我师父啊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无愁喃喃风一吹水起波动将他的容貌扭曲了。

他的心也扭曲了吧?不然怎会对笑生哥哥产生奇怪的想望?想要他一辈子不成亲就跟着他继续五湖四海地走下去——

“会不会是我自幼没爹我的叔叔未曾给我父爱所以才对笑生哥哥起了孺慕之情?”无愁喃喃说服自己。

外厅传来脚步声是谈笑生走进了药铺子。

“怎么样谈大夫那几个小孩儿很可爱吧?”王大嫂问道。

“哎岂止可爱……简直打进我的心坎里呜好久没有遇见这么乖巧又可爱的小孩我要抱抱他他就乖乖让我抱!我要他喊一声笑生哥……我是说要他们喊我什么他们就乖乖地喊这年头的小孩可爱得让人受不了。”谈笑生满足地叹息几乎要感动地拐那些小孩回家了。

“谈大夫你喜欢就好那些小孩是小姑娘的弟弟们……”

“小姑娘?”

“无愁没跟你提吗?谈大夫您岁数也不小了那小姑娘才二十岁家世清白眉目清秀你若愿意我带着她让你瞧一瞧。喜欢了再谈婚事。不过小姑娘有个条件就是嫁进来也得让她的弟弟们跟过门就是方才那些一孩子碍…”

“啊你是说那些孩子也会住进来?”满脑子已是与小孩同乐的梦想了。

“谈大夫我瞧你真是喜欢小孩儿。小姑娘很年轻将来你要多少个小娃儿她都能生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

谈笑生已经听不下去了。一想到有很多个像自己的小孩到处跑任由他来抱他来逗就差点全身兴奋地起颤来。

自己的小孩碍…小孩是很可爱像自己也不错但是像无愁会更好……他傻傻笑抬起眼瞧见了窗外后院的无愁.

无愁动也不动灼灼望进他的目光。

他的笑停了。

黄昏夕下橘红的微光映在无愁的身后形成淡淡的光圈。他的身材高瘦眉目秀气算不上美少年但却有当年小时的可爱模样。

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他是喜欢小孩想要抱抱他们柔软的身体却还算有良知地不拐骗他们。唯有当年遇上无愁他的良知被狗吃了又哄又骗地带走这孩子。

他不愿深想埃孩子对他都是一样可爱动人唯有一个例外。

他不由自主地抚上脸颊。当年就是骗着他亲自己那时还有藉口说他生得可爱可是现在呢?

在微光下无愁微微启口似要说话。

谈笑生望着他姣好的唇胸口猛然抽紧对自己此时此刻的念头感到骇然。他转身毫不犹豫走了愈走愈快最后奔出药铺子跑到城镇里共用的水井。

“谈大夫!”

有人向他打招呼他听而不闻打水起来往自己头上淋去。

“这算什么?谈家乃积善之家积福数代我理当是个福将为何运上这种事?”他喃喃道。水盆里映着无愁幼时可爱的脸他吓了一跳连忙将眼睛闭上。

一片黑漆里闪过无数个无愁。从小时到长大他的心愈跳愈快完全不同平日见到小孩那种兴奋。

遇见可爱小孩他心跳小鹿乱闯但对无愁……他是心里悲喜交集如果再以父子、兄弟、师徒的感情看待彼此他就是真在骗自己了骗得好假。

他叫谈笑生理该笑看世间;他叫无愁应该毫无烦恼过一生偏偏名不对天赐的命运。

“为什么他……会是个男孩?”

如果只是纯粹喜欢他可以留下无愁多几年直到留不住了;但当他心有邪念时要如何留下无愁?

“天不公啊我没作过坏事我是个好人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笑生哥哥!”无愁气喘跑来。“你怎么啦?”

谈笑生张开眼周围彷佛围了不少人他视若无睹眼里只有无愁担忧的脸。

“如果我是你爹我会庆幸将你养成这样俊秀的好孩子;如果我是你兄长我会高兴有你这等的兄弟可是我什么也不是……”

“笑生哥哥你……”无愁隐约觉得不对劲。

瘦弱的身子突然狠狠被抱住来不及叫出声就听见谈笑生的低叫:

“对不起对不起无愁……”

“我想见娘好想好想见娘……”无愁喃喃道。包袱已收拾了却迟迟没有动身。

今天是笑生哥哥上泰山赴约之日临走之前吞吞吐吐终究没有留下话就上山了。后来王大嫂提到笑生哥哥似乎有心谈成婚事……他还是下定决心回家去吧。

“新婚夫妻里夹个小徒弟对他们也不好。”无愁迟疑了下终于拿起包袱往外堂走去。

回去见了娘心里必然豁然开朗不会再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是谁这么聪明在外头雇了车……”谈笑生走进药铺见到无愁热络地走上前。“无愁我回来啦……你……你带着包袱干嘛?啊我懂了!我的包袱呢?收拾好了没?记得别带太多这间药铺子就送给他们吧。”

“没有你的包袱。”无愁小声说道。

“啊?不会吧?我干净衣物至少还有几件吧怎么没有我的包袱?”

“我要自己回去。”

谈笑生差点以为自己错听了。“无愁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要回去哪儿?”

“我要回去找娘。我想以我现在的能力就算不能根治娘的病至少时时照料在旁能够让她少有病痛也就够了。”

听起来像是要将他撇到老远去这让他心里不痛快极了。“我是你师父理当也去。”

“你要成亲不是吗?你跟我回去要置她于何地?”

谈笑生闻言娃娃脸逐渐通红说道:“我……我不成亲了!没错我是曾动过这个念头成了亲就不会胡思乱想才有名目留你下来……”

见无愁有些困惑他的脸更红将视线掉开一会儿又鼓起勇气正视他。

“我上泰山原以为会见到坟后来瞧见了冷豫天……”

“银眸姐姐成仙了吗?”无愁细声问。

“没有。她还是个不人不妖的挽泪。”谈笑生轻声说道:“一个七情六欲极重的人怎能在短时间修道成仙?挽泪不是仙却没死她什么时候会命尽谁也不知道但冷兄提及他作了一个梦梦里判官引他下地府见挽泪本命灯挽泪的本命灯仍在燃烧这就够了。上苍有好生之德!命随人改只有挽泪把持自己就算不成仙又如何?后来我与冷兄谈了许久……”他忽然抬起脸抓住无愁的双手。“无愁我……我……是我的错是我以为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以为有了老婆就能让你理所当然地留下来就能阻止我心中邪念是我太过分!是我在逃避!现在……我不要逃避了!什么美丽的灵魂我也不要了!我只要你无愁!”

无愁呆了下。“笑生哥哥你……”

“天无绝人之路世人难容这样的恋情我拚死也要想个成全我们的法子我想了又想想了好久如果……如果你愿意也不在乎我大你十来岁我们就搬到你叔叔跟你娘住的那个山脚下吧。我明白你一直牵挂你娘咱们就在他们的屋子旁再盖一间一来你娘若有病痛你可就近医治她;二来……”他脸红得快要喷火了。“二来你常说你娘、心怀慈悲她必不介意我……我这么的喜欢你她会懂的!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不管你是男是女她一定会懂的!你……你愿意吗?”

无愁大受震撼努力消化他的话。

“无愁?”谈笑生紧张地望着地。“之前我在乎世俗观念、在乎道德也怕你被人伤害现在我却抛去了那一切你……你……对我又是如何呢?”

无愁咬住唇垂下脸声如蚊地应了一声。

“什么?”谈笑生贴近了他一些。

“好。”他小小声答道。

谈笑生闻言惊喜万分差点要像小时抱着他乱跑乱叫了。他高兴地语无伦次:

“好好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不是一厢情愿这比我骗了十个小孩还快乐……哎哎我是说你快去收拾我的包袱对对你顺便去换上上个月作的新衣裳我可不要你娘见了你以为我在虐待你那会没有好印象的。”

无愁的脸微红地走进内堂。

谈笑生走一步、跳两步咧大嘴笑道:

“我还以为我谈的是苦恋原来无愁对我也不是没有感觉感谢冷兄的点化否则我真怕要逃避现实了。”如果说真有什么可惜的地方就是没有办法一块带走那小姑娘的弟弟们。

他立刻甩头。

“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有无愁就够……”嘴角笑弧愈来愈大双眼笑眯起来。“尤其我听说他娘收养好几个孤儿说不定近几年又收养了些个我就住在隔壁到时候还是有小孩子可以抱、可以骗、可以拐……”

无愁与小孩兼得这样会不会太贪心了点?

“其实如果无愁永远长不大更好……”他傻傻笑着。等了半往香还是不见无愁出来他暗叫不妙。“万一无愁临时反悔我虽然是个娃娃脸但年岁也太大了又是个男的!难保他……”

他心一急连忙步向内堂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如果无愁真要拒绝他他能死心吗?

顺手推开内堂想要尽最后的能力来说服他。

“无愁你怎么待……啊啊碍…你你你……”他瞠目手指剧烈颤抖地指向脱下一半衣服露出**身子的无愁。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无愁的裸身……他的脸“轰”地一声冒出白烟来久久说不出话来。

搬来山脚下了。

无愁的叔叔……其可怕杀气十足我几乎以为我要被他的目光杀死千百回了。

不过我还是心怀感恩无愁的娘收容了小孩为了抱抱这些小孩今天我又被无愁追若打。没有天理啊小孩生来就是要抱要亲要哄的我抱抱哄哄有什么关系?

神终究还是没有遗弃我。

章节目录